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陈永杰:禁戴头巾,欧洲多元主义终结?

法国参议院日前以压倒性的246票赞成、1票反对通过禁止人们在公众场所穿戴遮盖整个面部的服饰的法案。如果一切顺利,该法案将在明年初生效成为法律。由于该法案明显针对穿戴全身掩盖的“布卡”(burqa)和只留双眼的“尼卡”(niqab)的穆斯林女性,作为一个拥有500万穆斯林人口的欧洲国家,法国此举在国内国外都备受争议。

面对各种质疑,法国政府的回应是此法一有助于公共安全,例如各类安检;二能避免穆斯林妇女遭受以信仰之名施加的人身压迫。其实对宗教服饰的安检安排,很多海关都设有特殊通道处理,不是一个太大的问题。倒是“解放穆斯林妇女”这个原因有点突兀。如果一个妇女是完全自由地选择了这种服饰,那么强要其摘下,到底是解放还是压迫呢?从有关法案的提出到通过,大部分评论都是在重复上述论调。一些著名论者甚至提出:如果法国硬要妇女摘掉头巾,那么还与硬要她们戴上的沙特等国家有何区别?

法国与沙特,当然有区别。但在这种意气话语中,却有着深刻的理念思辨。如果为了照顾一种情绪而去放弃一些值得坚持的原则,是得还是失呢?当然,反过来法国人也可以说,原则不能只有自己坚持,其他人却有权无视。问题或许正是在此。

宏观地看,与其说这个法律要去保护妇女的穿着自由,不如说是法国人要保护自己的传统文化。联系到瑞士不久前曾全民公投否决了一个清真寺光塔的兴建,比利时与西班牙也正在或已经设立类似的禁止在某些场合穿着遮掩全身的衣饰的规定,欧洲对穆斯林移民的抗拒已经不再是秘密。从上世纪末开始,穆斯林人口大量移居欧洲,不少基督教传统深厚的城市开始出现穆斯林区。曾因种族主义横行而生灵涂炭的欧洲,在相当长一段时期里均强调多元主义,保护弱势民族,希望这些移民能逐步融入当地社会,但也能保留其固有文化传统。但问题出在这个移民潮来得太快,多元主义政策之下,移民社区可以自给自足,根本没有融入移居国本地社区的客观诱因。甚至在一些地区移民人口比本地人口还要多,还反过来要求本地社区在各种领域作出容忍和让步。如此一来,相当一部分欧洲人即使信仰民主自由的价值观,支持多元主义,但看着自己的文化“被蚕食”,在情感上也觉得难以接受。法国人找个理由来改变穆斯林移民在法国公共场合的服饰,某个意义上看,相当于在提醒移民们这里是法国。

在这种类似于“土客之争”的文化辩论中,究竟是尊重“个人自由”还是应该“入乡随俗”,讨论再多其实也很无力,因为最后赢的往往是掌权的(民主国家则是多数的)一方—如果在某个历史阶段中,法兰西是某个阿拉伯帝国的一个省,结果肯定很不一样。能够寄望的,是掌权的一方,能够文明行事,适可而止。

(时代周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