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BBC记者:奥地利禁烟三心二意

p100822104-1
奥地利绿党希望举行全民公决,决定是否在公共场所全面禁烟。

近几年,英国酒吧内缭绕的烟雾被公共场所禁烟令驱散了,爱尔兰的小酒馆、法国的咖啡厅,抽烟也都成了历史。但是,BBC记者贝尔发现,奥地利人不仅慢半拍,禁起烟来,进一步、退两步。

著名作曲家谷斯塔夫.马勒曾经说过,世界末日来临的时候,他最希望自己是在维也纳,因为在那里,一切都比别的地方晚25年。

有一天下午,我也亲身体会到了这一点。我在维也纳一家最有名的老咖啡馆看菜单。菜单上写着,“来咖啡馆的客人不应该被剥夺抽烟的乐趣”。因为,“咖啡和烟草,如同兄弟般情同手足”。

菜单上继续解释到,咖啡馆现在有单独的吸烟室和无烟室,因为,吸烟是乐趣,不是强迫。咖啡馆内面积最大、装潢最精美、墙壁上贴着擦得锃亮的原木木条的一间屋子被划为吸烟室。

奥地利法律禁止人们在购物中心、办公室、医院等公共场所抽烟。医生和禁烟组织顽强地争取了许多年,才把禁烟令扩大到了餐馆和咖啡馆。但是,对很多人来说,这一步走得太远了。

清汤挂面

因此,奥地利采取了被一家报纸称为“三心二意、清汤挂面”的折衷措施。现在,大型餐馆和酒吧必须开设单独的吸烟室,小餐馆和酒吧可以自行选择,是改成无烟单位,还是继续作有烟单位。

我最喜欢光顾的一家餐馆,是一家人开在一所老宫殿的花园内的小餐厅,这里的侍应生长舒了一口气。在寒冷的冬夜,他们仍然可以倚着巴台,点上根烟,等着厨师端出一盘又一盘的烤小牛肉和白菜。

最近一起调查显示,大多数奥地利人对折衷方案非常满意。维也纳的一位出租车司机坚定地告诉我,禁烟不适用于我们奥地利人。

我坐上满是陈腐的烟味的出租车,司机转过身来,微笑地告诉我,“想抽烟,请随便。这不是你们英格兰,也不是意大利”。

初到奥地利的人感觉很吃惊的一点是,奥地利人特别重视遵守规章条例。奥地利人喜欢规矩。如果路人不等绿灯亮了就过马路的话,肯定会遭白眼。周末,报纸被装在透明的塑料中,挂在电线杆子上。付款全靠自觉。想要报纸的人,只需要往旁边挂着的一个小盒子内投币即可。

但是,抽烟,好像成了奥地利人的盲点。

吞云吐雾

我最近去采访奥地利一名公务员。他的办公室屋顶很高,铺着木地板,烟味非常重。我们坐下来,他首先向我道歉说,“很抱歉,大街上很嘈杂。因为我抽烟,所以,我得开窗户”。

别忘了,在奥地利,在公共建筑物和办公室内抽烟是违法的。

奥地利的医生说,国人的这种态度以及他们所说的三心二意的戒烟令,是奥地利人、特别是青少年抽烟上瘾比例很高的原因之一。根据经济合作发展组织的统计,在经合组织富裕国家中,奥地利青少年抽烟的人最多。

奥地利卫生部长发起一项运动,试图制止孩子养成抽烟的习惯。但是,做到这一点可能很不容易。离我住的公寓不远,是维也纳学业成绩最优秀的一所高中。每天晚上,学校外的广场上布满了烟蒂。维也纳效率极高的清洁工,每天都仔细地清扫广场卫生,烟蒂当然逃不过他们的扫帚。

奥地利绿党的领导人埃娃·格拉维施尼克特别不满。在最近一次的议会讨论中,她说,“我们能严格控制室外空气的质量,但对室内空气质量让步,这真是荒唐”。绿党希望举行全民公决,决定是否在公共场所全面禁烟。

“我们能严格控制室外空气的质量,但对室内空气质量让步,这真是荒唐”。

奥地利一些极右翼政党也希望搞全民公决,但是,他们的用意却不同。在已故的约尔格·海德尔曾经领导过的极右翼政党的网站之上有一幅照片,照片上是一个人正在抽一只粗大的雪茄。该政党宣称,要保证烟民和餐馆老板的自由,他们希望全民公决的结果他们支持的立场。

很多奥地利人心里很明白,就算政府不强迫,在欧盟的坚持下,总有一天,在餐馆和咖啡馆抽烟也会被禁止。但是现在,他们好像还没有做好放弃咖啡和香烟的准备。

不久前,我去一家艺术中心的酒吧参加一场有关建筑学的公开辩论。与会者都是衣着笔挺的专业人士。

讲台上站着两名演讲人。他们在辩论如何建设生态住宅,以免破坏阿尔卑斯山脉超凡脱俗的自然风光。这两个人、以及大半观众都在吞云吐雾。

(贝萨尼.贝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