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伊春警方一日扣四名记者引发抗议 警方道歉

p100829101

4名记者28日在伊春市遭警察扣留,引发记者和民众联合抗议。在当地采访的10余家媒体记者聚集,要求警方释放4名记者。两个小时后,被扣记者重获自由。随后,伊春市宣传部门和警方就此事作了公开道歉。

8月28日,四名记者在伊春市殡仪馆采访“8 24”空难事故时先后遭遇当地警方强行关押,引发现场记者及相关群众联合抗议。

至当日下午1时许,被扣押的四名记者均已重获自由。傍晚,伊春市宣传部门和警方就扣押记者事件进行了公开道歉。

惨痛的伊春“8 24”特别重大空难事故引来大批媒体关注。几天来,有上百家媒体汇集伊春采访。但媒体在伊春的采访经常受到不正常的阻碍。

8月27日,在伊春林都机场,曾发生了参与事故调查的有关部门人员脚踢记者凳子,引发部分记者聚集抗议。

8月28日,当地政府组织遇难者家属在伊春市殡仪馆辨认遗体,大批记者前往采访。大约10时30分,警方开始拉起警戒线。正在殡仪馆现场试图寻找采访对象的《华商晨报》记者王舜天于是退出到警戒线外,不想突然听到现场指挥的一名公安局领导指着他喊了一声:“把那个记者抓起来!”于是,瞬间涌上三名警察,将其反剪双手按住脖子,塞进了一辆警车。

据王舜天介绍:“在车上我问凭啥抓人,他们说抓的就是记者。”

同时被抓的还有《法制晚报》记者王楠。据王楠描述,当时他正行走在距离殡仪馆不远的路上,距离警方警戒线有30米开外。有人喊:“把这个记者也抓起来”。喊声过后,三四名警察冲下车,对其展开了擒拿术,他被反扣着双臂,按着脖子塞进了警车。其中一个抓他的警察还一边骂:“瞪呵的,滚犊子!”

王舜天、王楠随后被带到了伊春区朝阳派出所,并扣在一间值班室。大约半个小时后,又有一男一女两名记者在殡仪馆现场遭遇扣留。

据遭遇扣留的《法制晚报》女记者林晨音介绍,当时她在殡仪馆办公楼内采访结束,正准备离开,有两个警察守住了楼口不许她出去。林晨音说“我是记者”,试图出去,被对方再次阻拦。过了一个小时,林又说“想上卫生间”,对方强行拒绝。“就这样,从11点左右直到一点多,我一直被关在楼里。”林晨音说。

《第一财经周刊》的记者商勤硕同样被限制在殡仪馆的办公楼内。

据他回忆,其当时正在采访,两名警察走过来确认了他的记者身份后,两人就架着他,走进了殡仪馆的一栋二层小楼。刚进楼,两名警察把门口堵死不许离开。

当天在现场采访的记者分析,当时警察这样做,可能是按指示阻止记者与前来辨认遗体的遇难者家属接触。

大约中午12时,10多家媒体记者陆续获悉有两名记者被扣留派出所的消息,自发赶到朝阳派出所声援抗议。伊春市委宣传部相关人员闻讯也赶到派出所出面协调。

将近下午1时,派出所一位民警对被扣的记者说:“领导刚才和我电话了,我现在跟你们就说一句话:你们可以走了。”

此举遭到在场所有记者的愤怒抗议,记者们要求公安部门说明扣留记者的原因,做出解释,并由局领导出面道歉。在伊春市委宣传部的协调下,又过了大约40分钟,伊春市公安局伊春区分局副局长崔华(警号110508)赶到了派出所。被扣留的记者认出崔华,并确认就是他在现场指挥扣留记者。崔华亦承认被扣的记者当时并未在警戒线内,也没能说明扣留记者的正当理由。但他丝毫没有道歉的意思。

失望的记者于是拒绝继续商谈,离开了派出所。在伊春市委宣传部高伟东副部长的协调下,记者集体来到市区惠群酒店面见伊春市委常委、宣传部长华景伟。

令记者失望的是,华不相信当地警方会没有正当缘由扣留记者,并数度打断被扣记者讲述事情经过。在场的黑龙江省委宣传部一名官员亦打断记者的陈述。

于是,现场记者再度集体离开,拒绝继续商谈。

维权记者在短暂的中餐后,再次聚集惠群酒店,打出了“警察不能随便抓记者!”的口号抗议,相关信息随后亦出现在互联网上。接着,记者一部分继续与宣传部门沟通,一部分开始分头采访。

