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马尼拉血案—在死了八条人命以后

p100825107
8月25日,菲律宾举行全国哀悼日,菲律宾所有政府机构、海外使领馆降半旗,悼念在23日游客劫持事件中遇难的8名中国香港游客。图为菲律宾驻中国大使馆降半旗志哀。(图:富田/中新社)

此等事关十数位港人的生命,中国驻菲使馆与港府当然应“主动”提出参与决策的要求,如此或可使现今受到严厉批评的菲国警方,无法“独立”作出粗糙决策,而致如是悲剧发生。综观整起事件,自始至终都可见,因“错误的决策”以致走向悲剧的痕迹。

众所注目的港人旅行团遭菲律宾警官挟持事件,在遭劫旅客和遇难者遗体返港后,剩下即是丧患处理事宜,但整个事件不会因此就此划上休止符。之后的权责检讨,应该尽速展开,以防止日后如发生类似事件,能有较妥善的处理方式。

此一惨剧会在香港引起极大反响,除了媒体以扣人心弦的跨国卫星电视直播方式,铺排在万千家户观众下,较以往诸多知名港产警匪片,其可谓是真正有血有肉的真人实事现场实录,且以令人无法接受八人丧生(截至目前)的悲剧结局落幕。

在仔细倒转整个事件发生的经过,并详加分析其中的诸多环节,无可讳言地,菲国警方的强势攻坚行动,是造成直接重大伤亡的主因;可就整个事件看来,走向最后的悲剧结局,却不尽然是唯一可能的发展方向。

到底是谁在此棋局中执棋?谁又是在其中导致事件逆转关键点中的幕后决策者?相信才是在除却刑事调查后,该负起外交/政治责任的关键人物。

事实上,从电视转播中可看到绑匪不是非理性的恐怖份子,其所提出的要求较以往类似的人质挟持事件,此案更因其所要求无涉国家安全及利益,而相对容易运作或妥协。更遑论绑匪在谈判人员介入后,曾释放数名老弱妇孺,表示其理智状态在当时应仍是运作正常;故如操作正确,或更可能出现“非悲剧”形式发展的走向。

另据部份媒体报导,绑匪要求平反其职位的公文,因在运送中未克“及时”送达,以致其做出之後的失去理智的作为;假设此传言为真,则此件悲剧看来更应该是可避免的,并可归类为典型的“官僚杀人”案例。

菲国警方是唯一怪罪对象或是代罪羔羊?

要说在整个长达11个小时的漫漫过程中,为何警方先失去了耐心?决定以武力强势攻坚,而其中港府与中方是否有参与决策?此两者的角色又是如何?或许应是除了追究菲国警方的责任外,另一个该思考的方向。

事实上,整起事件绝非单纯绑架勒索事件,且在当人质多数为异国人时,当然应升格为“外交事务”。

以在相互对峙的11个小时的时间内,如道菲律宾当局完全未与中方及港府相关人员作出协调,或告知其欲采取的营救处理方式,似乎是不可能的。

看来绑匪不止绑架了人质,连菲国、中国、港府的危机处理都一起绑架了

如果双方真有协调,那中方及港府又是谁在与菲律宾政府与菲国警方进行沟通?其结果又是如何?中方政府及港方代表,在菲警方决定采取强势攻坚的决策中,又是否阻拦?

试想如果今天在旅游大巴内的游客为英美国籍,菲国警方及英美政府又会是如何对应?处理方式仍会是强行攻坚吗?

即便事件中逃出的菲籍司机曾给予错误讯息,道巴士内人质已全数遭致击毙,致使菲警方认为应采取攻坚行动;但难道在得到此“单一”讯息后,至决定攻坚前的时间,决策者无须再多方谨慎查证?当时难道没有其他人质作出像是之前拉扯窗帘及其他显示生命迹象及对外放出求救讯号的资讯搜集?且中方及港府对此判断,又是如何反应?

最重要的是,当攻克行动初始之际,狙击手对於人质的生命态度亦是如何?是否当时决策已为不计一切代价(牺牲人质)以达至目标?

行政不作为?

如果假设中国政府与港府因案发地为菲律宾,而无法参与整个事件的决策走向,则相关官员采取“行政不作为”,最终导致国人重大死伤的悲剧,则事后调查相关责任的追究,咸信将更为重要。

此等事关十数位港人的生命,中国驻菲使馆与港府当然应“主动”提出参与决策的要求,如此或可使现今受到严厉批评的菲国警方,无法“独立”作出粗糙决策,而致如是悲剧发生。

综观整起事件,自始至终都可见,因“错误的决策”以致走向悲剧的痕迹。

事关八条宝贵的生命及背后更多心碎的家庭,舆论应莫让目前因港府及中国政府藉由强势要求菲律宾政府对此事件做出解释的方式,而片面主导了议题发言权,此时应开展更为独立公正的专案调查来追究权责,以抚慰亡者及其家属的悲恸心灵,或亦可为日后类似事件做出警惕。

(刘继祖/BBC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