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XUPING:总之不是推翻,但是必须变革

刘先生应该不会忘记:在“打倒四人帮”之前半年发生的事情吧?那就是一份“文革”被中国人民唾弃的历史宣言书。而10.6行动,只是代表人民的意志按下那最后一下的按钮而已。否则,你自己也解释不了“打倒四人帮”为什么会“那么容易”。没有10.6,也一定很快会有其它行动来结束这历史上最荒诞的时代。

又要与刘学伟先生交换交换意见了。

刘学伟先生现在说的话,有许多是很实实在在的,很能使人理解和接受;但是有的就不那么能够使人接受。与这样的人作些交流还是有点意思的。——意见太一致,不交流也都明白;而如果分属截然不同的两个“语系”,那也没有什么可交流的了。

这不,刘学伟先生发在回复《高人:“被接见”与“不折腾”》的帖子里说的:“我确信中国根本没有革命形势,根本不会有陈胜吴广揭竿而起,然后星火燎原的局面出现。大家关注的是买房、买车,医疗、养老、失业、上学等等,总之不是推翻……

补台有可能成功,拆台绝不会成功。我们只有一条路可行,就是推着当局逐步地走改良的路。

中国自1911年以来,革命的路已经走得太多,迄无成功。改良的路,如洋务运动,如立宪运动,如新、老政协,都未成功。这最后三十年是唯一的一次大体成功的改良运动。当然问题还很多,但比革命强多了。

我们还是当改良派吧,或者说就是温和宪政共和民主派。”

这些意见,我基本上都赞同。而且可以说,我也正是这么做的。我还认为:选网的广大网友实际上也是在这么做。要不,他们整天上絮絮叨叨干吗?有的忙于献计献策,种种好的设想在网上提出,不也主要是说给当局听的吗?有的即使是“骂”声较多,但如果不对当局尚且寄予一丝希望,还会“骂”它吗?只是不知道刘先生和我等这番良苦用心,人家是否领领情?当然,我等指望领情,并不期盼得到什么好处。能不在盛怒之下给戴上什么帽子,这就上上大吉了,就算很领情了。

没有听到过“会咬人的狗不叫”这句话吗?真的要想搞“推翻”,那还不到密室里去策划招兵买马、去配置枪支弹药了?说不定同时还拿几句好听的话来哄哄政府,美化美化你,目的是麻痹麻痹你,好实现“推翻”的目的。譬如:最近一桩官员任命自己儿子担任要责的腐败奇案被暴光后引起公愤。有一位网友却说:有什么好愤怒?这种事情,应该让我们笑眯眯地看它多出一点才好。

明白吗,刘先生?真正要想搞“推翻”、想要看它垮台的人,在那种情况下就会不声不响地“笑眯眯地看它多出一点事”,而不是跳出来表示愤怒,包括说一些过激的话。我看,就连说出此话的那位网友,他其实也不真的要“笑眯眯地”。否则,他也不会在网上把这话说出来。他这也是说说气话而已。所以还是请刘先生谨言什么“推翻”、不“推翻”。这样的话在我们这里可不是说着玩的。说得严重点,你这是要害人的。

耐人寻味的是:在政治体制还带有浓重的毛泽东气味而未能得到改革的今天,一些号称“热爱毛”的人竟然在叫嚷要“搞第二次‘文革’,推翻当代修正主义领导集团”,甚至发出“重上井冈山”的叫嚣声!这倒是货真价实的煽动颠覆行为。然而,我们却未曾听说受到比呼吁宪政者更为严厉的惩处。

我等已是六旬有余的准老朽,当然更不会有什么雄心壮志干此“推翻”行当。不但如此,我还真的很担心这种事情的发生。有一点头脑的人都清楚:一旦如此,权力当然会倒霉。然而,首先遭殃的却是我们这些平民百姓。所以,真正有良知的和理智的人,当然都希望能够平稳地进行变革。现在回过头看看:当年,用武力手段给人民带来民主的许诺,到头来究竟又是怎么样?那么,我们再做前瞻:那种宣称用武力实现民主的说法,又有几分可信度呢?

不过,我们的愿望是一回事,而实际情况会如何又是一回事。能不能实现平稳变革,不取决于刘先生和我等的愿望,甚至不取决于广大网友的意愿。在这个问题上,倒可以用上刘先生的一句话:“民众答不答应,真的并不是最关键的问题。”能不能实现平稳变革,归根结底还是执政者自己怎么做才说了算的。如果象上面说到的那类腐败奇案制止不住继续发生下去;如果执政者在研究和宣传历史时,永远陶醉于伟大胜利和辉煌成就之中,永远只看到自己的宝贵经验、光荣传统和优良作风,而不正视更为重要的自身错误和问题,不注意吸取教训;如果当高压容器里的气压上升时,不是放气而是用加大壁厚的办法来“维稳”,那么,有种状况即使是我们想不要发生,但也是无法避免的。(最近发生的苏州“通安事件”,不知道是否能够算是个警示?)到那时候,我们也许只能眼睁睁看着它的发生。可是,我们不能象网友说的那样“笑眯眯地”,而却要欲哭无泪了。因此,执政者如果再不及时进行变革,它是否应该要负起导致以后发生动荡的历史责任呢?

