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李开盛:金正日访华展示“中朝特殊友谊”?

金正日来中国,绝不是“托孤”,更不是要求中国的“批准”,他只是希望通过携子面见中国领导人,给中国一个虚幻的“属国来朝、请求赐封”的面子,实际上是要求中国继续对金正日儿子统治下的朝鲜加以支持。在当前这种状况下,手中没牌的中国想不支持都不可能,如果因为反对金氏的家族统治而参与孤立朝鲜,事实上只能使自己失去与美国之间的战略屏障。金正日玩的正是这种以自身为赌注的“玩胆大”游戏,铤险者强,胆大者胜。

除此之外,金正日可能还有更多的算盘,他只是给了中国一个面子,却给足了自己“里子”。

据传金正日正在中国访问,普遍认为其最大目的就是为其子金正银的接班铺路,后者很可能也在这次访华队伍之中。金正日在国家危急、政权交替的紧要关头,抱着病弱之躯,一年之内第二次到中国访问,似乎带有某种“托孤”的味道,一些人也认为这体现了中朝之间的特殊友谊。

但在笔者看来,这不过是金正日又一次对中朝关系的最大利用。家族统治下的朝鲜对外人干预其政治存有极大戒心,所以早在金日成时代,朝鲜政权内部凡是与中国、苏联有瓜葛的人基本上都被清洗干净。其宣扬的主体思想,包括政治上的独立、经济上的自给自足和国防上的独立,但经济上的独立不过是一句空话,从朝鲜不惜代价寻求外援的行为来看,金正日事实上对此并不在意。他最在意的是政治上的独立,即杜绝外人干预其国内政治,在涉及政权继承这样关键的绝顶大事上面,他更不可能给外国哪怕是中国留下干预机会。金正日最大儿子金正男丧失继承权,不能不令人猜想:这是否因为他与中国走得过近有关?

所以,金正日来中国,绝不是“托孤”,更不是要求中国的“批准”,他只是希望通过携子面见中国领导人,给中国一个虚幻的“属国来朝、请求赐封”的面子,实际上是要求中国继续对金正日儿子统治下的朝鲜加以支持。在当前这种状况下,手中没牌的中国想不支持都不可能,如果因为反对金氏的家族统治而参与孤立朝鲜,事实上只能使自己失去与美国之间的战略屏障。金正日玩的正是这种以自身为赌注的“玩胆大”游戏,铤险者强,胆大者胜。

除此之外,金正日可能还有更多的算盘,他只是给了中国一个面子,却给足了自己“里子”。其一,他的访问也能够向其国内表明“中朝之间的世代友谊”,这有利于增强其政权的合法性。其二,这点也更加重要,那就是向美国表明“中朝友谊坚不可摧”,美国对朝要小心行事。特别要注意到的是,金正日访华之际,正是美国前总统到达平壤之时。金正日特意避开,其中固然有对上次克林顿访朝未能导致美国放松制裁的失望,同意也是特意要在中美之间打入一个楔子,让美国人也相信“中朝特殊友谊论”,从而不敢对其轻举妄动。要知道,这次美国已体现出要通过制裁来压垮正自于敏感、脆弱时期的朝鲜的迹象,这正是需要大唱“中朝友谊”的关键时刻。

概而言之,金正日此次访华至少是“一石三鸟”:给中国面子取得其对家族继承的支持;对内展示中国支持增强其政权的合法性;对美国展示“中朝友谊”来警示其不要轻举妄动。而其中的核心,都在于对中国的最大利用。归根到底,中朝之间并不存在所谓的特殊友谊,存在的只是无法回避的特殊关系。友谊的基础在于对相互利益的尊重,但在中朝关系中,却只有朝鲜对中国单方面的利用。中国如何才能改变这种“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的战略窘境,建立名实相符的中朝友谊,是值得思考的重大问题。

(作者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