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习近平批示 调查组重查中科院茅广军案

p100913104
中科院高能所青年科学家茅广军遗像。

7月17日明镜网刊载新华社资深记者潘荻采写的《一位有才华的青年科学家,不该死在科学发展的时代》的报道在国内外引起很大反响,获得习近平批示,使得拖了五年的茅广军自杀事件有望获得公正解决。

【外参编者按】9月14日,是中科院高能所青年科学家茅广军不惜坠楼维护尊严的五周年纪念日。7月17日明镜网刊载的新华社资深记者潘荻《一位有才华的青年科学家,不该死在科学发展的时代》的报道获得了一位政治局常委的批示。这条新闻在国内外引起很大反响,许多媒体转载了明镜网的消息和潘荻报道原文。这在中科院的科学家中反响更大,他们纷纷找老记者潘荻说明茅广军事件真相并且表达自己的看法。潘荻不顾高龄,以新华社第一代老记者的责任心把科学家们的意见记录下来,委托明镜网首发,以期望中央调查组能听到科学家们的正义声音,使得拖了五年的茅广军自杀事件能尽早获得公正的解决。

外参记者经过多方调查,获悉对茅广军自杀事件作出批示的政治局常委是习近平,根据他的批示,中央调查组已经进驻中国科学院。

中国科学家的正义之声

潘荻(新华社资深记者)

高能物理研究所党政领导应退思补过

今年九月十四日,是优秀的海归青年科学家茅广军为抗争科学家的人格和尊严,而不惜坠楼牺牲自己宝贵生命的五周年纪念日。五年前,满怀报国热情的茅广军,春秋鼎盛之年,在高能物理研究所工作了三年,正藏器待时、硕果在望之际,在毫无思想准备的情况下,被该所领导粗暴、无礼地赶出了高能所。刻苦钻研、老实少言的茅广军,恳求所领导让他做完有成功把握的研究课题后再离去,即便聘为副研究员也干。但该所所长却以恶言拒绝:“不但不聘你,还要开除你。”,公然昧己良心,用权势制造了“36岁科学家茅广军坠楼”的恶性事件。惨剧发生之后,该所领导不仅不自责,反而由该所“党政联合办公室”(以下简称党政办)出面在网上发表一篇《关于茅广军事件的说明》的文章(以下简称《说明》),大肆宣传“茅广军学术水平考核不合格、三年只在国外发表了一篇文章”等等贬责,以掩盖事实真像。高能物理研究所发生“海归科学家茅广军坠楼”非正常死亡的恶性事件,应是中国科学界的大事,中科院党政领导也只凭高能所“党政办”的这篇 《说明》 和“自杀”的理由,就一手遮天,不进行“是非、责任”的调查。五年来,茅广军的双亲在京城四处奔波,无处伸诉。直到今年六月,此恶性事件的真实情况才被送到中央,才开始进行调查。但调查组只局限于调查高能所干部和茅广军的父母,没有深入调查知情的科学家,他们只好向记者反映他们心中的正义之声和意见。

不懂装懂落井下石粉饰太平装腔作势

高能物理所“党政办”在《说明》中,装腔作势地说:“茅广军的去世,我们十分痛心。人已不在了,我们本来不愿再做过多的评论,既然一些同志对高能所乃至中国科学院提出质疑,我们还是要做些说明,这是对死者也是对社会公众负责”。这是继续落井下石、掩盖真相。

其一、高能所“党政办”的《说明》中有“2004年终考核,11位委员认为茅广军不合格;”“三年只在国外发表了一篇文章”等。老科学家中早就有人写出了批评文章,毫不客气地指出:“党政办”认为“研究人员的成果主要体现在国际一流学术刊物上发表文章的数量及其影响(引用率)上,非国际一流刊物上的文章一般不作为主要考虑”,这是不懂装懂。因为科学界评价一个理论研究人员的成果,主要是文章的质量,而不是首先看文章发表在什么刊物上。科学史中有不少重要文章是首先发表在本国杂志上、而不是国际一流学术刊物的例子。

其二、“党政办”的《说明》还意味着:中国的研究人员在中国科学杂志上发表的论文不算数。这是非常错误的审核标准。科学家们质问:我国所有科学杂志如《高能物理与核物理》,《理论物理通讯》,《中国物理快报》,《中国科学》等杂志,都发表过很多好的学术论文,难道都要被高能所的“党政办”一笔购销了吗?

