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温家宝:个人的自由和全面发展是民主的主要内涵

p100923104-1

经济体制改革如果没有政治体制改革的保障,也不会彻底取得成功,甚至已经取得的成果还会得而复失。

我们政治体制改革最主要要解决什么问题呢?我以为最重要的就是要保证宪法和法律赋予人民的各项自由和权利,就是要调动人民群众的积极性和创造精神,就是要有一个宽松的政治环境,使人们能够更好的发挥独立精神和创造思维,就是要使人能得到自由和全面发展,这应该是民主和自由的主要内涵。

当然,中国要建立一个民主和法治的国家,所谓法治最重要的就是当一个政党执政以后,应该按照宪法和法律办事,党的意志和主张也要通过法定的程序来变为宪法和法律的条文,所以的组织都要符合宪法和法律下行动,这才叫依法治国。

我以为做到这一点,可能还需要一定的时间,但是这是现代文明和现代政治所必须的,我们应该朝此而努力。

美国当地时间9月22日,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纽约与美国华文媒体和港澳媒体负责人座谈,温家宝总理再次强调,如果没有政治体制改革的保障,经济体制改革也不会取得彻底成功。温家宝同时指出政治体制改革最重要的就是保证宪法和法律赋予人民的各项自由和权利,使人能得到自由和全面发展,是民主和自由的主要内涵。

凤凰卫视9月23日《大陆新闻》节目播出“温家宝:个人的自由和全面发展是民主的主要内涵”,以下为文字实录:

谢一宁(美国《侨报》总裁):我是美国《侨报》的。

温家宝(中国国务院总理):谢一宁,《侨报》的,《侨报》一共印多少份?

谢一宁:大概我们是在美国有3个印刷点,在纽约、洛杉矶、旧金山,我们有日报、周报,这三个地方来讲,我们的印刷量大概是在十万份左右,《侨报》从1990年开始,到现在正好20年了,从一开始,一直致力于说能够搭建两座桥,把这个作为我们的宗旨,一座是沟通中美之间的桥梁,一座是沟通海外华人跟他们祖籍国之间的桥梁。所以在这几十年里边,经过二十年的努力,我们在比较准确的报道中国的信息这方面,应该是说做出了一些工作,也得到了读者的一些认同。

所以今天我请教总理的问题,基本上也围绕着中美两国之间的。延续第一个问题,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在经济上是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刚才讲到了可能超过日本,经济总量成为第二。但与此相伴随的是西方国家,特别是美国对中国崛起的一种戒心,我想请教总理,中国如何应对这样一种局面,特别是在新世纪里边处理好中美两个大国之间如何建立互信;与此相关联的是我们注意到总理最近有几次谈到政治体制改革的必要性和迫切性,想请教总理在经济快速发展的当下,如何理解政治体制改革跟经济体制改革之间的内在关系?

温家宝:中国的发展西方一些国家确实存在着一定程度上的戒备心理,所谓中国威胁论就是一个代表。我这次在联大的一般性辩论主要是回答这个问题,就是如何正确认识一个真实的中国,其中一个重要的论点,就是中国将坚定不移的走和平发展的道路。中国的发展不会影响任何国家,也不会干涉任何国家,更不会威胁任何国家。所谓国强必霸在中国绝不会出现,何况我们实现现代化的任务还需要很长的时间,这同中国的文化传统以及中国发展的自身需要是分不开的。

大家知道600多年前的郑和,郑和航海南过马六甲,西到好望角,带去的都是丝绸、茶叶和友谊,没有占过一寸土地,包括像澳大利亚那时还没有开垦的地方。鸦片战争以后,实际上是由于满清的衰败,遭到了列强对中国的分割,我们才沦为一个殖民地和半殖民地国家,所以我一直懂得一个道理,就是一定要平等地对待那些平等对待我们的民族,尊重他人也是尊重自己,因此我们对外奉行的原则最基本的就是互信尊重平等相待,互不干涉内部事务。中国的所作所为,应该让各国放心,中国是一个爱好和平的国家,不仅今天是这样,永远是这样。

关于政治体制改革,我曾经讲过,经济体制改革如果没有政治体制改革的保障,也不会彻底取得成功,甚至已经取得的成果还会得而复失。我们政治体制改革最主要要解决什么问题呢?我以为最重要的就是要保证宪法和法律赋予人民的各项自由和权利,就是要调动人民群众的积极性和创造精神,就是要有一个宽松的政治环境,使人们能够更好的发挥独立精神和创造思维,就是要使人能得到自由和全面发展,这应该是民主和自由的主要内涵。

当然,中国要建立一个民主和法治的国家,所谓法治最重要的就是当一个政党执政以后,应该按照宪法和法律办事,党的意志和主张也要通过法定的程序来变为宪法和法律的条文,所以的组织都要符合宪法和法律下行动,这才叫依法治国。我以为做到这一点,可能还需要一定的时间,但是这是现代文明和现代政治所必须的,我们应该朝此而努力,谢谢。

