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笑蜀:理直气壮地捍卫抗战胜利的尊严

p100906104

八年抗战涌现了多少气壮山河的英雄人物,产生了多少可歌可泣的英雄故事,但当下知道那些英雄人物和英雄故事的中国人能有几人?中国人并不清楚自己国家的抗战历史。

我们的电视屏幕正充斥着宫廷剧:帝王将相纷至沓来,明枪暗箭大行其道,抗战大历史却几乎了无痕迹。

专制文化的千年沉渣泛滥,抗战的无上荣光却被掩没,这岂止是我们的剧作家、我们的艺术家的失职,这其实是我们整个民族的失职!

在民族遭遇最危险的时候,不问生死,挺身而出,为国家尽忠,为人民尽孝,抗战前辈的这种凛然大义,无疑是纸醉金迷之当下中国最紧缺的。

抗战是近代以来中国人的精神、中国的文化一次难得的井喷。切断民族精神的这个最好的活水源头,还能给我们留下什么?我们到哪里去找寻我们民族的荣耀、我们民族的自信和自尊?

为了先人,更是为了我们自己、为了千秋万代;为了历史,更是为了当下、为了未来,让抗战回归光荣吧,让胜利恢复尊严吧,这是我们每一个炎黄子孙的责任。担起这份责任已是刻不容缓!

在抗战中向日寇开火的每一个中国军人,无论其隶属何党何派,都是中国军人,都是我们的先人,都是我们的恩人,都是我们的精神导师,都必须受到我们的香火侍奉!

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六十周年之际,俄罗斯举行了规模宏大的庆典。全球瞩目,中美两国首脑亦均前往致礼,等于再度首肯了俄罗斯的国家荣耀,以及俄罗斯在国际社会的重要地位。数千万俄罗斯健儿以其英勇牺牲所创造的历史遗产,被当下的俄罗斯政府和俄罗斯人民发挥到极致。

相比之下,不禁汗颜。

中国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中所付出的牺牲,所创造的业绩,绝不亚于俄罗斯。早在俄罗斯被迫参战之前,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就已经以巨大的勇气和巨大的毅力,独立支撑抗日战争达四年之久。这四年是伟大的四年,也是悲壮的四年。早就看透了日寇灭我之心的中国政府,早就准确预见了中日必有一战的中国政府,一方面忍辱负重,尽可能推迟战争的爆发,从而给中国的政治整合、给中国经济和军事的发展以更多时间,以尽可能缩小中日两国综合国力的落差,给中国的抗日战争创造最大限度的有利条件;一方面“以勾践卧薪尝胆的精神激励自己”,在现有国力的基础上,紧张地准备着全面抗战,以随时应付不测。此番苦心不是全无结果,中日全面战争没有在最有利于日寇的时机爆发,从而避免了最为惨酷的局面,仅此一点已经功莫大焉。但因为日寇的死缠烂打,还因为国内激进民意的压力,中日全面战争也没能如愿在最有利于中国的时机爆发,中国经济和军事发展的黄金时代才刚刚开启,中国的政治整合才进入冲刺阶段,中日全面战争便不可抗拒地猝然来临,中国的现代化进程至此不能不戛然而止。仿佛一锅水才烧到七八十度,就突然冷却。这种背景下的中日战争,必然是典型的不对称战争;这种背景下独立支撑的抗战,虽不至玉碎,空前的艰难和空前的惨烈却不难想见。以小农国家对付早跨入世界七强之列的工业化国家;以中世纪的护院家丁般的散兵游勇,对付几百万早就武装到牙齿的现代军队;其代价之高昂,哪是常理所能测度的!正因为如此,日寇才会在战争初期口出狂言,要在三月之内灭亡中国。但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没有被来势汹汹的外敌所吓倒,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殊死抵抗!没有足够的战斗机轰炸机,没有足够的军舰,没有足够的坦克车,没有足够的后勤保障,我们差不多事事不如意,我们只有血肉,我们只能用血肉筑成新的长城。冒着敌人的炮火,我们排山倒海,我们前仆后继,一战华北,二战凇沪,三战徐州,四战武汉……。用刀砍,用手抓,用牙齿咬,与敌人逐次搏杀;用如山的尸骨和如海的血泊,迟滞敌人的进攻;骄狂不可一世、视我堂堂中华如无人之境的日寇,根本无法如预想的那样横扫千军如卷席,反而在交战的仅仅一年多时间,就付出了损失兵力数十万的高昂代价。尤其重要的是,中国军队的有生力量保存了下来,中国的政治中心、工业中心、文化中心成功地西迁,奠定了持久抗战的巩固的基础。日寇速战速决的美梦,至此完全破灭。