……说了这些,就打住吧。因为此地不同刘先生所在地搞的“那一套”。

下面,我再谈谈对刘先生的那句“民众答不答应,真的并不是最关键的问题”的看法。

这句话,与还有一句“打到(应该是“倒”字吧?引者)四人帮是成功的例子,那么容易,是因为至(应该是“自”字吧?引者)上而下,群众当的只是敲锣打鼓庆祝的配角。”都含有一个意思,那就是“没有英雄在前面领路,民众永远是一事无成。”

当然,刘先生也说过“历史真的不是仅靠人民的心愿就能推动的。”“不是仅靠”,那也就还是承认要靠的咯。只是刘先生还是过分看重了“英雄”的作用,轻视了人民的作用。我坚持认为,话应该反过来说:没有民意为基础,英雄永远是一事无成。历史的推动,归根结底还是取决于人民的意志。

刘先生应该不会忘记:在“打倒四人帮”之前半年发生的事情吧?那就是一份“文革”被中国人民唾弃的历史宣言书。而10.6行动,只是代表人民的意志按下那最后一下的按钮而已。否则,你自己也解释不了“打倒四人帮”为什么会“那么容易”。没有10.6,也一定很快会有其它行动来结束这历史上最荒诞的时代。试想:不是包括被批斗过的和造过反的民众都唾弃了“文革”,几个“英雄”能“那么容易”成功吗?至于别的不成功的例子,那是因为时机、条件不成熟。而英雄也只能在时机、条件成熟的时候才出现。

XUPING

附:刘学伟2010-7-16 1:08:41回复:
高人:“被接见”与“不折腾”的帖文

高人君没有点我的名,但此文显然针对我的文章而来。不过高人君毕竟是高人,说起话来温文尔雅,那态度肯定是无可挑剔。

我要解释的是,我写这篇文章,实在不是为了炫耀什么。大家都知道,在我们这样的国家,高层与民众之间的交流渠道十分地有限。比如去年发生“绝不”风潮时,谁能说清楚那天庭上发生了什么事吗?至今我们不是也不清楚吗?有这么一个机会亲耳听听高层的说法,也是难得。虽然这个接触只是单向,而且就算是有机会问几个问题,又有谁敢问为什么要“绝不”之类的问题呢?

这次亲耳听到的东西中,并不都是套话。我概括的第一是经济中心论。我不持异议。第二是他们自信心很足。这说明他们相信能够掌控局势,不畏惧民间的抗议。第三是那个“不折腾”到底是什么意思?我还是不清楚。如果如大家想的是不再搞大跃进、文革,当然很好。如果是指的不用搞政治体制改革,那就相当糟糕了。

如我一贯立场,我主张的是搞一个折中。如果折中都不可行,彻底的更不可行。执政党手里有充足的钱,有听指挥的军队,有庞大既得利益的官僚机器的支持,民众答不答应,真的并不是最关键的问题。

历史真的不是仅靠人民的心愿就能推动的。没有英雄在前面领路,民众永远是一事无成。打到四人帮是成功的例子,那么容易,是因为至上而下,群众当的只是敲锣打鼓庆祝的配角。而89年失败得那么惨,不是因为没有民意,而是因为没有官意,统治集团没有受到足够的分裂。那个太平天国的英雄太糟糕,人民白白流血,到头来一无所获,还伤了大清的元气。毛泽东是英雄,可惜他的缺点太多,把中国一再领入歧途。费了那么大的劲才掰回来。还是靠的邓小平这样另一个英雄。他也有重大失误,不过总算比毛泽东的失误小。历史就是那么残酷。现在的领导集团中,民主派真的不是主流。不要奢望太高。如华盛顿那样的英雄中国现在不会有的,我们没有那个土壤。如果出一个戈尔巴乔夫,把中国搞垮了,那才是得不偿失呢。

在选网我看到很多人对当局极度不满。但在网络之外,我接触到的大多数中国人绝没有那么激愤。根据我对历史的观察理解,和我58年的人生阅历,我确信中国根本没有革命形势,根本不会有陈胜吴广揭竿而起,然后星火燎原的局面出现。大家关注的是买房、买车,医疗、养老、失业、上学等等,总之不是推翻……

现在无论如何,都是中国自1840年以来最为兴旺的时代。

补台有可能成功,拆台绝不会成功。我们只有一条路可行,就是推着当局逐步地走改良的路。

中国自1911年以来,革命的路已经走得太多,迄无成功。改良的路,如洋务运动,如立宪运动,如新、老政协,都未成功。这最后三十年是唯一的一次大体成功的改良运动。当然问题还很多,但比革命强多了。

我们还是当改良派吧,或者说就是温和宪政共和民主派。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