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许锡良:有一种破坏社会稳定的因素被故意忽略?

p101006111
资料图片:本文作者广东教育学院副教授许锡良。

在这个稳定压倒一切的情况下,只要不在短时间里大批量地吃死人,一般都不会有人去管。如果民间有人站出来的管,立即会被“维稳”的借口所压制。牛奶专家来自这方面的压力最大。在目前中国社会中,做一个有良知的专家所付出的代价最大,所受到的威胁利诱也是最大的。

中国要真正取得良性的稳定与和谐,已经到了不改革政治体制不行的地步。像一些人那样关起门来自我臆淫,自我陶醉,那是不行的。至于怎样改革,改到哪里去?我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现一个清廉高效的体制可以脱离权力腐败规律,也没有找到一个比美国更优越的制度。

“国庆节”闲来无事,便与信力建先生等一批朋友相聚,竟然意外遇到一个牛奶问题专家。他向我们揭示了北方在全国卖得最热,最为畅销的两种牛奶制假造假,危害社会的种种内幕,不幸的是,这几年来,我以及我们一家人都是喝这两种奶的,而且家里还存有几箱。这个黑幕向我们揭开,让我感觉如雷轰顶,十分恶心,并且毛骨悚然。中国的食品安全,已经到了令人防不胜防的地步。牛奶食品专家还向我们介绍了他这几年来,因为揭示假牛奶、毒牛奶的问题,而多次受到相关企业与相关的行政干涉,遭受了非常大的压力。为了对付他,权、钱、色,白道、黑道全都用上了。在中国这种状态下,要真正打击制假造假,真是难以上青天。

信力建先生听后,很焦急,就建议牛奶食品专家,看能否让他能够把相关打假资料提供给专事打假的方舟子先生,让方舟子去做这个事情。专家说,以前早有过合作,但是,仍然非常困难。因为,这个事情涉及社会维稳,在这个稳定压倒一切的情况下,只要不在短时间里大批量地吃死人,一般都不会有人去管。如果民间有人站出来的管,立即会被“维稳”的借口所压制。牛奶专家来自这方面的压力最大。在目前中国社会中,做一个有良知的专家所付出的代价最大,所受到的威胁利诱也是最大的。

可是,我听着慢慢觉得有点不太明白。因为,长期以来,一谈到维稳,似乎就成为“上访”的专用名词了。其实,社会稳定并不仅仅是政府所需要,更是整个社会所需要。就某些官员的位置而言,常常表现出比国民的健康与性命更为重要。难道这些假食品假药品,毒牛奶,不是对人体健康的严重威胁?难道这不是从最根本上威胁到国民的身体健康与社会的稳定?这些东西得不到清理,反而被包庇起来,对社会的危害不是最大化了吗?但是恰恰是这种严重威胁社会稳定的因素,常常被故意隐瞒了甚至包庇了。他们内部当然知道,但是,他们也不对社会说,因为怕威胁社会稳定。但是,自己又不甘心睁着眼受害。因此,这也难怪,我很早就听说,许多地方政府已经开始自己划地种粮种菜,养牛养鸡养猪,绿色食品一条龙服务,形成专供特贡渠道,避开社会上的毒食品污染源,以求自保。一方面,他们手中掌握着公共权力,胡作非为,以权谋私,把社会弄得乱七八糟;一方面或者自己一走了之,或者自己开辟园地,谋求健康安全的食品来源,自己逃之夭夭,而整个社会却被污染与毒物所充斥。其实那些所谓的自救也是短暂的。同一片蓝天碧云之下,同一片水源,同样的空气,即使划出所谓干净的园地来自救,也是短暂的,从长远来看,其实也只是自欺欺人。如果,一旦某一天突然出现大量的中毒事件,难道又要靠封锁消息,管制新闻来达到维稳的目的吗?如果这样,那么,维稳究竟是维的什么稳?那不是国民的健康,不是社会的真正健康和谐稳定发展,而是某些人的屁股的稳定。某些人的屁股远远比国民健康乃至生命都要来得重要得多。

看来,在中国,无论什么人,不管有钱没钱,有权没权,其实过得都不安全,都不幸福。在中国造假的问题要从根子上解决,还得从体制入手,方舟子式的打假,其实只是杯水车薪,无济于事。一经遇到体制的瓶颈的时候,就毫无办法。方舟子打一个肖传国还比较容易对付。但是,如果遇到一个势力庞大的权钱结合起来的集团,那就如蚂蚁撼大树。方舟子的出现是个人的悲剧,同时也是国家的耻辱。公共权力无所作为,甚至是胡作非为,体制不灵,才会导致出现民间个人的力量来对抗体制滋生出来的弊端。

目前中国维稳经费已经赶上了整个国家的国防开支。这也意味着,防国外远不如防国内来得艰难。才会在投入的人力、物力与财力上超过国防开支。这是一个非常可怕的信号。这在世界发达国家是根本不可想象的。即使在中国投入这样大的人力、物力与财力,但是社会的稳定与和谐,却远远不如那些发达国家。维持社会稳定,无疑是头等大事,但是,如果维持给定不是从改良社会,革除腐败,完善体制入手,而是靠生拉硬堵,仅仅满足于做外科手术,而不是强筋固本,那是没有用的。

专家说,中国的牛奶正在把中国人推向深渊。行业内部的黑社会化,以及官商勾结,形成垄断,牟取暴利,而这些问题,既没有新闻独立自由的监督,又没有司法独立审判程序,整个社会在权力与金钱的全力围剿之下,变成了聋子、哑巴、残手、断腿,几乎没有任何纠错能力,甚至也没有发现错的能力,每一个恶性事件总是要等到弄到不可收拾的时候,才会不了了之,而且这些不了了之的事情,都是打着维稳的旗号。

中国的市场既被权力介入过多,又被黑社会介入过多。恶性竞争,愈演愈烈,对于违规操作,违法犯法的事情,却得到不相应的惩罚。造假成本太低,获得却巨大无比。犯罪成本低廉,却获得颇丰。在这样的情况下,常常形成逆淘汰。无论人才的涌现,还是商品的竞争,都不同程度地出现了普遍的逆淘汰现象。

这也说明,中国要真正取得良性的稳定与和谐,已经到了不改革政治体制不行的地步。像一些人那样关起门来自我臆淫,自我陶醉,那是不行的。至于怎样改革,改到哪里去?我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现一个清廉高效的体制可以脱离权力腐败规律,也没有找到一个比美国更优越的制度。

2010年10月5日星期二

(作者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