其三、“党政办”在《说明》中甚至大言不惭地说“我们认为考核委员会对茅广军的‘不合格评价’是有说服力的,其结论经得起国内外同行的检验”。老科学家们说:“高能所考核委员会只有确定该所自己考核标准的权力,却并无权确定科学院内各所的考核标准;更无权确定国内外的考核标准。一个高能所的“党政办”竟然认为自己有权力把自己的看法强加给国内外的科学界,如此口出狂言,令人啼笑皆非。”科学家们明确表态:“我们并不同意高能所考核委员会所作茅广军考核’不合格’的结论。而且,据我们所知,真正和茅广军讨论过工作的人,很多都认为小茅是一个很好、很有才华和发展前途的青年研究人员。”高能所人事教育处2005年7月7日为茅广军出的加盖公章的“现实表现”是:“茅广军在高能所三年多来科研工作中刻苦努力。在中子星的物理性质等方面的研究工作中做出了一些有意义的成果。在培养研究生方面认真负责,已有一名学生获理学硕士学位,并成功考取北京交通大学博士研究生。茅广军同志热心参加公益事业,扶贫、救灾活动中,都积极捐款,数额在理论室名列前茅。他积极要求进步,年底还写了入党申请。”也能推翻《说明》的结论。

高能所党政办的《说明》是否恰好从反面能够印证茅广军自杀的真实原因呢?

茅广军大学各阶段都非常优秀

茅广军在国内读大学本科、研究生时的几位导师,一致称赞他是非常优秀的学生:“他是南开大学出类拔萃的学生,他在南开大学物理系打下了坚实的物理功底;在中国原子能科学研究院读博士学位时,就能够很快进入科研角色,在相对论量子微观输运方面,发表了好几篇有影响的文章,其中有的至今还在被国内外同行引用,他是中国原子能科学研究院的优秀博士毕业生。也是中国科学院理论物理所最优秀的博士后之一。之后,他又先后在德国法兰克福大学、日本东海原子力研究所工作,这一段是他的黄金时期,在相对论量子微观输运理论领域做了许多重要工作。他把我们所共同发展起来的理论大大地推进一步,把他在这一理论框架内所能做到的都做得十分完美与彻底,这些工作获得很高评价和广泛引用。其中一文被他人引用400多次。茅广军和我们一起先后获得了1997年核工业部科技进步二等奖和1999年吴有训物理学奖。应该说,如果没有茅广军的贡献,是不可能得到这些奖的。在德国法兰克大学时,他在学术上非常活跃,受到德国核物理界的领军人之一、世界著名核物理学家格瑞纳(W. Greiner)教授的高度赞赏,并亲自对我们说过:“欢迎你们多送像茅广军这样的人来我们这里”。

茅广军在高能所的重要贡 献

2001年,茅广军被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引进,并被聘为研究员。国内几位十分看好茅广军的老导师,很有信心地关注着他们学生的研究动向和成果,广军没有使老师失望。

茅广军在高能所努力把自己的研究拓宽到了超核和真空反粒子能谱以及高能核天体物理(中子星、脉冲星的物理性质)领域,在这些新的领域,已取得了不少研究成果。他在高能所工作期间发表的学术论文被SCI数据库中收录8篇(包括他指导的研究生发表的论文),其 总 引用55次,他引49次。他引中大部分是国际引用。 尤其难能可贵的是,他2003年发表在国内天文与天体物理杂志上,被高能所认为不算数的一篇英文版论文,至今已被国外学者引用了12次。2004年,他应美国Nova Science出版社主动约稿,还完成了一部个人专著《相对论微观量子输运方程》。被评价为“该书标志国际核物理学界对广军从事研究的领域和他的贡献进一步的肯定,这本书不是发表过的论文汇编,而是经过进一步系统总结增加新的科研血液,是质的提高。”“他给读者勾勒出了重离子输运研究领域的完整而系统的鸟瞰图。”更重要的是,该专著中包含了茅广军在国际上首先推导出大量而复杂的碰撞截面公式。这些碰撞截面公式决定了相对论微观量子输运方程中的碰撞项,是相对论微观量子输运理论的关键。这些都说明:茅广军作为研究员在高能物理研究所短短三年的工作,是富有成效而且非常优秀的。但高能物理研究所在2004年,却对茅广军提前进行考评,茅广军从2003年开始的对“中子星,奇异星,脉冲星”研究的第一阶段课题合同要到2005年12月才到期,因而他的部分文章要在2005年才发表。考评结果称“不合格”。当时,考评委员会强调:“茅广军研究员发表论文数量少”,而且还指责“他的大部分论文发表在非国际主流物理刊物上”。 其实,茅广军发表在非国际主流物理刊物上的文章,同样引起了许多国际同行的关注。他已在他所选的新的研究方向上做出了有国际影响的工作,他已经是国际核物理学界引人注目的有影响的科学家了。一位老科学家认为:“当时高能物理研究所领导急于提前考评茅广军的工作,是说明该所领导和评委根本就不重视茅广军博士在高能所所做工作的重要性,因此考评的公平和公正性也就无法得到保证,其结果必然是极端的不公正,是完全的错误!”然而,为什么该所某些领导要急于这样做,并且急需一个“不合格”的结论呢?这是我们每位有良知的人应该思考的问题!