记者手记:

闾丘露薇:现场直击温总理华文媒体座谈会

温家宝和纽约的华文媒体以及港澳媒体负责人会面,谈了一个小时,回答了七个问题,不过印象最深刻的,还是他谈论政治体制改革,他再次强调,如果没有政治体制改革,经济改革不会取得成果:

“要保障宪法和法律赋予人民的权利,要调动人民的积极性,要有宽松的政治环境,使人们能够更好的发挥独立思维和创造精神。要使人得到自由和全面发展。这应该是民主和自由的主要內涵。

中国要建立一个民主和法治的国家,所谓法治,就是一个政党执政后,应该按照宪法和法律办事,党的意志和主张,也要透过法定程序,来变成宪法和法律的条文。所有的组织都要在法律下行动,才叫依法治国。

我以为做到这一点,可能还需要一定的时间,但是这是现代文明和现代政治所必需的,我们应该朝此而努力。”

二年前,就在同样的地点,面对同样的一批听众,温家宝也谈到了政治体制改革的问题,当时他说,中国要加强民主建设,进行政治体制改革,这样才能从根本上解决贪污腐败。要让人民来监督政府,让人民提出批评意见,政府接受人民的监督。与此同时,还要完善法制,所谓依法治国,最重要的就是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使司法独立和公正。 民主法制建设、政治体制改革要继续进行下去,只有这样才能够保证经济的持续稳定发展,才能保证社会公平正义,才能保证我们的国家是一个有道德力量的国家。

他认为推进民主政治最重要是三个方面内容:

第一是逐步完善民主权益,保障和扩大人民的选举权——“这是最重要的,因为我们的权力一切都来自人民,一切都为了人民。我们做的好坏,也以人民的评价为标准”。

其次是司法公正: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不管甚么人触及法律,都要依法处理。

第三就是民主监督:包括人民的监督,人民代表大会的监督,各民主党派的监督,以及新闻传媒的监督。温家宝说,这样才能使各级政权机构置于人民监督之下,使政府决策更加民主、科学,使每一位领导人都能更加严格的依法办事,严格的要求自己,遵守法律和宪法。“我觉得这是从根本解决问题的关键”。

如果要说两年之后的表述有怎样的区别,这一次,更强调了公民的权利,个人的自由。但是正如一位朋友留言:”从深圳到纽约,还能走多远?”

站在酒店的窗户前,就可以看到马路对面的华尔道夫酒店,中国代表团下榻在这里。稍微把视角偏一偏,就可以看到洲际酒店,日本代表团就住在这里。其实两国代表团的选择都有自己的道理,中国领导人访问美国,在纽约一直住在这家酒店,而日本领事馆就在洲际旁边,上个星期这个街角曾经非常热闹,三百多名当地华人在日本领事馆门口抗议。

说到华尔道夫,最近才留意和中国的渊源。清朝的李鸿章访问美国就住在这家酒店,不过当时酒店所在的位置,就是现在的帝国大厦。他在酒店接受了纽约时报的专访,其中一些内容,现在看来,也不过时。李鸿章当时的访问受到了高规格的接待,那个时候,中国的经济总量世界第一的位置刚刚被美国超越:

这是李鸿章访问美国,纽约新闻报1896年9月3日的新闻漫画:标题是“几个真正恰当的问题”,讽刺当时的美国总统克利夫兰的竞选得力助手麦克唐纳,漫画中,李鸿章对马克唐纳窃窃私语“你有多少钱?你是透过削减工人工资来赚钱的吗?你如何让总统言听计从?”

美国记者:尊敬的阁下,您已经谈了我们很多事情,您能否告诉我们,什么是您认为我们做得不好的事呢?

李鸿章:我不想批评美国,我对美国政府给予我的接待毫无怨言,这些都是我所期待的。只是一件事让我吃惊或失望,那就是你们国家有形形色色的政党存在,而我只对其中一部分有所了解。其他政党会不会使国家出现混乱呢?你们的报纸能不能靠国家利益將各个政党联合起来呢?

美国记者:那么阁下,您在这个国家的所见所闻中什么使您最感兴趣呢?

李鸿章:我对我在美国见到的一切都很喜欢,所有事情都让我高兴。最使我感到惊讶的是二十层或更高一些的摩天大楼,我在中国和欧洲从没见过这种高楼。这些楼看起来建得很牢固,能抗任何狂风吧?但中国不能建这么高的楼房,因颱风会很快把它吹倒,而且高层建筑若没有你们这样好的电梯配套也很不方便。

也许我们应该学习你们的教育制度。

美国记者:总督阁下,您期待对现存的排华法案进行任何修改吗?

