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笑蜀、赵楚、崔卫平三人新浪谈政改

要的不是温总做牺牲,而是社会的真正进步。

温家宝总理接受CNN主持人采访,以更为强有力的语势,再次谈及政治改革,谈了他本人的政治理想等,引发人们的热烈讨论。在新浪微博上,有人建议凡是讨论这个话题的微语录,都加上#政改#的标签。以下是@赵楚、@笑蜀和@崔衛平三人的发言,与大家分享。

笑蜀:政改与社会合力

@法治政府与不受任何法律约束的专政体制水火不容。政改的首要目标就是彻底清理专政体制,至此就是天经地义。把公权力赶进笼子里,这笼子不是别的什么,主要就是法治之笼。明确这个常识,政改始有起点,也才不复有鼎一类的毒瘤。

@多数人受益对变革可能有利。对体制内来说,因多数人心态尚属平稳,变革就是可控的,不易引发爆炸性局面。现在赶紧约束自己还来得及。等到人心急不可待之时再变革,那时你已经跑不赢了。对我们来说,多数人受益也给了相应的时间量,让我们能更从容更扎实地推进公民社会,用公民社会的铁笼把权力关起来。

@我不认同这样两种判断,一是已经模式啦崛起啦,尤其自己手中掌握那么多资源,没什么摆不平的。老子的江山,老子爱咋整咋整。一是普天之下皆水深火热,总危机已到,明早就可能突然崩溃。于是时不我待,要赶紧举旗拉队伍。两种判断的共通问题,是对中国社会的巨大弹性估计不足,看太死。

@痛击之说真的夸张,胡讲话只是未接茬,但还是预留了空间.另,话题意义无分歧.

@三个看点:第一是有议论,但主要不是社会上的而是体制内的,比如光明日报那篇谈归谁统治的烂文。第二是有阻力,而且不小,阻力来自何方不言而喻。第三,他只能力所能及,到底多大推动,他也没准数;第四,所以需要社会呼应。 //(此为回复@李国斌律师:我的能力范围内推动政改——反动势力强大啊!)

@风雨无阻,至死方休,温这话不是假的。(此为回复@龚晓跃 刚才说他在玉树差点晕倒在记者怀里,这样的事我也听说不少。那是装不出来的,一个老人,在高寒地区玉树,以及在舟曲灾区,在四川地震灾区,几乎就是出生入死。他是有必死信念的。希望他不需要真的用死来证明他自己。)

@总有人责备温只是说,不动真格。他又说又动真格当然最好,他只说不动真格也没关系,还有我们,还有正在成长中的公民社会呢。他先说了,然后我们去较真啊。凭什么把又说又较真那整个的重担都交给一个老人呢?须知这是要举全民族之力的,全民族就包括你我。你我都只等只抱怨,真格会从他嘴里掉出来?

@我没责备行动者,我只责备那些口头革命家,那些一味的抱怨者。行动者有,但还不够,不够的原因,就是口头革命家太多,一味的抱怨者太多。 //(此为回复@滴南瓜:再次,真的所有人都只会抱怨么?真的做事情的有没有?有。可是他们现在在哪里?监狱里,拘留中,软禁中,监视中……)

@中国的改造,我从来认为重点不是要人们高尚到不顾自身安危,而从来认为是就地出发,在职业范围,法律允许的空间,那样的每一滴每一点都充分利用。但大多数口头革命家确实就连这点都望尘莫及,一辈子除了骂人还是骂人,从不反思自己。我最讨厌的是这批人。

@他的任务是有限任务,把有限任务完成就很好了,不必要求他太多 //(此为@崔衛平:说得好,还有我们呢,还有公民社会呢。温负起他的责任,我们负起自己的责任。有时会遇到这样的时刻,来检验我们自己是否是真格的,还是别的。平时批评别人的那些标准,现在该用到我们自己身上了。)

