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陈永苗:深圳是寄生虫 中国政治体制改革已死

13323211
深圳特区30年,改革已死?

30年前的8月26日,深圳成为经济特区。30年后的今天,在中国官方媒体的眼中,深圳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先行者,取得了辉煌的成绩,而同时,一些中国的知识分子亦提出了“改革已死”的观点。

曾经发表《深圳,你被谁抛弃?》一文的中国知识分子呙中校,于8月22日发表题为《深圳,改革已死,但变革的力量犹存!》的文章,指出,当今深圳经济体制改革不能深入,政治体制改革避之不及,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徘徊不前,社会管理体制改革避重就轻,人们难以看到自上而下的改革希望,而自下而上的力量仍在打压中顽强地生长。

深圳特区是否应该扩大?

无论改革是否”已死”,深圳特区成立30周年的焰火晚会已经胎死腹中。本应在纪念日当天举行的这场晚会被临时取消,中文网络媒体传言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本来计划出席此次焰火晚会,而最终未能成行。深圳市城管局于8月26日当天宣布会另行通知焰火晚会举办的具体时间,并将会提前两天在媒体予以公告。截至9月3日晚间,互联网上仍没有焰火晚会何时将举行的消息。

毗邻深圳,同是中国经济特区的珠海市在30年生日之际收到了中国政府的一份”大礼”。经中国国务院批准,珠海经济特区的占地范围从10月1日起扩大到全市,面积扩大至接近8千平方公里。

中国执政党内新政改革的代表人物之一,曾任山西省政协副主席的吕日周认为深圳的占地范围也应该相应扩大,”深圳改革30年来,我去的时候很多,我也感到深圳改革再进一步的发展,应该扩大范围。它的范围应该再向广州这些地方扩张。因为深圳改革开放30年来以来,土地明显感到不足。”

而研究宪政问题的中国学者陈永苗则认为,中央政府将地方行政区域有选择性扩大的做法,并不会促使当地进一步加快改革的速度,而是中国土地财政的又一显现,”这个就是土地财政的一个困境,所谓的大礼就是送给珠海一片比较大的土地,然后它就拆迁、卖地。深圳也是这个问题,深圳的很多地方官员对汪洋就提出要求把深圳附近的土地并到深圳中去。现在对于他们来说就是需要土地来卖,实际上是土地财政的一个运转。所以这个东西跟改革有什么关系呢?这个大礼是送给整个中国人,还是送给深圳本土官员以及地方财政的利益?这跟改革没有什么关系。”

改革开放排头兵,深圳30年后角色变化

关于深圳是否成功扮演了中国政治经济体制改革排头兵的角色,陈永苗认为,按照当时改革的设想,像邓小平这样绝大多数的人都希望深圳能从经济体制改革转轨到政治体制改革的进程中。而最近中国内外关于深圳30年的报道都向这个特区提出了一个尖锐问题。

” 就是你到底政治体制改革能不能改。经济体制改革在深圳的象征地位已经做的可以了。现在大家讨论的都不是经济体制改革获得了多大成就了,而是在政治改革上有一个巨大的问号。你能不能作为一个政治特区的(身份)来出现。我觉得这个地方有一个问题就是说,实际上深圳的经济体制改革是一个全国人民资源积累起来的,它实际上是中国市场经济中的一个形象工程。它利用别人都不能占有的政策优势,来塑造这样一个典型。”

政治体制改革的突破点

陈永苗指出,深圳作为一个特区,没有发挥一个先行者带动后来者,辐射到全国的功能。而所谓的深圳发展就像计划双轨制一样,靠的是专制体制内的福利落差,”它是吃专制的福利,利用体制内的落差,来做大的。说得难听一点深圳就是介于官场经济和市场经济间的一个寄生虫,一个硕大的寄生虫。实际上对深圳也好,对整个中国也好,在政治体制改革上已经丧失了任何空间,改革已死嘛。”

不仅仅是深圳,全中国范围内政治体制改革速度的缓慢造成了民众日益滋生的不满情绪,曾在中共党内担任要职的吕日周认为,这种不满的情绪正是中国近一步推行改革的突破口,”问题存在的越多,改革突破的时间就到了,就拿文化大革命的这个过程来说,如果没有那么多的老干部受害,四人帮能打倒吗?我现在也认为,在改革过程当中,受到了不公正待遇的人,不需要埋怨,你是对民族做出了贡献。就因为一些好的同志受到不公正的待遇,就暴露了旧的体制的问题。问题暴露的越多,改革的力量就会越大。”

(任琛/德国之声)

评论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