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博讯:应该多多支持有抱负有争议的薄熙来

p100101117

我们不可忽略这样一个事实,社会的进步离不开投机者的推波助澜。我们不应该无端指责变革者所怀有的私欲,不可能也没有必要猜测出行为背后隐匿什么样的动机和意念,而要看重其行为所产生的进步效果。

在中国最受热议非议的政界人物当数薄熙来。此人确实是不同反响,走到哪都有与众不同的作为。从中央到省部级官员,能像薄熙来这样在民间叫得响踢得开的没有几人。他的所作所为使许多官员感到汗颜,也必然受到抱有不同政治目的一些人的攻击和猜忌。

党内众多的贪官群体为了保护自己的私利,把攻击的焦点放在质疑薄熙来的所为是否怀有政治野心。其实这个提法本身就是一个伪命题,哪个人不想上进,在官场上又有哪个人不想更上一层楼,不过有人是靠溜须拍马,有人是凭真本领。有的人的为了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而损人利己,有人的政治抱负与社会的利益是相容的,个人的奋斗与社会的进步是一致的。我们与其唯心地猜测一个人的行为动机,不如更注重个人行为所产生的实际效果。

看看我们的历史,我们不难发现这样一个事实,任何一个进步意义的社会变革,其起因都会出于不同的政治动机,社会变革的胜利也往往是权力斗争结果的产物。即使是打着伟大理想旗帜的社会革命,也难掩饰革命家对权力的渴望与私欲,我们不可忽略这样一个事实,社会的进步离不开投机者的推波助澜。我们不应该无端指责变革者所怀有的私欲,不可能也没有必要猜测出行为背后隐匿什么样的动机和意念,而要看重其行为所产生的进步效果。我们要学会使用民主法治的刚性束缚,利用当权者的不同政治动机,迫使他们服从民意,强化消极动机为积极效果。

薄熙来有能力有魄力,也极有个人魅力,加之他特立独行的张扬个性,使他具备了一个强势者应有的素质,他现在所具有的这些特性能够使他成为打破当前平庸政治的难得斗士,实际上他已经开始做了,首选向下层的黑恶势力开刀,尽管因在打黑除恶的过程中也出现法权背反的局面而引发法学界非议,但此行为还是得到多数民众的认同,使中国人民看到了希望。

他应该成为一个有可能突破当前不进有退政治僵局的最佳人选。但是薄熙来要走到政治权力的最顶层就太难了。有利于他能获得民意支持的民主选举制度,中国没有;全党范围内的大民主也没有;党内高层的小民主刚刚略有端倪,其小民主也未必对薄有利。而面对党内各派利益之争,特立独行的人物往往要处于下风。

我们太应该多多支持这个有血气有抱负有争议的薄熙来,在中国平庸的政界能出现这样一个另类太不容易。境外有个记者抓住薄的过去污点不放,借而证明薄熙来并不是个好东西,其实在当今政治腐败的官场上,又有哪个人能做到事事清白公正,我们何不用一个人的一时的“清白与公正”呢?

那些大骂薄熙来而又自诩自己是民主斗士的人出于自己的私怨不愿看到或没有看出薄的所作所为在客观上对社会减压的积极作用,对推动民主进程的历史意义。薄熙来面对政治逆境的挫折,不屈服不气馁。政治形势迫使他只有把自己的政治命运与民众的利益相结合才能有所作为。他冒着极大的政治风险去实现自己的政治理想,薄的努力初步获得成功,在社会上竖立起自己应得的政治形象,受到广大民众的称赞。这也是对中国官场钦定接班人陋习的挑战,是对传统的封建皇权意识的蔑视。此种作法与民主社会的竞选方式实为异曲同工。对集权体制最具威胁的局面就是出现“喧宾夺主”的佼佼者,而这正是中国民主政治的曙光。

