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致马英九:请允许我们加入国民党

p100922204

按:这是去年,我写给马英九的一份贺电,祝贺他当选为国民党主席,并提出我的建议:请不要拒绝中国公民加入中国国民党。今天读到高不祖的“致蔡英文、马英九、胡锦涛的公开信:现实的中国统一之路”一文,很有同感,也有共鸣:感觉这不仅是君子所见略同,更是众多国人共识。

但对马英九的执政表现,我感觉与他其说是个政治家,不如说是个学者书生。看来寄望于他来挑起这个重担——两岸“三通”之后在“第四通”即通政方面要更上一层楼,真是有点勉为其难了。

台北

中国国民党第十八届全国代表大会

中国国民党主席马英九先生:

在您宣誓就任第十八届中国国民党主席之际,请接受我,一个中国社会民主主义者,最热烈的祝贺!

在过去一年里,在您的卓越领导和不懈努力下,原本笼罩在台湾海峡上空的浓云迷雾,已开始消散。中国国民党和中国共产党,基于民族大义,基于反对台独,终于又走到了一起。两岸三通,两岸经济文化论坛,台湾出席世卫大会,拟议两岸经济合作架构协议(ECFA),……,这些在前几年可望而不可及的事,却都在国民党重新执政的头一年里,一个接一个地实现或即将实现了。这种在“九二共识”、“一中各表”基础上实现的台海缓和,不仅立竿见影地给台湾同胞带去了看得见、摸得着的利益,也大大减轻了来势汹汹的世界金融危机对台湾造成的冲击;不仅消除了东亚一个潜在的火药桶,而且也向世界展示出我中华民族一旦消除内耗将可能焕发出的创造力。

然而,对于两岸业已出现的良性互动势头,国共两党都并不满足。毕竟,两党、两岸的隔绝与猜疑,已持续了足足大半个世纪,毕竟,“一中各表”仅仅属于起步阶段的共识,它归根结底还需要“一中共表”。于是,同在今年五月,马英九与胡锦涛,就分别代表国民党和共产党,表达了对两党、两岸关系的前瞻和期待。先是马英九借国共两党都同声纪念的“五四”九十周年,深情地展望道:“自由、民主、人权、法治,我相信未来仍然会成为两岸人民对话的共同语言”;继之则是胡锦涛假北京“吴胡会”,赠送给对岸唐诗名句:“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但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无论是胡锦涛,还是马英九,也都清楚地知道两党、两岸“破冰”之艰难,从而也才有二人异口同声地对两党、两岸交往要“先易后难”、“先经后政”的一再强调。

是的,先经济、再文化、再政治。其实这个顺序本身就表明了:正是“政治”,正是这个被中共多次承诺过的“在一个中国前提下什么都可谈”的“政治”议题,才是横亘在两党、两岸间的最大难题。这个难题,既考验着国共两党,也考验着每一个中国人、考验着整个中华民族的集体智慧。

翻开过去一个世纪的中国近现代史,中国国民党和中国共产党,都曾是誓为中华民族之崛起而献身的党,都曾是由中华优秀儿女组成的党。国共两党,既曾是阋于墙的冤家,也曾是浴血并肩的战友,但却从来都没有成为现代政党政治中的民主竞争伙伴与对手;其所争主义或主义之争,在中国这块广袤的大地上,亦从未受到过民主政治的洗礼和检验。1945年,抗战胜利后,两党领袖签署《双十协定》于重庆,相约建设民主中国,历史确曾初露过那么一道转瞬即逝的曙光。但何其不幸,两党都没能紧紧地抓住她,中华民族终于未能抓住她。

不错,1949年,共产党赢得了战场、赢得了中国大陆。但是,这个当年豪气干云地反对“一个主义、一个政党、一个领袖”的党,曾几何时,却也高唱起“一个主义、一个政党、一个领袖”的调调来了。既然如此,历史会问:中国共产党真赢了吗?

诚然,1949年,国民党输掉了那场战争,输掉了除台澎金马以外的整个中国。然而当年那个兵败如山倒败走台湾的国民党,在今天,却能从一个威权主义的党,脱胎换骨为第一个在中国直接靠人民批准而获得执政合法性的党。如此一来,历史也会问:中国国民党真输了吗?

从一定意义上说,国民党的民主转型,中国共产党是帮了大忙的。如果没有中共当年猛推它一把,将它推上绝路,推到了台湾,迫使它能痛定思痛,彻底反省,中国能有今天这个焕然一新的国民党吗?