@政治评论要建立在对政治运作的基本了解基础上,否则会外行。必须明白,现在是代理人制。大股东们才有最后决定权。这种背景下,完全委责代理人而放过大股东们不论,不好笑么?现在暴露的其实就是代理人跟大股东们的分歧。代理人能公开自己跟大股东们的分歧,这已经是大突破了。其他的,就看社会合力了。

@常人或可理解,但如果是知识精英,理念只停留在骂人的层次上,而完全无关自己的做人自己的日常生活实践,我觉得那就是可耻了。毕竟,骂是骂不出一个新中国的,新中国是每个人践行自己的理念那样做出来的。

@但是如果有人愿意站出来,把自己跟他们区别开,这样的自我救赎就是值得欢迎和鼓励的,而不是无论说什么做什么都一概骂倒,把所有愿意站出来跟他们区别开来的人都吓回去。 //回复@滴南瓜:中国目前的现状,他们要负大部分责任,而他们之间的责任划分,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先要让大家可以自由地说出来.第一步,光让总理能对自己的人民自由讲话,对那些贪污和封锁总理公开言论的人和部门,应要求切实问责.争取每个人的言说自由,现在姑且先从争取总理本人的言论自由做起. //(此为回复@崔衛平: //@_ER_:不用担心没地方说道理! //@度海:不用担心病了没钱进医院,不用担心老了睡街头。)

@围脖上的媒体人尤其媒体负责人记住了:目前媒体的普遍沉默,是每个媒体人的羞辱,包括我自己。不要只抱怨环境,反思自己智慧够不够胆识够不够吧。部门本无资格封锁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公开讲话,是媒体的默认成就了他们的那种资格。连报道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公开讲话都不敢,媒体,你还有何话可说!

@我看了凤凰网对温接受CNN访谈的报道,敏感词基本过滤了,完全在大陆语境能够接受的范围内。我想读者的要求并不高,做到这个程度即会满意。这有什么不可以?能有多大风险?其他媒体为什么不可以跟进?

@你太理想主义了。媒体的受众无论如何远大于围脖用户。围脖属于小众,媒体的受众仍属于大众。 (此为回复@不如酒:能不能不需要媒体?不是说微博时代每个人都是媒体人吗?媒体跟进能影响到多少人?不关心的也许照旧不关心。关心的也许在这里都关心到了。)

@呵呵,也不要对自己过多责备。只是普通人,能关注,有声音,即为尽责。 (此为回复@不如酒:字里行间都是一个老人踽踽独行的背影,看得人心焦。他是在为着我们,我们有什么脸面保持沉默?我很着急地问自己,我能做什么,我能做些什么,然后我把QQ签名改成:总理政改,你关注了没有。)

@#政改# 响应@不如酒的提议,凡属谈及温与政改的帖子,加#政改#标记。同时重申我的立场,我不主张激进,冒进。对温的公开言论,我认为媒体有报道义务,但我能接受敏感词过滤,如凤凰网操作的那样。如果连这个最低限度都做不到,我无法掩饰我的失望和鄙视。

@普通人的沉默可以理解,媒体的沉默不能接受,媒体基本被精英阶层把持,媒体的堕落实则意味着精英阶层的集体堕落。也谈责任,也谈关怀,但一到关键时刻就露馅。这反映一个问题,中国要转型,一个重要的任务是重建精英阶层。而重建精英阶层,当从重建精英阶层的责任意识起。#政改#

@这话说得好。我反对过激的,冒险的,但我鄙视连自己分内都不肯做的。#政改# //@一切都是给定:#政改#大家如果不用力所能及的、职责之内的行动去实践民主,以后就别再TM抱怨没有民主了,因为你不配它。

赵楚:政改呼吁与民间社会

@关于温家宝从深圳到纽约关于政改的言论,我只想说:尽管对现实很失望,但我们不可以因这些失望甚至绝望沉迷于一种玩世不恭的清高,觉得再没有什么事值得我们热忱地关注和支持。我们每天期盼有人对沉闷的死水一击,所以,让我们不要错过时代的雷霆。http://sinaurl.cn/h44wc9