不仅如此,正如学界已经指出的,武汉失守后,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继续顽强战斗,而有了南昌会战、随枣会战、桂南会战、枣宜会战、豫南会战、上高会战等九次大规模战役,占整个抗战期间二十二次会战的百分之四十一,有些还是攻势作战并取得积极战果。自鸦片战争以来,中国给世界留下的一直是积弱积贫的夕阳西下的老大帝国的印象。但抗战头四年的惨烈抵抗,抗战头四年的巨大牺牲,抗战头四年所展现的中华民族不屈的意志和决心,改写了中国的形象,赢得了文明世界普遍的尊重和信任。中国至此走出孤立境地,融入世界民主力量之中,中国抗战终于具备了最好的国际环境。作为战时陪都的重庆由此跻身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四大名都之列,而与华盛顿、伦敦、莫斯科齐名,成为反法西斯战争东方战场的政治中枢、军事指挥中枢和外交中枢。正因为如此,日寇才对陪都重庆衔恨极深,以其在华的最大空军力量,对陪都重庆进行了长达五年半的、惨无人道的狂轰滥炸;一方面意在报复,另一方面也图谋以此摧毁中华民族的抵抗意志。但陪都屹立不倒,狂轰滥炸的废墟上非但没有飘起白旗,反倒高耸着象征中华民族不畏强暴的精神堡垒,气贯长虹,垂范千古。

抗战后期的情况复杂得多;但无论如何复杂,抗战后期中华民族持久抗战的意志和决心无半点动摇,则是无可争辩的。否则将无从理解抗战后期艰苦卓绝的远征滇缅、常德会战、湘西会战,无从理解抗战后期数十位中国将军的壮烈牺牲,无从理解即便在抗战最艰苦的1944年,仍有那么多日军将领死于中国战场,如中将下川义忠,中将横山武彦,中将木村千代太,等等。事实在在证明,即便在抗战后期,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同样努力。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是一个有机的整体,东西方战场相辅相成。中国坚持持久抗战不动摇,使日寇深陷“中国泥沼”无从自拔,这是对盟国的最大回报,是对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最大贡献。这种回报和这种贡献,最大限度地提升了中国的国际地位,不平等条约废除了,租界收回了,东北、台湾澎湖列岛收回了,联合国创始国的地位奠定了。鸦片战争以来的百年屈辱终于洗刷;中华民族终于重新崛起于世界民族之林。当中国国家元首与罗斯福、邱吉尔、斯大林等大国领袖在开罗会议中平起平坐、谈笑风生时,每一个在场的中国人想来都应该自豪不已、百感交集吧,因为,这不单是中国国家元首个人的荣耀,更是中华民族的荣耀,更是所有中国人的荣耀!

总之,中国在八年抗战中牺牲巨大,贡献巨大,中国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中的作用不可替代,中国之为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国当之无愧。但是,中国抗战胜利的历史地位一直没有得到应有的彰显。作为一个中国人,一直看不到能跟这种牺牲和贡献相对应的、不逊色于其他胜利国的自己国家的胜利庆典,在羡慕和神往的同时,不禁颇多沮丧。更令人沮丧的,则是抗战胜利的历史地位不仅得不到应有彰显,反而一直受到来自自己同胞的轻视乃至轻蔑、质疑甚或诋毁。譬如,有一种颇为流行的言论,认为抗战胜利并非中国的功劳,没有外援,没有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总体胜利,中国根本不可能赢得抗战胜利,即抗战胜利不过是外力所赐。此类论者完全忽视太平洋战争爆发前,中国已抗战四年之久;而如果从九一八算起,则更是长达十一年。在这漫长的时间中,中国没有哪怕是一个稳定的盟国,基本上孤立无援。但中国不仅坚持了下来,而且取得了不俗的战绩——固然有过大失败、大溃退,但既然是典型的不对称战争,不可能御敌于国门之外,那些大失败、大溃退就是无可避免的代价。又岂止我们中国有过大失败、大溃退,综合国力远远超出中国之上的诸多现代化国家,交战之初不照样迭遭败绩?苏德战争初期的苏军,太平洋战争中驻守东南亚和香港的盟军,莫不兵败如山倒;法国更是在短短几个月内便俯首投降。中国战场固然不能说是打得最好,但毕竟粉碎了日寇速亡中国的美梦,主权国家、合法政府的基本格局得以维持,中华民族的血脉得以延续;尤其重要的是,实现了以空间换时间、苦撑待变的战略意图,从而为抗战的最后胜利准备了根本条件,能如此已属不易,已经是最不坏的结局了。比之当初的苏联战场和东南亚战场,比之当初的法国,显然胜出几筹,何须自惭形秽!

