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赵进斌:一个公民心里关于政改不同声音的焦虑

近期,在胡锦涛、温家宝两位党和国家领导人在深圳特区纪念改革开放三十周年时的讲话时关于政改说法,引起国内外的广泛关注、讨论,围绕这些讨论,我在中国选举与治理网上先是看了《南方日報》發表的社論,《深圳應對政治體制改革做引領式貢獻》;又看见呙中校网友的文章《中國政改之爭南方日報VS光明日報 》,还看了该网转载的《人民日报》几篇关于政改的评论员文章,看完这些文章,对目前国内的推进政改与阻挠政改有了充分的估计和认识,同时亦感焦虑。

在想写一下感受动笔时,令我感到诧异的是,今天在网上搜索呙中校网友的文章《中國政改之爭南方日報VS光明日報 》的文章,国内众多的网站基本都被屏蔽掉了,其中的原因我是心知肚明——这又是阻挠改革派的丑恶伎俩,写到这里,联想到近年来自己写点生存的感受发在自己的博客里,却不时被删除的遭遇,心中感到愤懑不已,我不得不运用文革时的语言:一小撮阶级敌人躲在阴暗的角落里,对政治体制改革,他们唯恐触动了他们家族及亲朋好友的既得利益和巨大优越好处,他们恨得要死,怕得要命,政改一有风吹草动,他们就吹阴风,放冷箭,跳了出来;他们无所不用其及,以冠冕堂皇的名义动辄进行大面积的过滤与屏蔽,把公民言论自由权扼杀掉。历史终将证明:你们这些卑鄙无耻伎俩,到行逆使的手段,与广大人民迫切希望改革的愿望背道而驰,最终都逃脱不了可耻的失败下场!被人民所抛弃!

看完这一系列双方旗帜鲜明的观点报道,除非是弱智之人,对近年来坚持政改者,阻挠政改者的博弈交锋可谓分辨清晰。当此中国进入政改关键时期,是坚持推进政改还权民还是维护专制统治,是建立健全让最广大人民受惠的宪政民主社会,还是鼓吹继续维护少数人的既得利益特色格局,谁是谁非立见分晓。同时,我也忧心忡忡,因为,近年来政治体制改革停滞倒退,政府公权力肆意强权通吃,既得利益集团奴役广大人民,千方百计榨取广大弱势群体的血汗,致使整个社会贫富差距严重,广大人民的各种切身利益权利不断遭到侵蚀、打压,人民“被”时代全面来临,精神受到极大压抑,整个社会充斥着浮躁急功近利朝不虑夕,人们看不到自己到前途和未来,更遑论理想主义;十几亿同胞们有钱的选择移民出国,留下的要么只能忍看朋辈成新鬼,愤懑无奈骂社会,要不就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更多的是浑浑噩噩、麻木不仁。由于言论不自由,公民社会培育遥遥无期,官民对立情绪弥漫,社会大面积的溃败危机四伏;整个社会腐化堕落潜规则盛行,拥有金钱和权力成为社会人人趋之若鹜的最高理想,人们信仰缺失、人生价值观被扭曲,道德沦丧、怨气怒气冲天,民怨沸腾,天灾人祸连年不断,千千万万的生命无故“被”丧失。更由于政治体制改革至今仍在萧规曹随,既没有路线图,也没有时间表,法制建设严重滞后倒退,垄断资本呼风唤雨、为所欲为,市场经济中坑拐瞒骗无法制止,你争我夺愈演愈烈。尽管我们已经号称世界第二,尽管握有世界第一的外汇储备,尽管人民的幸福指数愈日剧增,但广大人民心里自有一本生存艰难的历史账:这一切与我何干?更谈不上所谓的民族自豪感同,已经基本失去了对改革的热情和应有的耐心、信心。

令我等公民焦虑的是,现在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已经和1992邓小平巡讲话时的形势十分相似,但是,高层领导中又没有邓小平这样的具有权威性领导人来强力推动。从目前形势发展,阻挠政改派还占上风。在体制内,疾呼改革者总是显得势单力薄,处在被打压、被消解的地步,阻挠派总是显得胸有成竹、游刃有余,这有近十年来每一项重大政策出台后,总是造成少数人得益多数人受损的社会利益格局为证。社会贫富不均差距越来越大,封建社会的各种沉渣余孽泛起,穷二代、富二代、官二代、草根阶层越发泾渭分明。这从今年以来围绕房地产调控、国民收入政策迟迟不出台,人大代表身份、职能的修改、新闻舆论监督环境的不断恶化等诸多方面可看出,如果这些方面再一次不幸起伏、倒退,在广大人民心中久被压抑火山会不会喷发,实在不好说。我认为:少数阻挠政改派已经堕落变质成为广大人民的公敌,这绝非危言耸听,这从近年来层出不穷的一起起冤假错案,从肆无忌惮地公权迫害的大量家破人亡的暴力拆迁维权事件中,从杀警察、杀法官、无辜残害儿童案中,从此起彼伏的群体事件中可见一斑。仇富、仇官是平民百姓的普遍心态。这哪里是建设和谐社会,还是一句民谣说得精辟:如今什么都不缺,就缺陈胜、吴广了。

当此政治体制改革的关键时刻,谁来顺应时代民意,以天下苍生为己任,勇于担当,振聋发聩,广大人民、公民迫切希望天降大任于斯之人振臂高呼,迈过中华民族这道几千年从未迈过的坎?我等公民等吧等啊,等了三代三十年,胡温新政也快十年了,仍是看不到新政新在哪里,共产党人打天下时的承诺口号正是让广大人民享有民主法治、平等博爱,自由人权,执政党六十多年了为何至今不兑现?希望何在哉?

人生有几个十年,作为公民,我迫切希望现在高层领导中坚持改革派能借助体制外人民的力量,以“天变不足畏,祖宗不足法,人言不足恤”的大无畏胆识,先分阶段制定政治体制改革的路线图、时间表,试行开放报禁,让社会民间建立社团组织,在阻击、反击阻挠派每一项到行逆使时,以巨大的民意声援签名来作为坚强后盾,从而能跨过一个个激流险滩,把政改义无反顾地推向预定的彼岸。不如此,光靠在体制内韬光养晦、最终落得个有心无力、孤掌难鸣,痛失机遇、无力回天,最终结局,仍是走不出历史上以暴制暴的怪圈。

即使是中华民族几千年封建家天下的专制统治时代,在社会隐患重重时也从来不乏为革故鼎新大义凛然舍生取义的士大夫,大厦将倾之际更不乏力挽狂澜支撑危局的志士仁人,封建社会尚且如此,共和国时代怎能今不如昔?

想当年国共对决争夺主导地位,蒋介石选择了和四大家族在一起,共产党选择了和广大人民在一起,国民党败退台湾丧失政权是必然的。但国民党无愧于孙中山三民主义的培育,第二代蒋经国先生在有生之年痛定思痛,终于选择告别了专制独裁的羊肠小道,走上宪政民主社会的康庄大道,国民党才得以浴火重生,中华民族的史册上,历史将给蒋经国先生以应有的地位。以星星之火成燎原之势共产党人在执政的代际传承上已经先输一步,难道不应痛定思痛吗?不如此,国家统一要待何时?

作为最高层的执政者,每个人的历史既由人民书写,更由自己书写,是在台上为人民鞠躬尽瘁,退下来后让人民时时想念、思念、掂念,还是在台上为一已权欲犯众怒退下后让人民听见名字就心烦,巴不得眼不风为净;是如臧克家诗所言: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何去何从 ,每个人都走到了抉择的历史十字路口。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