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弗兰克.泽林:中国正在改变世界

听众朋友好。欢迎在每周三这个时间走进书香世界。海外的明镜出版社在今年夏季推出的新书有两本值得一看, 一是《中国正在改变世界》, 再就是芦笛的《百年蠢动》。

《中国正在改变世界》一书的作者弗兰克.泽林,作为一名在中国生活了十几年的西方记者,他以记者的身份走访了蒙古、安哥拉、尼日利亚、 苏丹、伊朗等国家,採访了众多政界和经济界人士以及当地的中国企业,结合新闻报道与政论的形式,依据翔实的史料和现场採访得来的第一手资料,详尽分析了中 国与上述国家关系的历史背景和真实现状。他在书中得出结论:中国与非洲等国家关系的发展带来的是双赢的结果,它使世界变得更加公平、更加多元化;中国的国 际化战略真正顺应了全球化潮流,中国的掘起势在必然。

中国迅猛发展令世界为之瞩目,同时也给西方国家带来巨大衝击,引起不小恐慌。因此,如何应对中国掘起成为一个时期以来西方社会的热门话题。近年来, 面对中国能源和原材料需求的迅猛增长,许多西方国家纷纷将国际能源和原材料价格暴涨的原因归咎于中国;而中国与非洲国家经贸关系的积极发展,更被指责为 “新殖民主义”。于是一时间,“中国威胁论”又卷土重来。

作为一名在中国生活了十几年的西方记者,弗兰克.泽林对此另有看法。他认为,中国与非洲等国家关系的发展带来的是双赢的结果,它使世界变得更加公平、更加多元化;中国的国际化战略真正顺应了全球化潮流,中国的掘起势在必然。

弗郎克.泽林(Frank Sieren),原德国《经济週刊》、《时代週报》驻京记者,自1994年至今居住在北京,现为德国《法兰克福汇报》、《时代週报》等报刊特约譔稿人,纪 录片製片人,被誉为“德国最具权威性的中国问题专家之一”(《伦敦泰晤士报》)。主要著作有《中国密码》(《中国:重建中央帝国》))、《与中国为 邻》(与德国前总理施密特合著)、《后宫经济》等。

书中作者还指:西方迟迟不愿接受全球化带来的世界格局变化,只是摆出一副居高临下的傲慢姿态,一味地将矛头指向中国。作者警告:如果不积极面对全球化,改变自身态度和做法,以公平坦然的心态面对中国掘起,西方很可能将成为全球化的最大输家,在竞争中被中国甩在身后。

有些媒体的评论也十分看好这本书,比如《商报》就认为:泽林的贡献在于,他对中国的战略进行了全方位分析并告诉人们,中国究竟是如何迈向世界强国之列的。

《议会》刊物说,弗兰克.泽林提供了一本介绍中国外交政策的背景与目标的、富有挑战性的、极有价值的论著。

《星期日世界报》则说,泽林结合游记与评述的形式,为我们展现出一幅充满吸引力的中国全球化经济战略的图景,他的分析尖锐而富有说服力,这一点主要归功于作者拥有的丰富背景知识。

作者芦笛被认为是近年海外最有争议性、最具影响力的华人文史作家之一,甚至有海外“第一写家”之称。1940年代末生于中国大陆。高中毕业适逢文革 爆发,学业中断,先上山下乡,后返城进厂当工人,芦笛在1977年高考恢复后考入大学,1980年代后期出国留学,获博士学位后一直在海外科研机构工作, 现专事文史写作。他的《百年蠢动》一书就提出:孙中山在国脉如丝之际坚持革命,在客观上迎合了日本和俄国陷中国内乱的战略目的,终使国家解体,彻底丧失国 防能力,诱使强邻入侵,使中国几乎灭顶。

中国在近代遭受一系列灾难的内因何在,作者认为主要是精英阶层所患的“文化诱导性智障”。在很大程度上,两次鸦片战争都是精英们的文明、权势与种族 的优越感触发的,并因朝野择愚固执而迁延扩大。而文明优越感与阴暗猜疑定式,又使得朝野在此后将外国友人的劝告视为包藏祸心,错过了迅速改革自强的机遇。

书中指:在列强反复用武力强迫中国与文明世界接轨后,清廷终于开始改革,却又倒行逆施,不首先加强中央集权以及控制社会的能力,反而试行地方自治并开放自由媒体,致使大局失控,改革反被自身颠覆。

作者的观点是:一部中国近现代史,便是精英们长达一个世纪的持续蠢动造成的民族大规模自伤史。遗憾的是,大多数国人迄未认识到这一点,还在歌颂出类拔萃的祸国小丑们。

(安娜/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