中国要初步建立法制体系,至少需要三十年,在这段过渡期,权大于法所形成的因人宜政的局面不可避免,社会要维护公平正义还需靠“清官”,人民的切身利益也还要靠“清官”来保障,这就是为什么,薄的唱红打黑为什么能得到社会绝大多数人认同原因。有清官总比没有清官强,这是中国的现实政治。

中国需要薄熙来这样的过渡性人物,薄用唱红打黑伸张社会正义,尽管这种正义与依法治国的程序正义所达到效果形式相近,但他们却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面对客观的正义效果,薄的个人动机的善恶或打黑否有违法行为都可以忽略不计。世上不会有纯洁的进步。

中国当前的首要任务是治标而不是治本,释放民众的怨气防止社会暴气。党内的宗派利益集团自己违法乱纪贪污腐败却用所谓的法律压制社会的正义,他们反对改革,不仅不治本,也从根本上反对治标,像公车改革,公布官员的家庭财产这样的小标都一拖再拖,他们权利熏心,自以为强大,完全忘记了“改革能救命”这个基本的历史常识。重庆的打黑能在全中国引起强大的共鸣,反映出社会民众对正义的天然诉求,也必然会引发中国民主运动的再次兴起。

建立民主法制的和谐社会已经成为大多数国民的共识。而对如何建立这种民主法制的社会,国民着不同的看法。有些人把废除一党专制作为首要任务,他们总习惯用完全否定的传统手段来建立他们自己理想的民主社会。在他们的头脑中一半是文明的,另一半也可以说是野蛮的。他们的文明理念是建立在顽固的冷战思维的基础上。这种民主只是一种错位的表述,发展下去有可能形成新的专制。这种政治模式只能使中国的政治改革沿循苏联的休克疗法方式进行,人民有可能再次成为政治斗争的殉葬品,中国也将要承受巨大的痛苦。

历史的教训要求我们政治的理念要超越仇恨和偏见,要有极大的包容,它要求中国的政治改革并不以废除现时的一党专制为首要,而是要推进中国民主法制的历史进程,要永远终结中国的专制体制的历史循环,建立真正的民主法制的现代国家。一个现代国家的基本特征就是“发展经济造福民生,依法治国保障民权”。共产党腐败的开明专制已创造了中国的经济繁荣,为现代国家“发展经济造福民生”提供了强大的物质基础,可见“一党专制”下的积极成果可以为新体制做嫁衣裳,在一定的历史条件下,一党专制还有利用的价值,可以减少政治改革的社会成本。而薄熙来“清官”式的打黑除恶也可以向“依法治国维护民权”上过渡,由清官正义演变为程序正义

因为现时的专制者无力量无勇气再用血腥暴力来阻挡民主的历史潮流,他们只有不断地向人民让步不断地良性运作才能维持自己的统治,薄熙来清官的出现正是这种现象的结果。薄熙来是能使旧体制更好地良性维持的最佳人选,这有可能会造成一种和平的机会,使国家政治改革不需流太多的血就能平稳过渡。

说薄的唱红歌有文革专制倾向,反映出有些人具有敏感的超前民主意识,我们的历史是阶段发展的,第二阶段的发展结果否定第一阶段的发展结果才会有进步,但我们不应该用第二阶段的超前意识去否定限制第一阶段还未发育成熟的过程,当前薄熙来真正的政治价值观并没有完全暴露,我们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虽然明显感觉,他清官传统理念要强于民主法制理念,但我们也不可断言,如薄执政就一定还要因循守旧于所谓的“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我们当然不会完全期待薄熙来能自觉成为一个民主宪政的开拓者,但在政治开放的大气候下,在人民强烈的要求下和反对派的压力下,薄有可能向民主派转形。

中国的经济越发达,专制文化离我们越遥远,少数人垄断社会舆论越无可能,人们对民主的要求越理性越具体。面对人民的压力,共产党要想执政只有不断地良性运作,这种良性运作的必然结果是?�?�?�共产党不得不放弃专权统治,它只能选择与其它政党和平竞争才能保住自己执政党的位置,或落选下台。那时我们才可以说中国从此走向文明发展史的正路。

(博讯 box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