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叶铭葆:极左思潮借“红歌”卷土重来

p100420105

“红歌”一词,发明权究竟谁属,因缺乏考证,不敢妄断。在网上搜索一番,发现江西电视台举办的“红歌会”,当有发轫之功。然而,对于“红歌”的定义,则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江西电视台给出的定义如下:“所谓红歌,主要指红色经典歌曲,如红军歌曲、抗日歌曲、解放歌曲、社会主义时期和改革开放时期的各类健康进步歌曲以及民族优秀歌曲,此外,还包括世界各国经典歌曲和英文歌曲。”(江西电视台网站2010-5-10《“唱响红歌,加油中国”2010中国红歌会概况》)这样的定义,科学性究竟如何,相信读者自有明断,不予置评也罢。

近年来,“红歌热”一浪高过一浪,从2008年重庆街头的红卫兵表演,到北京人民大会堂庄严的舞台,到处回荡着“红歌”的旋律。表面看起来,“红歌热”是一个文化现象。但是,透过文化的包装,人们看到的却是一种政治现象,那就是以“红歌”为载体,复活和扶植极左思潮。

一般而言,在众多价值诉求中,左派更加注重平等,强调建设福利国家,更多的通过国家干预手段帮助弱势者;右派比较强调自由,反对过高福利,比较支持竞争,反对国家干预。强调建立“弱”政府,反对对于强者的过多限制。但左派和右派的区别只基于对平等与自由的偏重上。左派更偏重平等一点,右派更偏重自由一点,对基本限度的平等与自由权利,均持同样的共识。所谓极左,则把左派的思路推向极端,突破“自由的底限”。为获得无差别的公正,而取消绝大部分的自由,为取消绝大部分的自由,必须建立一个无比强大的国家机器,将人民的一切活动置于国家的控制之下。在我国,十年“文化大革命”期间,极左思潮大肆泛滥,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而所谓的“红歌”,相当大一部分正是极左思潮泛滥的产物。从手法上来看,“红歌”是通过宣扬对于毛泽东的个人崇拜,以达到鼓吹极左思潮的目的。

根据江西电视台提供的《2010“中国红歌会”官方参考曲目》,其中宣扬对毛泽东个人崇拜的曲目占了相当大的比重,比如,《东方红》、《八角楼的灯光》、《红军想念毛主席》、《战士歌唱毛主席》、《咱们的领袖毛泽东》、《毛委员和我们在一起》、《浏阳河》、《北京的金山上》、《红太阳照边疆》、《毛主席的光辉》、《毛主席派人来》、《金瓶似的小山》、《北京有个金太阳》、《井冈山上太阳红》、《天上太阳红彤彤》、《毛主席来到咱农庄》、《伟大的领袖毛泽东》、《毛主席关怀咱山里人》、《青稞美酒献给毛主席》、《毛主席的话儿记心上》、《毛主席的书我最爱读》、《毛主席走遍祖国大地》、《太阳最红,毛主席最亲》、《萨丽哈最听毛主席的话》、《世世代代铭记毛主席的恩情》、《毛主席的恩情比山高比水长》,等等。此类毛泽东颂歌,夸大了毛泽东个人的历史作用,把几千万革命先烈流血牺牲换来的革命胜利,归结为毛泽东一个人的历史功绩,不符合历史事实。同时,掩盖了毛泽东的严重错误,特别是发动“大跃进”和“文化大革命”给中国人民带来的深重灾难。众所周知,“大跃进”也好,“文化大革命”也好,都是极左思潮的产物。而毛泽东则是极左派的挂帅人物、精神领袖。在当今中国,继续宣扬对于毛泽东的个人崇拜,实质上就是为“文化大革命”招魂,为极左思潮卷土重来鸣锣开道。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和社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同时,也伴随着贫富差距扩大,官员严重腐败等新的问题。对于当下中国存在的问题,各方面的认识基本一致。但是,在如何解决问题的思路上,则出现了严重分歧。一些人主张深化政治体制改革,通过扩大民主自由,加强制约监督,遏制腐败,缩小贫富差距。而另一部分人则主张回到毛泽东时代,为此不惜歪曲事实,极力美化毛泽东时代,美化毛泽东的个人形象。而“红歌”,正是实行这种美化的文艺工具,其潜移默化的影响,不可小视。对于其中呼唤极左的政治意图,不可不察。

(2010年8月16日/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