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中宣部否定“多党制”置8个民主党派于何地?

p100325106
中宣部长刘云山。

如果思想僵化,仍然视“多党制”为洪水猛兽,那就既违反了基本逻辑,也是对历史事实的不尊重。其结果,必然是既挫伤了民主党派的积极性,又弱化了共产党自身的忧患意识,极有可能导致盲目乐观,走入歧途。这是一个需要引起警惕并认真加以解决的问题。

听说中宣部又编了一本新书,书名叫《划清“四个重大界限”学习读本》,据称“具有较强的说服力和针对性”。只是手头无书,无缘拜读。8月23日,《人民日报》在第8版开始连载该书内容,连载之一是《具有强大生命力的科学真理——划清马克思主义同反马克思主义的界限》。细读之后,既有收获,也有疑惑。疑惑之一,就是该文仍然对“多党制”持否定态度,将“宣扬指导思想多元化、三权分立、多党制等西方民主思想的民主社会主义”,定性为“反马克思主义的错误思潮”之一。

所谓“多党制”,是指由多于两个政党控制政府,有别于一党专政及两党制。一般指的是资本主义国家多党并存且竞相执政的政党制度。在实行“多党制”的国家,既有一党独大,能够长期稳定地取得议会的多数席位而单独执政(如日本的自由民主党从1956年至1993年连续38年单独执政),但通常情况下,由不确定的两个或两个以上的政党结成党派联盟,争取议会多数,组成联合内阁,从而取得执政地位。这就是说,“多党制”的一个显著特点,是组成联合政府。追溯历史,中国共产党正是联合政府的倡议者和践行者。毛泽东在中共七大作过《论联合政府》的报告。新中国第一届政府,就是一个名符其实的联合政府。在6位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中,有共产党3人,民主党派、无党派3人(宋庆龄、李济深、张澜);在56位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中,有共产党27人,民主党派、无党派29人。在政务院4位副总理中,有民主党派、无党派2人(郭沫若、黄炎培);在16位政务委员中,有民主党派、无党派9人;在32个政府组成部门中,担任正职的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14人。这表明我们当年实行的正是“多党制”。至于1957年反右派运动中对民主党派的打压,“文化大革命”中民主党派被迫取消,那是极左路线所造成的恶果,并不能代表我们党的正确路线。

现阶段,我国有9个合法政党,除中国共产党之外,还有民革、民盟、民建、民进、农工、致公、九三、台盟等8个民主党派。我国现行的政党制度,称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简称多党合作制。事实表明,中国不是一党,也不是两党,而是多党。将多党合作制称为“多党制”,似乎也无不可。有人或许会说,中国的多党合作与西方的多党竞争,有着本质的不同。其实,这是一种片面和绝对化的观点。政党之间的关系,既有合作的一面,也有竞争的一面。中国党际关系的指导方针是“长期共存、互相监督,肝胆相照、荣辱与共”,就充分体现了合作与竞争的统一。所谓监督,实际上就是竞争的形式之一。由此可见,无论是竞争多一点,还是合作多一点,都不能否定“多党制”这一基本前提。

忌讳“多党制”这一提法,似乎有一种担忧,担心动摇共产党的领导地位,怕的不是合作而是竞争。实际上,一个政党的领导地位,不能靠自封,靠代表,也不能靠继承,归根结底要靠人民群众的拥护和支持。作为以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为立党宗旨的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要害怕与几十年风雨同舟的民主党派平等竞争呢?实在大可不必。在新的形势下,在党际关系中增加竞争因素,强化监督机制,对于促进共产党加强自身建设,预防和惩治腐败,都是大有好处的。如果思想僵化,仍然视“多党制”为洪水猛兽,那就既违反了基本逻辑,也是对历史事实的不尊重。其结果,必然是既挫伤了民主党派的积极性,又弱化了共产党自身的忧患意识,极有可能导致盲目乐观,走入歧途。这是一个需要引起警惕并认真加以解决的问题。

(叶铭葆/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

评论

  • 草皮 说:

    中共反对多党制,最主要的原因:中共没有自信心,不想失去眼前的利益;靠竞选上台,中共没戏!实现多党制,中共无异于自杀。

  • 大裤衩 说:

    中共是个拉杆子起家的团伙,既无现代文明,又没有理性,所谓的马克思主义,也是个仿冒产品。看中共的历史轨迹,不外二条:血淋淋上台;血淋淋下台。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