大失败、大溃退不应该成为我们贬损先人、嘲笑先人的理由。战争中本来就没有全胜之师;何况中日两国无论综合国力还是国民素质均悬若天壤,更注定了中国败多胜少。但局部战役战斗的胜败本来就不具有决定性意义,中国统帅部本来就不抱在每一场或者说在绝大多数战役战斗中取胜的奢望,因此我们不能主要以局部战役战斗的胜败来评判中国的抗战,而应该主要以诸多战役战斗的结果是否有利于、是否最终实现了中国抗战的总体战略目标来评判中国抗战。只要有利于乃至最终实现了中国抗战的总体战略目标,局部失败就是可以理解、可以接受的。那么中国抗战的总体战略目标是否实现?答案是肯定的。早在1936年6月,在对英国人李滋罗斯的谈话中,蒋介石已经指出:“对日抗战是不能避免的。由于中国的力量尚不足击退日本的进攻,我将尽量使之拖延。……当战争来临时,我将在沿海地区做可能的最强烈的抵抗,然后逐步向内陆撤退,继续抵抗。最后,我们将在西部某省,可能是四川,维持一个自由中国,以待英美的参战,共同抵抗侵略者。”战争的轨迹基本上是按照这个思路发展的,并没有超出中国统帅部的预见。因此,尽管因为处于绝对弱势,中国军队之局部战役战斗诸多失利;但谁笑到最后谁才是胜利者;在战略上,在大势上,中国并未失算,就此而言,中国才是最后的、真正的胜利者。单以局部胜负论英雄根本就是幼稚的、浅薄的,不符合历史的本真。

诚然,八年抗战我们牺牲惨重,一个统计数字足以说明问题:中日双方阵亡比例高达六比一。但即便如此,也不应该成为诟病的靶子。战争就是绞肉机,对于不对称战争中的弱国一方,战争是最贪婪的绞肉机。中华民族因此早就做好了牺牲的准备。1936年6月蒋介石已经坦承:“我们现在对于日本,只有一个法子,就是作长期不断的抵抗,他把我们第一线部队打败之后,我们再有第二、第三各线的部队去补充,把我们第一线阵地突破以后,我们还有第二、第三各线阵地来抵抗”。1937年7月著名的庐山演说中,蒋介石更向全世界誓言:“我们既是一个弱国,如果临到最后关头,便只有拼全民族的生命,以救国家生存。最后关头一到,我们只有牺牲到底,抗战到底。”我们的先人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八年抗战中,中国陆军伤亡三百万之巨,空军毁机2468架,海军舰艇几乎打光。中国官兵整连、整团甚至整师地为国捐躯者,屡见不鲜。真是一寸河山一寸血。 “广大的土地和众多的人民两个条件,就是我们抗战必胜的最大武器。……这次抗战,是以广大的土地来和敌人决胜负;是以众多的人口来和敌人决生死。”没有国土的局部失陷,没有同胞生命的相继沉沦,抗战的最后胜利是根本不可设想的。正是局部失败的础石,垒出抗战胜利的丰碑!局部失败虽败犹荣!那些事后诸葛亮般的责难和嘲笑,扪心自问,对得起自己的先人吗?对得起一个中国人的良心吗?!

当然抗战不是没有毛病,不是不能批评。依笔者所见,抗战最大的毛病,就是不包容、不团结。抗战头四年这个毛病不明显,我们基本做到了万众一心,所以在最艰难的国际环境下,我们仍然打得不错,令日寇风声鹤唳。但在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国际环境有了根本好转之后,中国人的这个千年沉疴马上就复发了。正是因为不包容、不团结,使得抗战力量未能最大限度地整合,而是彼此牵制,中国在抗战后期的战绩也就不如人意,本来已经大幅改善的国家形象因此蒙上了阴影。盟国对中国的抗战决心一定程度上产生了误解,对中国的战力一定程度上产生了怀疑。因为这种误解和怀疑,1945年2月雅尔塔会议上,美国把彻底击败日本关东军的重任转而寄予苏联,中国则为此付出了极其高昂的而且是无可挽回的代价。这个惨痛教训,值得我们认真总结。以最近的胡连会为显著标志,国共和解成了新世纪民族和解的切入点,顺应这样的历史潮流往前走,应该可以避免重蹈覆辙。但出于一己之私一偏之见而苛求先人,曲解抗战,这无疑是不包容、不团结的千年沉疴在当下的典型表现,无疑背离了国共和解、民族和解的历史潮流,这当然不是民族之福;如果不对其保持足够警惕,不予有效遏止而是任其蔓延,必将给我们民族带来新的危险。

