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林培瑞:期待维基泄密能解开北京的七大秘密

p100524113
林培瑞(Perry Link),美国著名汉学家,1944年出生于南卡罗来纳州,1976年获哈佛大学哲学博士。学术涉猎广泛,主要研究中国现代文学、社会史、大众文化、二 十世纪初中国通俗小说,及1949年以后的中国文学。精通中文、法文、日文,曾任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东亚系教授、普林斯顿大学东亚研究系教授, 现为加利福尼亚大学河滨分校教授。

当美国和其它世界各地的人在为”维基泄密”网站发布的关于阿富汗战争的美国机密文件而备感兴奋的时候,中国的博主们则在讨论可以与此相提并论的另外一件事。7月21日,在维基泄密网站公布“阿富汗战争”文件的前4天,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在北京召开了一个高层会议,讨论如何防止中国共产党的档案被泄密。

中国在地方、省和中央都分级地存放着党的档案。这些档案都是机密而且被严密看守。近些年来,在地方上,一些中共的档案被数字化了,但是在最高级别,这些原始文件还都是纸质的,被严加看守,查阅这些档案的规定异常地复杂和严苛。

7月21日召开的会议的官方称呼是“全国党史工作会议”,其重要性从与会者名单就可见一斑。与会者不仅包括国家主席胡锦涛,还有“储君”习近平,主管宣传的李长春和其他几十名高官。在公开发表的演说中,习近平说:

我们坚决反对任何歪曲和丑化党的历史的错误倾向,必须只使用经过授权的党史1去教育党员,官员和群众,尤其是青少年。【相关阅读:《全国党史工作会议在京举行》】

除了这些,中国的公众对这个会议的内容就知之甚少了。但是三天后,这次反泄密会议的主要内容被泄露了出来,显然是通过中共官方通讯社新华社的某个记者泄露的。泄露的内容传到了海外的“博讯网”上,接着传遍了世界。中国政府还没有声称博讯的报导是不真实的或者是“伪造”的(在过去碰到这样的事情,它常这么宣称)。【相关阅读:中共全国党史会议惊曝“准备后事”】

这篇报导说,两种担忧主导了这一秘密会议:一是如何才能保证档案的安全。官员们想弄明白,如果他们遭遇“骚乱”的话,这些档案会怎么样?(比如说最近在广州出现的一些示威者反对政府想在粤语区停止以粤语广播的游行,近年来这类“骚乱”在数量上稳步增长,到2009年已经超过23万起。)是否应该在所有的档案存放地安置焚化炉,以防万一?如果档案馆的工作人员意识到他们可以拿档案卖钱该怎么办?是不是应该给这些人更高的工资,以交换他们的忠诚?

第二个主要的担忧是,已经退休的党内官员撰写未经授权的回忆录引起的麻烦在增加。这种麻烦近期的例子包括在2009出版的赵紫阳回忆录,和在天安门事件时担任国家总理的李鹏的《六四日记》。(李鹏的日记不准在中国大陆出版,后来就流传到了香港并在香港出版,并又通过网络传回中国大陆。博主们多数痛斥李鹏。但他好像没有插手网络泄密。他从一开始的动机也许就不是想赢得公众的赞誉,而是想向历史证明,是邓小平,而不是他下达了天安门屠杀的命令。)据报道,杨白冰上将也写了回忆录,也许他对1992年整肃中的伤痛仍然记忆犹新。前政治局委员田纪云曾长期批评他的强硬派同事,他也写了自己的回忆录。总共有“54名(未点名)高级官员”曾因撰写回忆录而要求查看档案,据信,这些人当中的很多都准备了两个版本的回忆录——一本拿去应付官方,一本另外留存。

在这一背景之下,在博讯泄密的第二天,发生了维基泄密的事,这就有着非凡的意义了。无论是国内的还是国外的中文博主们都在通过邮件、Twitter和网页开始列出中国近代历史上仍然让人迷惑,但是希望档案的公开能够解开的秘密:

1. 在大跃进期间(1959-1962)的大饥荒。因为政策错误,而不是“恶劣天气”,有2000万-5000万人被饿死。“到底发生了什么?是什么政策导致了饥荒?又是什么政策压制了关于饥荒的消息?在饿死人的时候,国家粮库里到底有多少粮食?传说在那几年,毛向苏联出售粮食购买核武器的事是真是假?”

2. 1971年,毛的军事总指挥林彪的死亡。关于这件事,官方的说法是(这个说法直到今天仍然也只是个大概,看起来就不象真的):毛“在军队里最亲密的战友”突然密谋了一场政变,结果失败了,然后试图逃往苏联,最终他的飞机被击落。真正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们不能知道得更多?

3. 毛的遗嘱和私人保险柜。毛的妻子江青(作为四人帮的成员)在接受审判时说,毛在一份手写的遗嘱中提到了她。毛写了这样一份遗嘱吗?写的是什么?而且显然毛还有一个存有“最核心机密”的保险柜,在毛的晚年,甚至连江青都不能看这个保险柜。毛的情妇张玉凤一直保存着箱子的钥匙直到1976年9月21日,毛去世12天后,据说是毛指定的继承人华国锋从她那里拿走了这把钥匙。箱子里有什么东西?

4. 1989年的北京屠杀。基本情况因为《天安门文件》2,《赵紫阳回忆录》和李鹏日记这几本书已经相当地众所周知了。但是一些重要的会议记录仍然是机密,而屠杀的责任在中国政界仍然是一个极端敏感的问题。

5. 1999年后对法轮功的残酷镇压。法轮功组织声称政府设立了针对学员的集中营,而且还对那些被执行了死刑的学员进行了器官摘除,然后出售。真的?假的?那些记录里都写了些什么?

6. 庞大但仍是秘密的中央“维稳”预算。上海社科院发布的报告说,中国政府用于国内“维稳”——监视、威吓、殴打、非法拘禁访民、受害的工人、信仰宗教者、教授、博主、推友以及其它“麻烦”制造者——的费用现在已经是仅次于国防的最高开销项目。这一预算的细节是怎样的?

7. 中共官员的银行账户。贪污和腐败被广泛认为是中国各级政府都存在的问题。但是准确地说,这些官员到底卷走了多少钱?有多少被转移到了海外?

一般来说,中国官员如此上心地看管档案的原因有二。一是这个政权的优越性完全依靠将中共塑造成英雄的、爱国的和现代化中国的领头人的形象。必须要教育年轻人去爱党。那些党派之间你死我活的斗争?制造了规模惊人的大饥荒?人们也许从此就不会再爱戴我们了,甚至还可能造反。

另 一个原因就更个人化。每个官员都得照顾他(她)自己和自己的家庭。一个政治“错误”就足以毁掉自己的事业,甚至会把自己送进班房,而档案就是你的敌人“找 茬”和提起控诉的是非之地。毛泽东曾在文革期间让自己人打开档案,寻找刘少奇和他的其他敌人的材料;过了几年,档案再次被打开,这一次要寻找的是毛派的 “四人帮”的材料。

那位透露7月21日会议的内容的记者的评论说,会议上弥漫着一种“大限将至”的气氛。他指出,有一种潜在的想法,“我们最好是控制好这些档案,或者趁清算落到我们的头上之前把它们毁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