而今天,这国共两党的位置却似乎来了一个大颠倒:眼下在中国大陆,不是别人,正是中国共产党,正是这个在内战中大获全胜并由此深陷权力腐败而无力自拔的党,到了最需要人给予及时帮助的时候了。

马英九先生,您在今年的六月,曾就“六四”二十周年纪念日发表感言。您说“政府与人民之间的流血冲突,史不绝书,中外皆然。”您还特别提到国民党在台统治的“白色恐怖时期,都制造了不少冤魂,……”。最后您说,国民党政府是怎样“拿出很大的决心和诚意,……抚平历史的伤痛,促进社会的和解。”并希望“这一段努力实践转型正义与人权法治的历史,对台湾、对中华民族,乃至对其他国家,都具有正面意义与参考价值。”

因此,完全可以这么说,您这整篇“感言”,简直就是代表着中国国民党,代表着这个由威权政党宁静而成功地转型为民主政党的百年老店,以一种凤凰涅槃过来人的身份,向着对岸的那个老冤家和老战友,语重心长地、推心置腹地在坦露着肺腑之言、倾诉着经验之谈。

由此可见,在今天的中国,唯有中国国民党是最有资格也最有能力来帮助中国共产党的。中国百年沧桑的风风雨雨业已在在显示,在今天中国的政治生活中,于我中华儿女的民族复兴大业,有两个党总比只有一个党要好,国共合作总比国共分裂要好。既然今天的国共两党,都承认只有一个中国,那么最重要的,就要看谁代表中国人民了:只有真正代表中国人民的党,才有资格谈论代表全中国。

因此,正是基于对中国大陆六十年来行一党制弊端的痛定思痛,正是基于一党制是怎样地将一个曾经是朝气勃勃、为人民服务的革命党活生生地吞没掉、毁灭掉之严酷现实,同时,也是从中国国民党有可能帮助中国共产党摆脱权力腐败困境之前瞻视角,从中国国民党浴火重生、焕发青春这个现实样板,今天,我特借此郑重地向您,并通过您向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会,提出如下建议:

请重新审视中国国民党拒绝或实际上拒绝中国大陆公民加入国民党的相关规定,请将中国国民党的入党之门向大陆公民敞开。

阿基米德说:给我一个支点,我就能撬动地球。今天中国人则可说,给咱一个在野党,咱就能改变中国!

所以:

为了帮助中国共产党能战胜腐败,请不要拒绝大陆公民加入中国国民党!

为了帮助中国共产党能重拾民心,请不要拒绝大陆公民加入中国国民党!

为了帮助中国共产党能获得有效的监督,请不要拒绝大陆公民加入中国国民党!

为了实现我中华民族伟大的民族复兴、为让中华民族傲首于世界民主政治之林,请不要拒绝大陆公民加入中国国民党!

马英九先生:国父孙中山先生提出的三民主义,就是中国版的社会民主主义。这个主义,在今天的中国大陆,仍然有着蓬勃旺盛的生命力。《中国国民党党章》第七条规定“凡信仰三民主义,愿遵行本党党章及党员守则者,得依规定申请入党,经本党核可后为本党党员,党员入党办法另定之。不具中华民国国籍者,认同三民主义,志愿与本党共同致力国家和平发展者,均视为本党之精神党员。”第十三条则规定“本党在大陆地区之组织,由中央委员会定之。”另,《中国国民党征求新党员办法》第十五条也规定:“大陆与海外征求新党员办法另订之。”因此,中国大陆公民申请加入中国国民党的资格和权利,即使在中国国民党现行党章和条例中,在原则上也并非是完全无法规可循的。因此,现在需要做的是:如何具体地向中国大陆公民敞开中国国民党的大门。希望通过这个大门,真正架起一座中华民族通往统一、民主、文明、复兴的桥梁。

或许,今天中国大陆公民要求加入在“一个中国”境内的这个合法政党——中国国民党,就恰好属于胡锦涛和马英九都提及的两岸交流要“先易后难”、“先经后政”中的那个“难”和“政”吧。既然国共两党都一致承认现在的台海两岸关系,是“一个中国”内部的特殊政治关系,既然“新胡六点”特别强调了“两岸关系发展需要两岸广大同胞特别是基层民众参与”,那么好,就请特事特办:正视困难,化解坚冰,拿出方案,以方便中国基层民众广泛地参与到包括政党政治交往在内的两岸交流中来吧!

“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我衷心地祝愿中国国民党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及其中央常务委员会,在马英九主席领导下,在台海两岸成功地实现了通邮、通商、通航的三通之后,将在第四通——通政——方面,更上一层楼!

高 寒

2009年10月17日于纽约

(高寒/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

评论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