李鸿章:我知道,你们又將进行选举了,新政府必然会在施政上有些变化。因此,我不敢在修改法案前发表任何要求废除《格利法》的言论,我只是期望美国新闻界能助清国移民一臂之力。我知道报纸在这个国家有很大的影响力,希望整个报界都能帮助清国侨民,呼吁废除排华法案,或至少对《格利法》进行较大修改。

(注:《格利法》係由加州民主党人托马斯·格利制定,美国国会两院1892年通过。该法案歧视在美华人,严重侵犯华工的正当权益。该法的制定是由於受到爱尔兰裔移民欲独霸加州劳工市场的影响,因为华人的劳动力低廉,所以他们想排除华人。)

美国记者:阁下,您能说明选择经加拿大而非美国西部回国路线的理由吗?是不是您的同胞在我国西部一些地区没有受到善待?

李鸿章:我有两个原因不愿经过美国西部各州。

第一,当我在清国北方港口城市担任高官时,听到了很多加州清国侨民的抱怨。这些抱怨表明,清国人在那里未能获得美国宪法赋予他们的权利,他们请求我帮助他们,使他们的美国移民身份得到完全承认,並享受作为美国移民所应享有的权利。而你们的《格利法》不但不给予他们与其他国家移民同等的权利,还拒绝保障他们合法的权益,因此我不希望经过以这种方式对待我同胞的地方,也不打算接受当地华人代表递交的要求保证他们在西部各州权益的请愿信。

第二,当我还是一名优秀的水手时,就知道必须学会自己照顾自己。我比別人年纪要大好多岁,从温哥华回国的航程要比从旧金山出发更短些。我现在才知道,清国“皇后號”船体宽阔舒適,在太平洋的所有港口都难以找到如此之好的远洋客船。

排华法案是世界上最不公平的法案。所有的政治经济学家都承认,竞爭促使全世界的市场迸发活力,而竞爭既適用於商品也適用於劳动力。我们知道,《格利法》是由於受到爱尔兰裔移民欲独霸加州劳工市场的影响,因为清国人是他们很强的竞爭对手,所以他们想排除华人。如果我们清国也抵制你们的產品,拒绝购买美国商品,取消你们的產品销往清国的特许权,试问你们將作何感想呢?不要把我当成清国什么高官,而要当成一名国际主义者;不要把我当成达官贵人,而要当作清国或世界其他国家一名普通公民。请让我问问,你们把廉价的华人劳工逐出美国究竟能获得什么呢?廉价劳工意味著更便宜的商品,顾客以低廉价格就能买到高品质的商品。

你们不是很为你们作为美国人自豪吗?你们的国家代表著世界上最高的现代文明,你们因你们的民主和自由而自豪,但你们的排华法案对华人来说是自由的吗?这不是自由!因为你们禁止使用廉价劳工生產的產品,不让他们在农场干活。

你们专利局的统计数据表明,你们是世界上最有创造力的人,你们发明的东西比任何其他国家的总和都多。在这方面,你们走在了欧洲的前面。因为你们不限制你们在製造业方面的发展,搞农业的人不限于搞农业,他们还將农业、商业和工业结合了起来。你们不像英国,他们只是世界的作坊。你们致力於一切进步和发展的事业。在工艺技术和產品品质方面,你们也领先於欧洲国家。但不幸的是,你们还竞爭不过欧洲,因为你们的產品比他们的贵。这都是因为你们的劳动力太贵,以致生產的產品因价格太高而不能成功地与欧洲国家竞爭。劳动力太贵,是因为你们排除华工,这是你们的失误。如果让劳动力自由竞爭,你们就能够获得廉价的劳力。华人比爱尔兰人和美国其他劳动阶级都更勤俭,所以其他族裔的劳工仇视华人。

我相信美国报界能帮助华人一臂之力,取消排华法案。

美国记者:美国资本在清国投资有什么出路吗?

李鸿章:只有將货幣、劳动力和土地都有机地结合起来,才会產生財富。清国政府非常高兴地欢迎任何资本到我国投资。我的好朋友格兰特將军曾对我说,你们必须要求欧美资本进入清国以建立现代化的工业企业,帮助清国人民开发利用本国丰富的自然资源。但这些企业的管理权应掌握在清国政府手中。我们欢迎你们来华投资,资金和技工由你们提供。但是,对於铁路、电讯等事物,要由我们自己控制。我们必须保护国家主权,不允许任何人危及我们的神圣权力。我將牢记格兰特將军的遗训,所有资本,无论是美国的还是欧洲的,都可以自由来华投资。

美国记者:阁下,您赞成將美国的或欧洲的报纸介绍到贵国吗?

李鸿章:中国办有报纸,但遗憾的是中国的编辑们不愿將真相告诉读者,他们不像你们的报纸讲真话,只讲真话。中国的编辑们在讲真话的时候十分吝嗇,他们只讲部分的真实,而且他们的报纸也没有你们报纸这么大的发行量。由於不能诚实地说明真相,我们的报纸就失去了新闻本身的高贵价值,也就未能成为广泛传播文明的方式了。

(凤凰卫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