@温家宝如此密集和高调喊话,确是当代政治不寻常的事变。虽然胡关于人民内部矛盾的讲话实际上已经最明确和强烈地否定了他的喊话,但他还是坚持喊话,这给期许社会进步的人们提供了一个谈论的契机,知识界不应错失,应该迅猛跟进。归根结底,建设法治和宪政的公民社会毕竟是每个公民自己的事,而不是哪位大人先生的恩赐。

@按照一般传统的中国政治话语,胡关于人民内部矛盾的那个话肯定是对温系列呼吁的迎头痛击,只是这背后是否有胡温深层的配合谋划脚本,我无法肯定。我以为这本身不重要,重要的是温以如此方式谈论政改,实际上类似当年真理标准问题讨论,客观上打开了某种一个重大的话题空间,这本身的意义是不可忽略的。

@温家宝从深圳到美国到欧洲,连续倡言政治改革,其党内背景不必推测,谁也难说到底如何,这些讲话本身的最大意义是,第一次如此鲜明地把政改的方向定位在普世价值,回到了十三大的路线,从而也在客观上把政改话题推到全党和国民之前,这或许也是敦促国民发言的某种重要机会。

@温家宝最近关于政改的强力呼吁和宣示,也可以理解为一种向社会各阶层的投石问路,真正的改革需要最广泛的社会动员和社会共识作为基础,因此,社会、特别是知识界对此做出严肃和正面的回应,这是推动社会良性进步的重要一环。现在轮到社会来表达善意、坚定和清晰的声音了。

@温家宝总理最近用很强烈、明确的语言诠释了他呼吁的政改的方向,许多朋友表示要察其言观其行,这话固然对,但我以为只对一半,我们每一个人也要对自己察言观行,看我们是不是对法治和宪政具备信念,是不是可以展现理性、善意、对话和不妥协的精神。

@温家宝总理强烈呼吁政改,很多朋友以为这是他一个人的独角戏,其实并非如此,因为政改是如此牵动全局的大政,高层的慎重是可以理解的。10月3日,周永康在第二届界百所著名大学法学院院长论坛的讲话就对此有含蓄的回应,他突出了法治的目标。http://sinaurl.cn/h9lcOQ

@很多人认为启动政改进程、逐步保障民权意味着与执政党的对抗,因此认为执政党没有真心推动政改的动机,这些人没有看到,按查百余年来世界潮流大势,殊不知政改和保障民权也是最符合执政党长久利益的方向,因为政改提供社会和解的平台,是调节对抗最佳途经,也将给执政党奠定新的历史合法性基础。

@温家宝呼吁政改,有人鄙夷不屑地说“白搭”,对此我想说:中国历来会讲聪明、俏皮话的人太多,愿意老实、老土说话的人少,对未来一言以蔽之洞穿的人多,愿意放低一点姿态做一块砖的人少,所以创造不同的、更好的未来其实也意味着首先要创造更好的自己,以便配得上更好的未来。

@温家宝呼吁政改,@任志强 很高傲地问道:“一种高调的挑战?为什么是现在才开始?”我答:政改的首要现实动因是面对条块20年来的超级膨胀和寡头化,最高权力已经很难找到任何施政的着力点,而条块寡头不仅危害普通国民,也很现实地危害到统一、有效的最高权力行使。进行新的社会动员是惟一出路。

@温家宝呼吁政改,有朋友表示因为过去的经历而绝望灰心,对此,我的回复:21年的核冬天,灰心、绝望都是太可以理解的感受了,但问题是,为良心计,为未来计,为诸般计,总不能放弃这一点点契而不舍的蛮干精神。什么都不信,最后自然只能什么都不是,什么都没有。

