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张鸣:两种的政治秀

时代毕竟变了,或多或少,注意自己媒体形象的官员是越来越多了。很多官场会议,连摆放的香烟,都成了没有品牌的了。官方的舆论,也在强调善用媒体,善用网络了,很多人,也热衷于做媒体秀,做亲民秀。显然,这样的作秀,比起下面的官员逼百姓给上面的官员作秀,多少还算是一种进步。他们担心被人肉,担心被曝光,不仅担心丢人现眼,更担心被上级知道了乌纱帽不保。但无论如何,离真正把百姓当回事,讨好百姓,其实还有好远好远的距离。

在现代社会,政治多少都意味着作秀。选举政治,每当没有重大事件作为背景,比如911这种恐怖主义的强烈刺激,竞选双方政见和施政措施又大同小异的时候,哪一方秀得好,赢面就大。美国前总统尼克松回忆当年他跟肯尼迪的一场竞选,就是因为对电视竞选这种新事物重视不够,在电视上让年轻英俊的肯尼迪占了上风,才以微弱的票数输掉的。竞选作秀,一旦当选,依然要作秀,不断做亲民秀,否则,下次就没戏了。所以,在选举政治中的政治人物,不仅口才要好,而且还要善于表演。政治人物,据说都要经过演技的培训。

在我们这里,也有人作秀。网上爆料,武汉有交警在烈日下列队半小时,恭候政委来给他们擦汗。为何非要擦汗?有消息说,政委说了,擦汗才有新闻价值。消息传出,交管局否认慰问是作秀。在我看来,最大可能是政委的随从事先把领导慰问的信息传给了值班中队,底下的人不敢怠慢,早早让交警排队恭候。这个列队过程,政委是否知晓,很难说的。但这种确定行程的慰问,指定项目的擦汗之举,的确就是作秀。但是,在中国,常见的政治上的秀,往往是底下的人做给上面看的。就擦汗门而言,下面的值班中队安排交警整装列队恭候半小时,才是一种最常见的政治秀。

但凡上面的人下来走走,级别越高,安排越周密。如果要视察工地,势必彩旗招展,人欢马笑,劳动的人们,事先就接到通知,换上漂亮衣服,无论干什么,务必兴高采烈,不许愁眉苦脸。如果视察街道,必定粉刷一新,街上的行人,都事先安排好,大妈要出来买菜,无论如何是要等一等了。还听过记者说过,有一年,领导要视察部队抗洪抢险,下面的部队事先留好一段不大不小的决口,安排好战士,跳下去用身体来堵。而我的亲眼所见,某年大领导到我们学校视察,提前一个月,学校就组织好学生进行各种演练,连到食堂打饭,都演练得精熟,还有列队欢迎的师生,要反复学习如何雀跃,如何摆出笑脸。图书馆看书的师生,也得事先安排好,苦思冥想,事先准备领导可能问的问题,结果还是没蒙对。

这样的政治,怎么看都像是一场场导演好,排演好的戏,都是标准的秀,大个的秀,集体秀。但是,同样是秀,跟选举政治中,政客和官员秀给底下的人看不一样,我们的政治秀,是专门秀给上面的人看的。确切地说,是下面的官员,秀给上面官员看的,属于官员的献媚。

谁决定自己的命运,就讨好谁,这是必然的,据说高级哺乳类动物也是这样。人是有缺陷的动物,都喜欢被讨好,民众也好,领导也罢,都不能免俗。所以,作秀是免不了的。只是下面官员的秀,往往得劳动最底层的百姓(也包括最低档级的警察),不仅劳动,还让他们做戏子排演只演一场的闹剧,实在不地道,也不公道。这样的秀,历史太长,演出频繁,未免让人气闷。然而,在次擦汗门中,却多少有了点变化,擦汗的政委,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已经有了一点作秀给媒体看的意识,以别出心裁的擦汗,博取媒体的关注。虽然说,讨好媒体,无非是间接讨好上级,但在这个过程中,还是有了一点讨好大众的意思在里面。擦汗也好,慰问也罢,戏毕竟是人家自己演的。只是在操作中,实在太不把自己管辖的小百姓(普通交警)当回事了,结果弄巧成拙,反而遭骂。

时代毕竟变了,或多或少,注意自己媒体形象的官员是越来越多了。很多官场会议,连摆放的香烟,都成了没有品牌的了。官方的舆论,也在强调善用媒体,善用网络了,很多人,也热衷于做媒体秀,做亲民秀。显然,这样的作秀,比起下面的官员逼百姓给上面的官员作秀,多少还算是一种进步。他们担心被人肉,担心被曝光,不仅担心丢人现眼,更担心被上级知道了乌纱帽不保。因此,采取主动出击的办法,以进为退,弄不好还可以博出位,为自己争取一点政治资本。但无论如何,离真正把百姓当回事,讨好百姓,其实还有好远好远的距离。

(作者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