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从无为而治到乱命祸国——中国政治危机的逻辑

p101006115

胡锦涛在十一前夕发表关于“处理人民内部矛盾3个最大限度、4点要求”的一番新空话,马上成为网民们的笑柄。如此众多的网民公开嘲讽最高领导人,中国的政治危机看来已发展到完全公开化的阶段。

金钟在10月号《开放》杂志发表文章《屁股指挥脑袋》,推介该期的专题报道“九个老男人何时醒来”。报道披露,中央党校的知名教授已经对 当局提出预警,再不改革,迟早要出事。贺卫方更指中南海九常委还在酣然高卧——有识之士都在“于无声处听惊雷”,高层却是颟顸而无能,社会的异像已如大地 震的先兆比比皆是。

金钟文章对九位老男人“酣然高卧”的解释是,政治集权带来的腐化效应,不仅令中共统治者完全没有改革意愿,更使他们失去了改革的能力。这确实是当前中国政治危机的要害所在。

胡温上台的时候,中国的社会矛盾已相当突出。但胡锦涛还是选择了无为而治,因为他非常清楚自己没有本事改革,邓小平等中共元老选他接班,不是让他学胡、赵闯关改革,而是让他守住共产党的家业。因此,胡锦涛知道,他若发动真改革,就是政治自杀。

胡锦涛和一大批中共专制的既得利益者寄希望于经济市场化和对外开放能够为这个政权提供一个无为而治的基础。但是,即便在帝制时代的中国,无为而治也只是一种幻想,何况被共产革命彻底改造的中国经济和社会,早已没有了无为而治的空间。

历 史上大一统的帝制中国,“无为而治”收到过盛极一时的效果,但从没有走出制乱循环的陷阱。明清两朝能维系几百年,主要原因是帝制中国已形成一套管制社会的 有效制度,科举和郡县,已经非常成熟。新皇帝若能选好关键的官员,就能够应付一般的内外危机。尽管如此,明清两朝最终还是不能逃脱覆亡的命运。发人深省的 是,盛极一时的中国王朝为什么会崩溃得那么惨,那么不可收拾?这种大崩溃与“无为而治”又有什么关系?

盛世离不开市场繁荣,但专制中国“无为而治”带来的市场繁荣,并不会给社会的自治和法治带来成长空间。因此,专制政府的无为带来了盛世,也带来了腐败和社会失序。六四后的中国,又一次重复了帝制中国的逻辑。这个经验让我们看懂了历史,为什么中国的盛世之后总会有乱世。

专制中国的盛世从来没有为新秩序打下基础,反而让统治者变得侥幸和无能。等到积弊已深,无为而治行不通了,专制统治者就会胡来,开始自拆台角。若没有末世朝廷的昏庸和乱命,庞大的明清帝国何以会轰然倒塌?

目前,中国危机的发展已经让胡锦涛不得不放弃“无为而治”,内外形势迫使他做出各种被动或不情愿的决断。这些对国家极为不利的决断不仅暴露了他真实的道德立场,也露出了他无胆无识的平庸本色。

对 外,胡锦涛拿金正日没办法,反被这个流氓绑架了中国外交。“天安舰事件”及金正日要传位于子的背景明朗之后,胡锦涛选择公开支持这个邪恶王朝。此举必然被 美日俄韩视为中共无道德底线的明证,李侃如警告中共,北京的外交决策正在导致各国联手对付中国的局面。中国的外部环境今后将变得极为不利。

对 内,胡锦涛遏制不住地方政府的强制拆迁和推高房价,中央调控房市的政策权威已出现崩盘的危险。胡锦涛不得不更频繁地以“摘乌纱帽”威胁地方从命,地方官则 以破坏性极大的方式来“执行”中央政策。最近的例子,就是浙江政府为完成“炭减排”指标,竟停止正常的生产供电,许多出口企业因此无法按期交货。

这种乱局发展下去,一种可能的逻辑就是刺激中央做出更多灾难性的决策。不久前,叶檀表示担心,中央谋划大幅增税的“改革计划”会带来很大危险。因为不理清中央和地方的权责利,所谓的“财税改革”只会激变地方“乱命不从”,引起更多严重后果。

中共的乱命到底会引发什么样的“惊雷”是无法预料的,但毫无疑问的是,中共的“乱命”和中共的“无为”一样,都给这个国家带来极大的祸害。

(梁京/自由亚洲电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