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XUPING:“并没有垮台”,有什么可得意的?

p100923103-1

一次次,西方的(或曰“敌对势力”的)预言家们关于“中国……垮台”的预言落空了:

环境污染,假货泛滥、有毒食品充斥市场。他们预言“垮台”,但是并没有;

贫富分化严重、群体事件频发。他们预言“垮台”,但是并没有;

官员腐败成风。他们预言“垮台”,但是并没有;

甚至,枪声响起。他们预言“垮台”,还是没有。

于是:

得意的声音发出来了:怎么样,……并没有垮台吧?

骄傲的声音发出来了:怎么样,……位子还挺稳的吧?

嘲笑的声音发出来了:让你们失望了吧?

……

且慢得意,且慢骄傲,且慢嘲笑:

我们这里的“并没有垮台”,又证明了什么?证明了腐败没有成风?贫富没有分化?环境没有污染?群体事件没有频发?没有得到证明。是的,腐败成风、贫富分化、环境污染、枪声响起,并没有导致垮台。但是,“并没有垮台”,却并不证明腐败没有成风、贫富没有分化、环境没有污染、群体事件没有频发。这一点,你们自己也不得不承认。这样的逆定理是不成立的。

那么,这又有什么值得得意、值得骄傲的呢?又能嘲笑谁呢?这“并没有垮台”,光荣在哪里?

譬如说,两个人到了晚年,在总结自己的一生。

一个说:“我一生没有骗过人、害过人、坑过人。”他应该是有资格得意和骄傲的。

另一个说:“我一生做过许多坏事,但是没有受到过惩处。” 他有资格得意和骄傲吗?

人家关于“垮台”的预言是落空了。可是,他们的这个失误是怎么会发生的,你们想过没有?

失误在于他们的经验主义。

在他们那里,不用说政府闯下了腐败成风、枪声响起之类大祸,就是小小的一次对自然灾害处置不力,都会导致垮台。

另外,在他们那里,官员、政客若有对公众哪怕有一次小小的出言不慎,若有哪怕一点点私生活不检点,都会导致下台。

而在我们这里,对揭露社会丑恶闻的记者和普通公民搞跨省追捕、通缉、任意拘禁和送精神病医院,在网络上设置“敏感词库”,省长大人趾高气扬地夺记者的录音笔,都能够毫发无损。那些渎职的官员即使被“免职”,过后不久却又能冒出来。

从这个角度来看,你们倒是有理由得意的:不用怕因为腐败、环境污染、贫富分化严重、夺记者的录音笔而下台,岂不应该很得意?可是,公民们却只能大大地失意了。

而在人家那里,小心翼翼地怕因为得罪公众或出丑闻而下台的官员、政客们很失意,而公民们却很得意。

于是,那里的预言家的预言落空了,他们失误了。这就好比:把针往自己的脸上扎,稍微用一点力就要出血;而往猪的厚脸皮上扎,它还不一定觉得疼呢。同样一桩事情,换个地方发生,结果却大不一样。这些预言家确实不谙我们这里的“国情和特色”。

可笑的是:生活在那里的巴黎宋、美国方之流华裔学者、专家,吹嘘自己对大陆的中国人作反民主宣传的行动很英勇,就象美国的乔姆斯基一样,是“揭穿皇帝新衣的小孩”。想不到我们这里的愚民时代已经基本过去了,这些海外华裔学者、专家却还想来愚弄我们一把。他们真有脸把自己打扮成面临着“敏感词库”、跨省追捕、通缉、任意拘禁和送精神病医院风险的英雄来骗我们哩!

另外,不要忘记:人家在预言“……垮台”的同时,还预言了社会的崩溃。

环境污染,假货泛滥、有毒食品充斥市场、贫富分化严重、官员腐败成风、群体事件频发……这样的社会该如何评价?

当然,你们还可以得意一段时间,还可以骄傲一段时间。因为目前这个社会并没有崩溃嘛。然而,“位子还挺稳的”,好象言之过早了吧?连公布食用油的超标情况这点小事也要与“维稳”联系起来,可见这“维稳”的敏感性、艰巨性和迫切性了。

事情就是这么“辩证”着:

越是容易使政府垮台的制度,就越使政府小心谨慎行事而不垮台,也就越不会引起社会的动荡。

而我们这里的“并没有垮台”,只能证明我们这里的“高压容器”的罐壁的坚固和厚实。请想一想:这对你们来讲,是好事吗?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