令人痛心的是,对抗战胜利的轻视乃至轻蔑,质疑甚或诋毁,不只遗祸将来,而且已经产生了诸多危害。八年抗战涌现了多少气壮山河的英雄人物,产生了多少可歌可泣的英雄故事,但当下知道那些英雄人物和英雄故事的中国人能有几人?中国人并不清楚自己国家的抗战历史。由于攻其一点不计其余地刻意渲染抗战中的失误和失败,于是在绝大多数中国人的印象中,国民党是消极抗战,等着摘胜利桃子;共产党则是游而不击。一部本来深沉悲壮的抗战史,一部本来光荣伟大的抗战史,竟这样变成了偷懒史、取巧史。这个我们的外敌想做而没能做到的事,竟然由我们自己的同胞来完成了!如此自我妖魔化,真是亲痛仇快!这才是我们民族最大的闹剧!这才是我们民族最大的耻辱!惩罚正在降临,我们正饱尝苦果:我们的电视屏幕正充斥着宫廷剧:帝王将相纷至沓来,明枪暗箭大行其道,抗战大历史却几乎了无痕迹。《拯救大兵瑞恩》、《卡萨布兰卡》、《辛德勒名单》、《巴顿将军》、《桂河大桥》、《这里的黎明静悄悄》、《莫斯科保卫战》……,这个再现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恢弘场景的世界级巨片的名单里,找得出一部再现抗战大历史的中国人的作品吗?中国的剧作家、艺术家对抗战大历史几乎完全没有激情、完全没有兴趣!专制文化的千年沉渣泛滥,抗战的无上荣光却被掩没,这岂止是我们的剧作家、我们的艺术家的失职,这其实是我们整个民族的失职!也就无怪中国的抗战大历史在国际社会没有地位!这哪是什么西方中心论作祟,这纯粹是自我作践!我们自己都不珍视自己的抗战大历史,有什么资格有什么理由求诸外人?!

曲解抗战大历史,更意味着切断民族精神的活水源头。在民族遭遇最危险的时候,不问生死,挺身而出,为国家尽忠,为人民尽孝,抗战前辈的这种凛然大义,无疑是纸醉金迷之当下中国最紧缺的。但曲解抗战,抹黑抗战,把屡败屡战、百折不挠的精神劲旅,歪曲为无胆无能的精神弱旅、外战外行内战内行的精神弱旅,这岂止是对先人亡灵的辱没,岂止是忘恩负义,更是把先人的凛然大义也连带着辱没了,把抗战之为民族精神制高点的地位也连带着辱没了。近代以来,中国人在精神上文化上一直屈拜下风,只是在抗战中,中国人精神上光明的一面,中国文化中光明的一面,才被最大限度地调动起来,中华民族才表现得那样沉毅那样威猛!抗战是近代以来中国人的精神、中国的文化一次难得的井喷。切断民族精神的这个最好的活水源头,还能给我们留下什么?我们到哪里去找寻我们民族的荣耀、我们民族的自信和自尊?精神颓废之衍为时尚,也就自不待言了。这又何尝不是种瓜得瓜、种豆得豆!

为了先人,更是为了我们自己、为了千秋万代;为了历史,更是为了当下、为了未来,让抗战回归光荣吧,让胜利恢复尊严吧,这是我们每一个炎黄子孙的责任。担起这份责任已是刻不容缓!在抗战中向日寇开火的每一个中国军人,无论其隶属何党何派,都是中国军人,都是我们的先人,都是我们的恩人,都是我们的精神导师,都必须受到我们的香火侍奉!一个足以与俄罗斯的胜利庆典相媲美的中国人的胜利庆典,应该就在不远的将来!

苍天可鉴!我们翘首相盼!

笑蜀2005年5月16日于广州

(作者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