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徐友渔:对温家宝政改讲话不能给予太大期望

f090317521
资料图片:徐友渔先生。(摄影:黄频/中欧社)

中国总理温家宝8月20日在深圳发表的有关政治改革的演讲随即激发了海内外舆论的广泛关注;一周后,温家宝又进一步介绍了他的改革设想,指出没有程序的民主,就是没有实质的民主。温家宝警告说,在和平建设时期,执政党的最大危险就是腐败,而滋生腐败的根本原因是权力得不到有效的监督和制约。温家宝的上述讲话,引发了中国国内网友学者的激烈讨论,北京学者崔卫平8月23日在北京密云水库举办了北京各界两岸三地温家宝深圳谈话研讨会。我们有幸采访到参加研讨会的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所研究员徐友渔先生,请他向我们介绍一下研讨会的经过以及他个人对温家宝讲话的看法。

徐友渔:温家宝的讲话我认为不能将他定性为是政改讲话,因为,照我的判断,这并不代表中共中央的一个正式的决定和决议,这只是他在纪念深圳特区成立三十周年的一个讲话,当然,以他作为总理的地位,他不会随便讲话,不可能说一些中央最高层不同意的话,因此,他的讲话还是非常值得重视的。

我个人当然认为温家宝的讲话十分有价值,十分准确,我认为中国确实应该按照他说去做,尤其是他后来有关媒体对中国重大事件的监督等内容的讲话,这些都显示了温家宝总理的思想所在。温家宝的讲话说明中国最高层对中国究竟面对着什么样的问题以及如何解决问题的正确方式以及正确方向都是十分清楚的,并不是没有意识到,关键是如何去落实这些正确的认知。我对温家宝总理讲话的内容能否得到真正的落实深表怀疑,不敢怀有丝毫的乐观。

法广:北京研讨会上崔卫平教授就认为温家宝的讲话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同零八宪章的思路是一致的,您对此有何看法?

我觉得很明显他们在精神上是一致的。作为零八宪章的首批签署者之一,对我来说,零八宪章无非是对中国的宪法以及中国所签署的国际公约的一种肯定,我觉得温家宝的讲话从根本上来说也是对中国的宪法以及中国所认同的人类普遍认同的文明的一种肯定,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这两者是完全一致的。当然,表述人的身份不一样,但是,我认为这并不重要,关键是对人类共同文明价值的承认。

您认为温家宝今天提出的政治改革的内容同八九之前赵紫阳时代提出的政治改革的内容相比较是有所进步的还是大致相同?

徐友渔:我觉得基本的精神是一样的, 但是,毕竟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年,现在无论是作为中国最高领导者之一的温家宝还是中国的普通老百姓对政治改革的必要性极其具体内容的认识都比八十年代要深入得多。虽然,改革的方向以及基本精神同八十年代是一致的。

法广:最近中国自由评论员袁剑在网上发表了一篇题为中国将面对怎样的未来的文章,引发了极大的反响,袁剑在文章中提到外界在关注中国的政治改革时,往往仅仅着眼于上层,但问题是没有底层的民主生活,上层的民主就不可能持久,而有了坚实的底层民主之后,上层的民主迟早是水到渠成的事,不知您是否认同他的观点?

徐友渔:我当然非常同意这一看法,尤其是在自上而下的改革没有任何迹象的时候,这一点就更重要。而且从根本的、长远的角度来看,当然还是整个社会状况的改革是最重要的。我记得那天在密云水库的研讨会上,大家对这一点的共识是十分清楚明确的。崔卫平教授在讲话中就强调她历来的观点,她认为中国人的希望不不在于中国高层的人士变动,而在于建立一个公民社会。所以,着眼向下的这一倾向越来越在中国知识界获得共识。

法广:最近我们看到中国国内尤其是中共党内针对温家宝传出两种不同的声音,一种是以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综合局局长张勤德为代表的“批温”的声音,认为温家宝是赵紫阳气焰的延续,而另一种是以中共党校教授杜光为代表的“挺温”派,认为温家宝独具慧眼看到了中国改革开放面临着停滞甚至是倒退的危险,不知您如何理解中共党内两派之间的争论?

徐友渔:对于党内有关温家宝讲话的激烈争论我并不太了解,但是温家宝的主张引发党内争议这是很自然的。因为温家宝总理的讲话毕竟代表的是一种进步的声音,也的确获得了知识分子和民众的支持。但是,另外一些人,比较因循守旧的人不希望中国发生任何变革,他们担心温家宝的改革既然是变化就有可能对现状带来一些不稳定的因素,对既得利益构成威胁。所以有人反对温家宝也是很自然。但是, 另外一些人认为看清楚了中国的未来发展方向,支持温家宝也是很自然的。向我们这样的人,不但在社会上有,在党内在政府高层也是有的。

那么这两派之间的争论最终会导致一个什么样的结局呢?

好像还是很容易预测的。因为这也不是温家宝总理第一次说类似的话,温家宝总理这么多年来说了许多深得民心的话,让大家觉得对中国的未来发展十分正确的话。但是,他的讲话在体制内部总是遭到扼杀。这次也免不了遭到同样的命运,所以不可能给予太大的期望。

如果中国知识界以及中国舆论都力挺温家宝的话,有没有可能使政权高层低头呢?

中国目前的社会制度以及政权的性质使知识分子与民意的作用力基本上接近于零,现在的许多事实证明完全打压民意的行为或者逆民意而为的事件多若牛毛,所以,要使民意起作用还需要长期的努力和积累。

(杨眉/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评论

  • 民心 说:

    当批判的武器不能发挥作用时,就用武器的批判!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