@温家宝誓言政改,有朋友以红脸白脸论等理由表示不屑和怀疑,我相信这种负面的批评和彻底的怀疑有其珍贵价值,也有充分的权利,但我个人宁愿选择相信温的真诚:你愿意正大光明开出支票,我愿意坦然接受,并推动你哪怕部份兑现,而我支持敢开支票的人。

@温家宝呼吁改革的党内基础:对权力抱怀疑态度没有错,但也要有思考。一个7000万人的公司,大小股东几百万,这些人有百亿富翁,有专业管理者,有激烈竞争行业的执掌者,而该公司发展史上本有利益差异的派系均衡的传统,你怎能设想这7000万人没一个见事明理、真正热心公司未来的?

@怀疑温家宝政改呼吁意义的朋友往往强调利益集团的强大,诚然,但他们忽略了:首先,这样激烈明确的政改呼吁本身就是对那些阻挠社会进步利益集团的一种牵制和打压,其次,利益集团并非铁板一块,修铁路的与修机场的,卖中餐的与卖西餐的,中央与地方等等。而利益差异正是社会博弈的一个前提。

@有朋友说,在现实条件下一党专政、人大图章、军队非国家化,什么都做不成。对此我的答复是:首先,这些不利的事情都是事实,但这不等于什么话都不用讲,什么事都不用做;其次,别忘记,1978年也是如此,不是做成了很多了不得的事情吗?相反,大家如果都对某些信念采取彻底放弃的心态,那可能才真会什么都不要指望了。

@关于温家宝呼吁政改的最后一条微博:面对如此宏大的主题,任何分歧意见都是正常的,作为普通公民,可能我们谁也不能了解温如此激越呼吁的背景,也无法从技术和计划作业上了解政改应该在哪里开始,遵循怎样的程序,能做的也许只是摆脱初中生抬杠的思维,坚持大声说一句话:“是改变的时候了!”

崔卫平:民主与社会自觉

@有时候我们会遇到这样的考验,即我们自身是否是民主的。最近讨论的政治体制改革或转型就是如此。

@问题不在于温家宝本人如何,今天人们有足够的理由不去幻想和不去指望一个“青天”;而在于温家宝的表达中,有多少体现了当今社会的诉求,不分体制内外。

@如果政治不改革,社会将付出更多代价,更多的个人会遭到不幸。刚才学了一句话:“光荣的人注视着祖国的事业,虚荣的人注视着自己的名字。” (何塞•马蒂)大家看着办吧。

@社会的失败,人民的痛苦,均不能看作个人的进项。

@把要谈的问题准备好,把自己的想法 (方案)摆出来,将自己的心声让别人看见和了解,我们哪怕先互相谈,一边谈一边修改与成熟。如果谁都不动,又都在抱怨,这个就不能自洽了。

@那就先做胡耀邦曾经做过的事情如何?纠正这些年来新的冤假错案,解除许多人们的困厄,让阳光同样照耀在他们身上,恢复人们对于法治的信心。

@温家宝先生,您不能说完就撤了。(此为回复@头条新闻 :【温家宝:充分尊重文明和宗教信仰多样性差异性】温家宝4日在第八届亚欧首脑会议开幕式上致辞时强调,要充分要尊重文明和宗教信仰的多样性和差异性,尊重各国不同发展模式和自主选择发展道路的权利,倡导兼容并蓄,取长补短,和谐共处。 )

@在温家宝讲话面前,我们要表现得很绅士,要有范儿,有主人公的气质,不要像一群丐帮似的,有人甚至抱头鼠窜。

@作为公众和公共讨论,我们不必关心任何“其中的奥秘和内幕”,只是看是否释放了社会和自身要求。(此为回复@杨锦麟 :海外媒体持续报道温家宝接受CNN专访消息和内容,港台报刊不是慢热,而是对这一次不到四十天,温六次高调谈及政治体制改革问题感到不同寻常,都想知道和了解其中的奥秘和内幕,估计此事一时半会还歇止不下来。)