依依不舍、含泪检索求真求实慰双亲

茅广军的老导师们依依不舍自己心爱的学生,白发父母在正义之士的支持下,去到“国家图书馆科技查新中心”,请求检索茅广军1992年至2006年发表的学术论文和被引用的情况。检索结果是:“收录出版学术论文共29篇(被SCI引用717次,其中SCI他人引用649次”。这样高的引用,在国内核物理学界是不多见的,在国际核物理学界也是非常难得。据茅广军的一位老导师说:“茅在德国做博士后时,与S. A.Bass等合作的一篇论文(量子分子动力学),已被他人引用449次。这篇论文中用到了茅广军所发展的理论,为量子分子动力学的计算提供了截面。所以说,茅广军对这篇重要文章做出了具有实质性的贡献”。茅广军的科研贡献可略慰其双亲。遗憾的是,有才华又善良的茅广军可惜没有遇到佰乐,不幸掉在一些无见识、不爱人才、不用人才、不尊敬人才的权威人物中,被他们弃如敝屣。中国的科学家尊严何在?小茅终于以“大丈夫宁可玉碎,不能瓦全”的正气,牺牲自己的生命来提醒政府官员:要尊重科学家的尊严,不要把科学家视为自己的部下而任意训斥、摆弄;更不要忘记30年前“以阶级斗争为纲”、“国民分等级”的时代中,知识分子所遭遇的悲惨人生,不能再演

世界著名物理学家、德国格瑞纳教授得知茅广军不幸去世的噩耗,亲自给茅广军父母写信表示哀悼,信中说:“你们的儿子广军不幸去世死的消息,好像一块巨大的乌云笼罩在我头上,我时时想念着他,我忘不了他是多么令人钦佩。他是一位杰出的物理学家,全身心奉献致力于解决基础问题,同他一起工作我得到极大的快乐。作为一名亚历山大洪堡基金学者,他是最优秀之一。我告诉他关于真空结构的强场方面的问题,我至今还记得他在这个问题上的热情,并从不松懈地研究它。我深信茅广军博士将永远和我们在一起。我深深地表达我对你们的同情,并恳请你们让这件事慢慢地过去,你们的儿子将经常和我们在一起。在适当时候,我们将组织一个会议来纪念他,通过这种方式我们将珍藏他的记忆“。

科学家说 :恢复死者名誉是负责任的标志

国际科学家都如此哀悼、留恋茅君,而中国科学院党政领导至今对茅广军没有表态。但是,凡是与茅广军合作过或接识过的科学家,无不称赞他是一个老老实实做学问的人。他勇于创新、不急功近利,为人正派、德才兼备、热爱祖国、热爱科学、研究成果显著。回国后,不幸在高能所受到排挤迫害而走上不归之路。这不是一人一家之不幸,也是社会之不幸、国家之不幸。正义的科学家和正义的社会人士都诚恳期待中央常委批示调查“茅广军非正常死亡案”的公正结果:应是“查清是非、责任,恢复杰出科学家的名誉”。科学家说:中央领导同志曾通过媒体向人民承诺:“我们的政府是负责任的政府”。在中国的历史上也有公道:精忠报国的岳飞被秦桧害死,历史铸造一个跪着的铁秦桧放在岳飞寺前,让他世世代代受到人民的唾弃。今天,国际公认的中国杰出的物理学家茅广军被迫害而死,他的人格正气、他对科研工作的重大贡献,应当名标千古、万世流芳。

(外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