大约傍晚7时左右,伊春市委宣传部联系当地公安部门与10多位维权记者再次协商会谈。

伊春市委宣传部部长华景伟就记者被扣事件再次发表了意见。华景伟表示,这次记者被扣是误会,因为空难调查小组规定了殡仪馆不许记者采访,由于这个规定下得特别快,他还没有通知媒体,所以造成了记者接连被控制的误会。

接着,伊春区公安分局副局长崔华就记者正常采访被扣事件,向在场的十余家媒体公开道歉:“我以我个人的名义向在这次事件中受委屈的记者表示歉意。”

崔华还表态,今后这类事件将不会再次发生,还承诺会督促包含自己在内的警员为媒体记者的采访提供合法保障。

(欧阳洪亮 徐凯/财经网)

四名采访伊春空难记者连遭强行关押 警方道歉

28日,在伊春市殡仪馆附近,接连发生四起采访记者遭警察扣留事件。事件发生后,在当地采访的十余家媒体记者,要求警方释放4名记者。两个小时后,被扣记者重获自由。随后,伊春市宣传部门和警方已就此事公开道歉。

警察警戒线外扣留两记者

28日上午,在伊春市殡仪馆附近,连续发生四起记者被扣留事件,涉及记者3男1女。《华商晨报》记者王瞬天是第一位被警方扣留的记者。

这位摄影记者介绍,上午10时,他正在殡仪馆附近寻找采访对象,未拿出相机。大约10时30分,警方在殡仪馆周边拉起警戒线,王瞬天见状退出线内。就在此时,两三名警察涌上来,没多久自己就被反扣双臂,按着脖子,将其塞进警车。

“他们问我,是不是记者,我说是。”王瞬天在车上询问扣留原因,对方称“抓的就是记者”。

与此同时,距殡仪馆警戒线30米外的《法制晚报》记者王南也成为警察的目标。

“有人喊,把这个记者也抓起来。”王南回忆说,喊声过后,三四个警察冲下车,把自己塞进了警车。

“我们被塞进警车后,被带到了朝阳路派出所。”上述两位记者说,在派出所内,他们被限制在一间小屋子里不许出来。

另两记者殡仪馆内被扣留

正在殡仪馆内采访的《第一财经周刊》一名男记者和北京《法制晚报》一名女记者,也被警察扣留在殡仪馆办公楼内。《第一财经周刊》被扣留记者回忆,当时他正在采访,两名警察走过来确认其记者身份后,就搀扶着他,走进了殡仪馆的一栋二层小楼,把门口堵死,不许其离开。被扣留的《法制晚报》女记者认为,警察这样做,可能是担心记者与遇难者家属接触。

宣传部部长称是误会

得知4名记者被扣留后,在当地采访的十余家媒体记者向公安局反映情况,有记者在雨中举牌要求警察对无故扣留记者一事给予说法。约五小时后,伊春市有关领导就此事道歉。

针对记者被扣留一事,伊春市市委宣传部部长华景伟说,这是误会。

华景伟解释说,空难调查小组规定殡仪馆不许采访,且此规定下达较快,他还没有来得及通知媒体记者,所以造成记者接连被扣留。

公安分局局长自称粗人

华景伟发言过后,伊春市公安局伊春区分局一崔姓局长向在场十余家媒体记者道歉。

“我以我个人的名义,向在这次事件中受委屈的记者表示歉意。”崔姓局长说,发生这次不愉快事件,谁都不愿意看见,“我刑警出身,是个粗人,希望文化素质较高的记者们能够理解。”

“刚刚发生过‘8·16’爆炸,又来了‘8·24’空难,连续工作的警员,包括我在内,心情都难免有些急躁。”他保证说,今后此类事件将不再发生。

此前的8月27日,在国务院召开的全国依法行政工作会议上,温家宝总理强调,要健全行政监督体系和问责制度,要更加重视人民群众和社会舆论监督,要支持新闻媒体对违法或者不当行政行为进行曝光。

(崔木杨/新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