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何频:没有腐败,就没有中共

f091021501
著名华人出版人、美国明镜出版社及《明镜月刊》总裁何频先生2009年10月在布拉格。(摄影:黄频/中欧社)

一个国民平均GDP排在第100名的国家,官员财产却居世界前列,就充分说明这个政权制度的腐败性。

中国政治的现实就是:没有腐败,就没有中共;没有经济改革,就没有更大的腐败。只有更彻底的腐败,激起民众更强烈的唾弃和反抗,中共才会意识到政治改革是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

一份注有“绝密”字样,名为《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第十二个五年规划的建议》(简称“十二五”规划) 的文件,正放在掌握中国人命运的中共高官的案头上。这是10月召开的中共十七届五中全会的核心内容,既是中国未来经济和社会发展蓝图,又是中共政治治理的主线。因为传统,基于“和谐”,人民是不能参与这样国政方针的讨论决策的,只能在全会公报后“学习与领会”。

其实,有什么好“绝密”的?这份冗长枯燥的“绝密文件”,其实讲的就是一个地球人都知道的事:怎样保住中共的政权。或者说,怎样维护中共既得利益集团的利益。

现在的问题是,中共既得利益集团榨取人民的利益已临近极限,即使中共重重迭迭成立了各种维稳机构,拥有现代化的镇暴机器,但社会的多元力量开始成长,公民意识开始觉悟,民众的反抗此起彼伏、无休无止。即使谁也说不准具体年月,中共传统统治方式进入了倒数计时却是肯定的。

中共既得利益集团当然不会甘心,用他们的话来说,不能让父辈们用鲜血夺来的江山再拱手让出去。所以,用尽一切办法延长政权生命,是其一切政策的核心。面临选择无非是两条路,一是进行政治体制改革,换取政治新生;一是维持传统统治,用人民币解决矛盾。

温家宝总理和刘亚洲将军最近关于政治改革的言论引发人们新的想象空间,其实,十多年前体制内高官潘岳就更明确提出中共要从革命党向执政党转变。虽然在体制内,认同他们看法的人并不少,但是真正推行政治改革的动力非常微弱。

因为党内绝大多数官员,正充分享受了一党独大带来的好处:他们一辈子可以衣食尽优,用不着任何贪污,仅仅“合法”的真实收入和财产早超过了西方发达国家同级官员,办公条件更是世界第一。即使退休之后,除了少了些权力,生活待遇并不会下降,不少人收入反而更多。

对于没有理想价值信念的一群官僚而言,利益是他们存在的唯一理由。也就说,没有腐败,就没有中共。但真正的腐败是“合法”性腐败!什么叫“合法”性腐败?一个国民平均GDP排在第100名的国家,官员财产却居世界前列,就充分说明这个政权制度的腐败性。人们多只注意被抓的贪官,其实那些人多是权力斗争的失败者,或者他们贪污腐败的技巧没有与时俱进。看看那些高官的家属如何“合法”地敛财,看看那些官员如何“合法”地挥霍,那个将现金藏在这里那里的文强真是不够档次的“黑社会”,真该让党除掉!

“合法”性腐败能永久下去吗?当然不能。但要既得利益集团现在放弃腐败吗?也不可能。一位与江泽民一同留苏的离休高官多年前即对笔者说过:政治不改肯定死路一条,但得在我死后才能改,我不能让政治改革先将我革死(失去高官待遇)。

这个很“朴实”的说法道出了中共目前不会政治改革的根本原因。但是,贫富的巨大差距造成了社会动荡,使中共官员们“合法”腐败没有安全感。中共现在既不能全靠刚性手段来维稳,又不能对政治体制动根治手术,唯一能寄予希望的就是经济继续增长,用经济缓解国内、国际矛盾——所谓“稳定压倒一切”,就是用人民币压倒一切。

所以,中共十七届五中全会上,只有GDP才被认为是真的。“十二五”规划几个改革内容:收入分配、垄断行业、行政管理、事业单位、资源性产品价格、财税体制、金融体制等。对于百姓而言,多数仍旧是没有指针、数据的空话,但是这些改革内容、产业调整,又可以给权贵阶层制造更多暴富的机会。

中国政治的现实就是:没有腐败,就没有中共;没有经济改革,就没有更大的腐败。只有更彻底的腐败,激起民众更强烈的唾弃和反抗,中共才会意识到政治改革是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

(《明镜月刊》第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