@专制不是万岁爷,这个还能算美梦吗?(此为回复 //@座而论道:任何事情的发展都会有其根源和脉络,把握不了根源和脉络,只为表面现象所迷惑,期待出现理想中的发展,只是美梦一场。)

@当下是可能成为历史的。历史不在我们之外,我们也不在历史之外。(此为回复//@彭晓芸:当然都希望了解奥秘和内幕,问题在于,历史不是当下,作为当下的承受者,自然不可因为被遮蔽而放弃作为公民一己的政治诉求,因此,他说,我们也按自己的需要说,乃至于追问下一步该怎么办。)

@要的不是温总做牺牲,而是社会的真正进步。“人民决定未来”,这是向社会发出的吁求。(此为回复@傅剑锋1984 :各大港报今天都力挺温家宝的政 改言论:风雨无阻,至死方休!)

@不必强调底层上层、民间官方之分,都是在推动社会进步。(此为回复 //@潇湘晨报袁复生:底层的合力更可靠 。 )

@社会指的是—由自由而平等的个人从事合作的公平系统,它比个人的概念要大。 (此为回复//@李雪-梦旅人:社会概念太空泛了,请问其间的粘性是什么?)

@我们毋宁相信,这个事情远非关乎某个个人,或某个群体,而是与整个社会有关,与民族的未来有关,与我们每个人的安全、尊严和幸福有关。(此为回复@杨锦麟 :天天杨言101005并非一家之言,更非孤掌难鸣!我们毋宁相信,这不是一个人的大声疾呼,而是一个群体的集体共识,是一次必须的政治上测试水温举措。历史总有很多的相似处,也难怪外界议论纷纷,至今仍未歇止。)

@别管背后是什么,我们的尊严感不允许我们忍受阴谋政治。看能够看见的,说想说的。

@说得好,还有我们呢,还有公民社会呢。温负起他的责任,我们负起自己的责任。有时会遇到这样的时刻,来检验我们自己是否是真格的,还是别的。平时批评别人的那些标准,现在该用到我们自己身上了。(此为回复@笑蜀 :总有人责备温只是说,不动真格。他又说又动真格当然最好,他只说不动真格也没关系,还有我们,还有正在成长中的公民社会呢。他先说了,然后我们去较真啊。凭什么把又说又较真那整个的重担都交给一个老人呢?须知这是要举全民族之力的,全民族就包括你我。你我都只等只抱怨,真格会从他嘴里掉出来? )

@以前我们总是批评官方主导(这是对的),现在我们自己来主导怎么样,由社会来主导和参与新的改革,这不是没有可能。让我们大家来提要求,说说我们到底想要什么,不想要什么,什么方面需要改进,什么东西一定要拿掉或者保存。“人民决定未来”,还要怎么说?

@以前我们总是批评官方主导(这是对的),现在我们自己来主导怎么样,由社会来主导和参与新的改革,这不是没有可能。让我们大家来提要求,说说我们到底想要什么,不想要什么,什么方面需要改进,什么东西一定要拿掉或者保存。“人民决定未来”,还要怎么说?

(10月5日晚间,有人在崔卫平的“让我们大家来提要求”这条下面,开始提出他们的政改要求。其中言论自由的议题比较集中。现在将一些推友的要求放在这里。孔子讲“诗可以兴、观、群、怨”,诚邀看官从中感受民意,而不要抓人辫子。当时即有@老顽在路上问:“崔老师在替人引蛇出洞么?”答曰:“试图恢复我们自己的表述。”)

@彭李:可以自由地说;可以安全地生活(生活里没有食品添加剂,走路不要担心被抢,找到警察等同找到了公理和保障)

