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李承鹏:鸟

p100810103
李承鹏,中国著名足球记者、评论员,昵称“李大眼”。1990年毕业于四川师范大学中文系。曾任《成都商报》体育部主任,参与主创《21世纪体育报》,二进《足球报》被称为中国体育媒体大转会事件之一。现就职于《足球报》,任专题部主任。李承鹏在中国球评界素以泼辣、诙谐、犀利、幽默著称。

大家都在喊保护那个岛,弄得我内心也很萌动,可在谋划进攻方案时发现一些状况:在一个禁止私人拥有枪支的国度,我总不能拿块石头跟日本鬼子拼,买把菜刀,又实名了,刚想扬眉刀出鞘,说不定身旁就会涌上来一群警察。当然,我也可以放弃武装收复失地,孤身游去侦察一下敌情,为抵制日货,用国产相机照了一通后,发现照片模糊得简直不是一个岛,更像一只鸟。我顺利游回来也算单骑英武了一回,可要是上岸后碰到“安元鼎”,我手指来不及比划代表胜利的“V”字,整个人就被反剪成“V”字……所以,不要以为我保护得了一个岛,其实我保护得了一个鸟。

我确实是很爱国的,只是不知道怎么去爱国,我想持同样困惑的人应该不少。昨天外交部强烈要求日方道歉,可狗日的日方说我不道歉,外交部又要求日方赔偿,日方说我不赔偿……这样的局面我们很熟悉,也就是一方反复说道歉道歉道歉,另一方说不道不道就是不道,一方说赔偿赔偿尽快赔偿,另一方说不赔偿不赔偿偿偿偿……就像复读机。有时候觉得这个部该改名为抗议部,就像古时候的一个兵种,不负责打仗,但负责领一帮大嗓门大跑对手阵前搦阵,其实历史上从未有叫骂到对方主将吐血三升而亡的,那些是哥的传说,最多骂到老树昏鸦西风瘦马,回营洗刷刷洗刷刷。

我是一个爱国的人,可单挑是不行的,骂来骂去也没个什么用,所以我自然联想到抵制日货,昨天在当初跟我一起冲进北川的一个朋友酒吧里聊天,那次救灾他很勇敢,这次他说要在酒吧里打出“日本人禁止入内”的横幅,他很激动,简直想立马烧了大街上的电器店,很久才得以平静,然后我们一起在酒吧里通过硕大的日产电视看球赛,然后听酒吧里雅马哈琴里传出的曲子……这是抵制日货的现状,我觉得抵制是一种态度,必须抵,但很难做到完全抵,因为抵来抵去后,大家发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抵了半天难免抵到自己。稀土是可以的,这个不影响到普通中国人的生活,是战略抵,但这没必要动员老百姓去玩生活抵,跟老百姓有关的不是稀土,是稀饭。

写民生杂文跟写国际问题是不一样的,民生可以顺着情绪,国际特别是疆土的文章就要顺着史料,史料,琉球群岛1372年即被我明册封,300年后日本人才摸上岛去,大家知道,早前天朝势大,册了很多的国……真正关键的是1943年,那一年年底,同盟国领袖罗斯福在北非召集了著名的开罗会议,邀请中、苏、英、美四国领袖商谈战后利益问题,蒋介石受邀后很高兴,认为这是一个废除不平等条约,恢复中国国家利益的好机会,当时蒋介石带去的方案中包括:战后将东北、台湾及澎湖列岛交还中国,并无偿接收南满铁路与中东铁路等。大家注意,这里面忘了琉球群岛。

开罗会议于1943年11月22日—26日召开,其间蒋介石与罗斯福会谈了4次。11月23日晚,罗斯福想到了琉球群岛,他对蒋介石说:“琉球系日本当年是用不正当手段抢夺该群岛的,历史上与贵国有很紧密的关系,可以交给贵国管理。”罗斯福突然提出将琉球群岛交给中国,大大出乎蒋介石的意料,他说:“我觉得此群岛应由中美两国占领,然后国际托管给中美共同管理为好。”这让罗斯福意外。11月25日,罗斯福又说:“琉球群岛在台湾的东北面,面向太平洋,是你们的东部屏障,战略地位极其重要。是不是将琉球与台湾及澎湖列岛一并交给你们管辖?”蒋介石想到在国内草拟的谈判方案又不含琉球问题,变得十分犹豫。罗斯福又补了一句:“如果想要,战争结束了,就将琉球群岛交给贵国。”蒋介石最后答复道:“琉球的问题比较复杂,我还是那个意见,中美共同管理为好。”蒋介石对琉球的态度,让罗斯福感到不可思议。自此以后,罗斯福及美方的其他人员在蒋介石面前再也不提琉球的事了。再后来,随着新中国的成立和朝鲜战争的爆发,美国改变了对中日两国的态度,开始扶植日本为其亚洲战略服务,美国在琉球群岛问题上的立场也发生了重大改变。1962年,美国总统肯尼迪公开承认日本对琉球群岛的完全主权(见出处)……

这个史料说明,前朝领袖蒋介石虽然浪费了一个完全拥有琉球的机会,但当时说的还是中美共管,跟日本没什么关系,相当于两个人在路上捡了一钱包并相约共同保管,但其中一个叫美国的把钱包送给第三者了;又说明,国家和国家之前没有永久的友谊,只有永远的利益,我觉得那个岛的问题其实被愤青和雅青们搞复杂了,也别整道义啊程序这些没用的,国家与国家之间其实就是博弈,你强大牛逼,地就多,你天天抗议和搦阵,地就少,究其实质这跟混混在街头打架是一个道理,要么就把对方打趴下,要么就老实装孙子,装孙子也没什么,你要是总不打,还倾诉对方怎生无礼也无理,怎生伤了你的感情,在人民面前就显得好没气质。

我不喜欢政治,可是我更不喜欢天天抗议弄得像个国际上访户,那个岛的事情抗了很多年也搦了很多年,实在有些审美疲劳,你想,天天有人跟我说那个岛是我的,是我,还是我……就像你天天说那妞是你的,却不见敢去搂一把,最后弄得那妞也看不起你。这事儿实在也不是屁民们能解决的,你游过去被抓,国家还得花钱包机,你上街抗议又阻碍交通,你抵制日货,最先不干的是地方政府,所以最后还得国家出手,只有国家才保护得了一个岛,我们只保护得一个鸟。我觉得解决好这个岛的问题是可以给广大钉子户以安慰的,你看,这个岛是死硬了很多年的一颗边疆钉子户,做了多少工作甚至“共同开发”委以股东身份也不从,这让拆迁办多么没有面子,这颗钉子拔不下,日后怎么向内地钉子户交待。

其实我不是一个喜欢战争的人,现在我并不介意人民解放军搞一搞,搞一搞就搞一搞,别就只在里面搞一搞,牛逼就该去外面搞一搞,也别只在国人面前扮虎躯一震,也得敢弄得日本人菊花紧缩。为了避免雅青说我缺乏普世价值观,所以特别声明要打就两边军舰排开来打,别对着平民去,养兵千日,用兵一时,那些钱与其为了过节看礼花,不如为了解决过节看弹花。

雅青别说我粗暴,这样说也是没法子的事,现在的形势就是复读机,都可以填上平仄,道道歉歉道道歉,偿偿赔赔赔赔偿,骑虎难下,驷马难追,中南海管得了南海,钓鱼台管得了钓鱼岛,你得给我信心,让我觉得平时的苦难是值得的,为了那个岛,所有的不快都是个鸟。最后一句话是,我始终相信我军神武,即使把安元鼎残部组装一下,给我三千安保,一夜解放钓鱼岛。

(作者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