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追求不人道经济的政府就是缺少人道的政府

p100828111
时评作者傅一河。

临汾的蜕变令人哀叹:片面发展经济,让人民付出健康与死亡的代价,绝对是一种不人道的经济;追求不人道的经济的政府,就是一个缺少人道的政府。改变“临汾”悲剧命运的,既要靠当地治理污染,更要靠全国综合调节;既要靠一届届好官,更要靠一个好的制度建设。

“临汾”与我们有多远?

人说山西好风光,地肥水美五谷香。黄土高原花果城,为何成了“世界9大污染最严重地区,山西临汾位列第一”。

综合相关资料:当地居民把刚洗完的白色衣服挂到室外,等干透时,衣服已经变黑;在当地生活一天吸入的有毒气体,相当于抽了3包烟;太阳就在头上,却看不到太阳;水是棕黑色的,发出恶臭的气味,上面堆着大量的白色泡沫;土豆变形,小麦绝收;在大街上步行1个小时,脸上沾满黑灰,吐口痰都是黑的。每天擦鞋,总不见干净;每天都会有居民在煤尘中窒息死亡;新生儿出生缺陷率举世之冠。大量居民开始带着毕生积蓄外迁……

这副图画:未必是《2012》前的预演……

当地环保局说:中国113个国家环保重点城市排名,临汾从2005年的倒数第一跃居到2009年的正数第29位,前移84位,已彻底摘掉全国污染最严重的“黑帽”。这就是说,在中国有84个城市的污染比山西临汾严重?

网友说:谁让临汾变成这样?尤其是山西以外的人应该思考,如若不是山西的煤,你们那儿的污染会怎么样?

山西省长不好当,说难听点,“短命”!因为污染,因为矿难,因为腐败等等。单是省长大人,前有因山西溃坝事故引咎辞职的省长孟学农,后有接替省长而为屯兰矿事故洒泪的省长王君。二任省长一个下场,原因何在?我见过一个报道,山西一个县的煤炭局长,在北京、海南就有13套房产。这些贪官们,早就做好了准备,在山青水秀的地方、甚至在西海岸边,颐养天年。

现在临汾的人想出来,山西的人想出来,出不来的山西人怎么办?出不去的中国人又怎么办?这几十年来,被毁灭的好东西太多了,先是思想,美德;再是家园,文化,如今连干净的水、清新的空气、明媚的阳光也快要被毁灭了。不能生活在“临汾”。

北京好,全国人民的钱养得好。地方支持中央,北京拿什么回报地方?拿出了奥运会,拿出了阅兵式,这不是根本。全国人民最想看到的是一个公正、廉洁、高效的中央人民政府,带领全国人民根治腐败,使人民真正安居乐业,那才是全国人民的福气。譬如官员财产申报制度,请从胡锦涛、温家宝“九常委”带头做起。这就是北京最好的最大的带头作用。这是全国人民发自内心、尽一切力量支持北京的源泉与动力。

重庆是个好地方,没有地震,没有洪灾,守着两条大江,有可能喝污水。为什么?“高峡出平湖”,水流不出去了。这几年,重庆出新闻,重庆新闻值得看。重庆来了个薄熙来,只几年功夫,重庆风水生起,气象万新,被美国媒体称为“中国的明日乐园,中国的芝加哥,代表了世界的未来”。对此,有论者说薄熙来,走的是以“民生换民主、民生替民主”的路径,以“贤人、好人”治理代替法治治理,他并没有建立起一个好的制度……怎么说呢?薄熙来提出的“宜居重庆、畅通重庆、森林重庆、平安重庆、健康重庆”,算不算是制度建设呢?重庆一年种了12年的树,如果没有薄熙来,这几年重庆的天不会那么蓝,云不会那么白,治安不会那么好,发展不会那么快。对比山西,薄熙来真的不错。

百姓需要什么?一个好官,安全之地,干净的水,清新的空气……城市需要什么呢?一群好官,当然更需要一个好制度。好制度也是好官建立起来的。多少年了,中国连一个奶粉都管不好,食品安全问题解决不了。百姓头上“新三座大山”,人民生活得既不健康,也不幸福,根源在哪里?改革集团变成了利益集团,利益集团利用各种改革收刮百姓钱财。百姓不要此等“改革”,宁可要一个看得见、摸得着的好官。

在同样一个制度下,有的官干得好,有的官干得不好;有的官运气好一些,有的官运气差一些;这些差别,显示出一个官员的良知与魄力……

可怜临汾,将继续为国家贡献煤、铁和焦炭等。中国还有许多地方正在成为新一轮的“临汾”。鲁迅在《拿来主义》说,地下的煤总有尽,挖光了吃什么?不给子孙留下一点么?中国历史有一说:十年看深圳,百年看上海,千年看北京,三千年看陕西,五千年看山西。临汾的蜕变令人哀叹:片面发展经济,让人民付出健康与死亡的代价,绝对是一种不人道的经济;追求不人道的经济的政府,就是一个缺少人道的政府。改变“临汾”悲剧命运的,既要靠当地治理污染,更要靠全国综合调节;既要靠一届届好官,更要靠一个好的制度建设。

(傅一河/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