@度海:不用担心病了没钱进医院,不用担心老了睡街头

@_ER_:不用担心没地方说道理。

@王-利波:不担心说话写文章被抓

@韩寒very:我期望,司法公正/言论自由。

@钉九:平等的公民身份最重要。

@西门媚:新闻自由,出版自由,上网自由,不再需要翻墙。

@章鱼哥777:不担心说话写文章被跨省,这一条很现实,就在眼前。

@老羊:首先言论、出版、新闻自由

@唐删:转发此微博:要逐层真正落实选举。

@金套HUHU:要求执政党依照甲乙双方相互平等的原则遵守他们自己制定的法律!而不是继续坚持领导宪法和法律!!

@相信未来12378:不再有暴力拆迁。

@儒家学者:我说一句,凑一下热闹。先把社会主义拿掉,计划生肓拿掉,再把城乡产物价“剪刀差”之策拿掉。然后赶快【制民之产】,计口授田为民私产并神圣不可侵夺。让华夏生民休养生息。

@相信未来12378:真正落实《宪法》第三十五条规定的“言论自由”、“出版自由”。

@唐删:要求停止愚蠢的维稳政策,要求自中央到地方公布官员财产,要求废止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中相关部门自认不宜公开的相关条款,实行全面充分的信息公开。

@纯白色微薄:司法独立,开放党禁,逐步向选举社会过渡。

@鲁小粗:废除户籍制度!转发微博。

@工资才一千的孩孩:不用担心中国人拿了诺贝尔奖没法说。

@微博金库:取销所谓遣送、收容审查和劳动教养

@我卖糕的:能自由地在网上发表意见而不担心被抓捕。这点可谓第一条 。

@神经病没有好转_r01:关闭国家防火墙!

G_will:把教育和慈善还给社会。

@陕G向往阳光:第一,实现宪政。第二,取缔官员人大代表资格。

@零零五:真正的对农民公平,做到老有所养,病有所医,不受计生殡改压榨,不再搞那些花哨的来忽悠人。

@大有北里:首先,人大代表不能是一种荣誉。必须是代表自己的选区说话。

@雪中舞者权威版:逐步取消书籍报刊检查制度

@扬风Paul:村长,县长,市长一定要切实的民选。不能政府指派。

@Raymond_Ma:自由结社权是解决很多社会问题的关键 。

@美溪客:必须公开公共财政支出的明细,所有公民均可查阅。

@阿布格里卜:在沿海经济发达地区试点政治特区!允许特区内特首及人大直选,允许特区内自由组党并和共产党平等参与竞选等政治活动,政党不允许参与媒体经营,允许工人组建工会并有罢工权利!

@一笑6599:宣传部、发改委、科技部还有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国资委等部门和机构都应该拿掉,还有哪些部门需要拿掉,请大家补充!

@大头娃娃脸:我的想法是1.每天晚上7点电视遥控器不必再失灵;2.还新闻以本来面目,让媒体人专业地做新闻,不必担心请喝茶;3.教育领域去行政化,让大学丢开行政级别,党委不要事事关心;4.地方政府任何关系到公共利益的立项必须落实听证制度,不能走过场。

@全民大揭发:有很多马上可以起来的,可以一个一个来。比如废止强拆、废止现行户籍制度、劳教制度,人大代表及县级行政首长由人民直接选举…

@longzheking8gyl:希望《人民日报》为人民……

@笑鱼笑:文化先行。说到底还是要改造文化,这里的文化是规则、社会约定、风习、价值体系。再来一次文化大“革命”,真正的文化革命,而非毛式整人运动。革掉潜规则的命,革掉冠冕堂皇的命。倡导培养宪政意识、公民意识。

@孙睿xray:网监下达删帖指令应同时提供法律依据。

@崔衛平:谢谢诸君参与,深谢!让我们一起来尝试准确说出自己的要求,让别人听到自己的要求,同时也是学习听见别人的要求。要有健康的自信,相信自己所说的,有人正在听着呢。先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