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可以不“坚持共产党的领导”吗?

p100923101-1

我国宪法明确规定了“人民是国家的主人”和“共产党的领导”这样两个基本的宪法原则。有人对此提出了一种质疑:“是党大,还是人民大?当党的利益与人民利益发生冲突时,应该服从谁?”对此,有关部门的解释是:“人民是国家的主人”和“共产党的领导”这两条并不矛盾,共产党是代表最广大的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的政党,是为人民服务的。所以党的利益就是人民的利益。党的领导就是为了保障全体人民的利益。但是,人们还是不怎么满意这种解释。“党”和“人民”毕竟是两个不同的主体。如果“党”正如上面的解释哪样是代表 “人民”的利益并为人民服务的。作为当事人的“人民”是不是应该定期给予这种服务一种评价与认可,并有着重新选择服务对象的权力,才比较合适呢?只是单方面的解释,是不是有点让人感到牵强与强加于人的感觉呢?正因为如此,“共产党的领导”这一点受到了政治反对派的最大的攻击。敌对势力也借此,兴风作浪,唯恐我国的天下不乱。在政治改革中,如何处理各解释好这一点,事实上已经关系到我国现行政权合法性与国家的统一与稳定等核心问题。

历史已经证明“共产党的领导”是关系到我国统一与发展的根本保证。它也是我国人民的历史选择。正因为如此,小平同志一再提出要“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并将其明确地写入宪法。然而,以这种强制性的宪法保障为依据来维护与坚持“共产党的领导”不仅理论上容易引起政治反对派的质疑,而且实践中也容易造成“党”犯官僚主义的错误,脱离“群众”进而在实际工作中背离党的为人民服务的宗旨。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一方面,一些党内人士会由此而产生这样一些错误认识,认为反正宪法已经明确规定了“共产党的领导”这一条,因此不管我们执政的好坏,政权都是我们的。因此对加强党的民主建设与政治改革缺乏认同感与紧迫感,从面成为党内民主建设与政治改革的阴力。

在广大人民的眼中,“党”并非是一个看不见、摸不着的抽象对象,而是一个实实在在有血有肉的客观主体。我们对党的认识是从我们身边的党员干部的具体表现、是从政府的具体表现来认识的。是不是为人民服务,并不是说在口头上写在党章上就可以的。主要是要党员干部以及党所领导的政府的具体行为和工作。也就是说党的一切都应该自觉地主动地接受人民群众的监督评价以及认可。这种才能保证共产党不脱离为人民服务的宗旨。而党接受人民群众监督的最好形式就是实现民主。历史上我们的党曾经有过良好的民主传统,批评与自我批评、密切联系群众、统一战线、陕甘宁边区政府实行过的“三三制”等等。这一切,使我们的党在民主革命时期赢得了广大人民群众的依赖,从而为夺取全国政权铺平了道路。但是在夺取全国政权之后,党同样也受到了官僚主义等社会腐败现象的侵害,一些党员干部贪图享乐、脱离群众,官僚主义严重。使党在人民群众心目中的形象受到了极大的伤害。这也就引起有人为什么会提出“是党大,还是人民大?当党的利益与人民利益发生冲突时,应该服从谁?”这种质疑的根本原因。

所以,要真正保证“共产党的领导”并不是简单地把它写入宪法就万事大吉了。关键是加强民主,自觉地把党置于广大民众的监督之下,恢复党的民主传统,关心民众的疾苦、倾听群众的呼声。这样才能重新赢得了广大人民群众的依赖,恢复党与群众的鱼水关系。如果党与群众之间有着这样一种鱼水关系,宪法中即便不写上“共产党的领导”。广大的民众也会自学地团结在共产党的周围和真心地接受共产党的领导。

可见,共产党要真正担负起执政党的重任,就应该主动地迎接民主的挑战。接受人民的选择。相信广大的民众是一定会选择真心为他们服务的共产党的。

那么,人民以怎样的民主形式挑选执政党呢?怎样才能选择到真心为他们服务的政党来成为执政党呢?立法机关制订与修改法律的程序过程值得借签。

立法机关对旧的法律不满意,可以提出新的法律修正案,新的法律修正案在立法机关的表决中超过半数就通过成为新的法律。新法产生生效,旧法就自然过期失效。其实,法律的这套更迭程序,同样也应该适用于执政党的更迭。

在现任执政党任期期满时,如果选民对其执政满意,可以让其继续执政。如果选民对现有的执政党的执政不满意,可以以书面提议的形式提出自己所满意的执政党的候选政党。这种提议在获得一定数量(具体的数量由相关法律规定)的选民签名附议后,就可以提交全民公决。这种提议可以是一个也可以是多个。如果有N项这样的提议的话,在全民公决中,每个选民就面会临着(N+1)种选择,既赞成其中的某项提议或弃权。弃权,实际上就是选择原执政党继续执政。如果某一提议在公决中超过半数就获得通过,新的执政党产生获得政权,原执政党下台失去执政权。如果没有一项提议获得通过,就意味着选民选择了维持现状,由原执政党继续执政。

我认为按上述程序进行政权更迭,至少有以下好处:

一是可以对执政党产生鞭策作用,迫使其为了保持其执政权,不断地进行党内改革,以适应选民的的要求。

二是等于提高了在野党成为执政党的门槛,防止了不成熟的政党成为执政党的可能性。因为要成为执政党一定要获得全国半数以上选民的支持。而不是相对多数的支持。而要做到这一点,并非容易。这就保证了现有执政党的执政相对稳定。同进,这对在野党的成长也会有很好地促进作用。使其认识到,要想成为执政党就必须团结更多的政治势力,更多地从全民与国家利益考虑问题,成为全民(而不仅仅是某一阶层)的代言人。

(佚名/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