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明报:中德总理会晤为中欧峰会对表

p101007102
温家宝访德,搭直升机,风度极佳,保镖紧随。

正在比利时出席第8届亚欧首脑会议的中国总理温家宝,当地时间周二(5日)傍晚,在行程之外突然造访德国,与德国总理默克尔会晤并共进晚餐,而后返回布鲁塞尔继续出席第13次中欧峰会。中新社形容温默是次会晤「超常规,在新中国外交史上极其罕见」。中德随后发表联合公报强调,双方愿共同反对贸易和投资保护主义,德国愿推动欧盟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内地专家认为,这次会面是中德为中欧峰会「对一对表」(统一口径),料相关问题在中欧峰会上会有进一步的实质性陈述。

虽然德国政府发言人塞伯特(Steffen Seibert)上周五(1日)已宣布默克尔将与温家宝举行会谈的消息,并指内容将涉中德、中欧合作,会晤地点是梅泽贝格宫(Meseberg)。但中国外交部发布的消息中,温家宝此行并不包括德国,中新社形容他是「一改既定行程」。

梅泽贝格宫是德国的国宾馆,位于柏林以北约70公里。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沉骥如对本报说,梅泽贝格宫2007年成为国宾馆以来,仅接待过6名外国元首,包括美国前总统布殊、法国总统萨尔科齐、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等,主要是德国视为盟国的领导人,「温家宝是第7个,显示德国非常看重对华关系。」

温家宝和默克尔会晤了两小时,根据联合新闻公报,两人谈及G20首尔峰会、气候变化坎昆会议的准备工作等话题,指中德愿加强宏观经济政策协调,共同反对贸易和投资保护主义,并重视战略、法治和人权对话,「德国将继续积极支持欧盟尽快承认中国完全市场经济地位。」另据Moneycontrol.com报道,德国承诺,会推动欧盟在2016年前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但中国仍需满足欧盟的有关条件。

沉骥如认为,会议选在中欧峰会前进行,相信是为峰会「对表」,「了解中方有哪些想法,寻找双方观点共同点,也令德国在欧盟成员国中拥有更大话语权。」他说,德国是欧洲经济的的领头羊,金融危机后能在欧洲率先实现经济复苏,与其对中国等新兴市场的出口大幅增长密切相关,中国对德国、希腊等国经济上的支持,对维护欧元稳定十分重要,也可令中国增加综合影响力。

温家宝雪中送炭 中国已成德国经济大救星

温总出人意表突访德国,当然是应德国总理默克尔之邀,虽然双方会面后的联合公报充满套话,了无新意,但默克尔不惜放弃峰会闭幕礼,温总不顾舟车劳顿,两人密晤两小时,不会只作泛泛交谈。外间也许将焦点集中在人民币汇率,但其实,欧债安排才是默克尔和温家宝要谈的当务之急。

温总在今次欧洲之行的首站希腊,就高调宣布会购买希腊国债,众所周知,希腊作为欧债风波中倒下的第一块骨牌,温总的这一表态是极具象徵意义的。而在整个欧债风波中,德国已成中流砥柱,但风波的扩大却令德国不胜负荷,有些力不从心。所以温总积极认购欧债的表态,令默克尔视为雪中送炭,不排除特邀温总促膝长谈,敦促中国继续认购接下去要发行爱尔兰、西班牙、意大利等国国债。

在金融海啸之后,德国算是先进国家之中最先复苏的,但其中与中国的雪中送炭也不无关系,今年头5个月,德国对华出口增长了55%,约相当于对欧元区出口增速的6倍。德国经济支柱──机械产品来说,中国去年取代美国成为其最大的出口市场,其出口产品中约有10.2%进入中国,而出口美国的只有7.2%。

在欧美市场一派萧条下,中国市场成了德国经济的「大救星」,如此就不难理解默克尔高规格接待温总的原因了。

对中国来说,购买欧债既可分散购买美国国债的投资风险,又可作为对欧谈判的筹码,加上与欧方债务国的协商,可以争取较好的入市条件,是一举数得之举。因此,今日在与欧盟领袖的峰会上,无论�面上的议题是人民币汇率,还是人权问题,相信温总都可胸有成竹,从容应对。

最后,相较于中德总理的「古堡餐叙」,温家宝与棺直人日前的「走廊外交」,令人感觉中国外交似乎颇有古时「近攻远交」之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