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高人:伊春市长是否“悲伤”得笑了

p100828107
一名穿白衣服的领导笑着和几名警察在运送伤员的专机前合影留念。

据报道,27日下午,一批伊春空难伤员被送上一架专机,准备前往哈尔滨医治。此时,伊春市市长王爱文,与几名警察以飞机为背景合影留念,个个面带笑容,足见心绪颇佳——由于是半身照片,所以人们只见市长是个脑满、不知是否肠肥的家伙。

在中国,即使是个县级市市长,在他管辖的一亩三分地,也是众星捧月的人物——接见,视察,会议,乃至宴请,几乎天天电视出屏,报纸有影,被照相摄影已是工作的一部分,笑骂由人笑骂,好官我自为之,遑论伊春还是一个地级市了。

其下属,不乏趋炎附势之徒,以与市长合影为莫大荣幸与荣耀——那几个警察大概就是这类的衙役。

在飞机失事死伤惨重举国震惊悲痛之际,在搭载伤者的专机前留影,已经够缺心眼和不着调了,竟然还面带微笑,更是无德无良。感谢记者,让他们丑恶嘴脸永驻,并在世人面前曝光,出乖露丑,借用《茶馆》的台词就是:窝头翻个儿——现眼。

呸,活该!

我在《丑陋与丑恶》一文中,刚刚谴责了菲律宾总统阿奎诺“三世”笑对我香港同胞被劫为人质并被杀伤的惨案,以及该国警员以事发车辆为背景合影留念。

谁料,转瞬就被王市长和警员同样的劣行噎得哑口无言,落了个“说嘴打嘴”的下场。看来,丑陋与丑恶同好东西一样,竟然也是“普世”的——中国,菲律宾,没什么两样。

阿奎诺为自己的“傻笑”辩解说这是表示“愤怒”,不知王市长是否也要说他是为表示“悲伤”而笑?

记得鲁迅有首打油诗说道:大家来谒陵,强盗装正经。静默十分钟,各自想拳经.。

我就想,王市长怎么连假正经都不装,真没城府,看来不是做官的材料。

由鲁迅的诗我又联想到,汶川、玉树地震,还有舟曲泥石流惨案后,举国哀悼之时,人们都在想些什么?

尤其是对官员来说,悲痛还是次要的,自责,羞愧,心生负罪和惧怕上书之感,才是主要的,还算是良知未泯——我以为。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