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土地奶奶”也疯狂 抚顺国土局女贪官贪贿1.45亿

p100821104
辽宁抚顺市国土资源局顺城分局局长罗亚平因贪污敛财涉案过亿,成为目前全国级别最低,贪污数额最大,手段最恶劣的女贪官。

“有土地便有腐败”几乎快成了官场定律。从惊天动地的省部级高官落马,到默默无闻突然被拿下的小小科员,涉案金额,动辄以百万、千万,乃至亿计算。

8月19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召开深入开展国土资源领域腐败问题治理工作电视电话会议。据统计,2009年1月至今年7月,全国检察机关立案查办国土资源领域职务犯罪案件1855件,其中贪污贿赂犯罪1609件,渎职犯罪246件;大案1303件,县处级以上干部要案178人。

“土地奶奶”也疯狂

她涉嫌犯罪的金额超过了震惊中外的“沈阳慕马大案”,刷新了辽宁官场贪腐犯罪的最高纪录,她的案子被中纪委领导批示为“级别最低、数额最大、手段最恶劣”,她被民间称为辽宁“三最”女贪官。

这个女人不简单。

即使站在法庭的被告席上,依然保持着强悍的本色。面对公诉人的多项罪名指控,她逐一反驳,拒不认罪。虽然声音不大,却是句句犀利。

对于这种表现,和她相熟的一位抚顺官员表示,这些都在他的预料之中,“以她的个性绝对不可能认罪,历来只有她压着别人,而外人却占不到她半点便宜。她扮演的都是厉害角色。”

这个官员口中的这个“厉害”女人就是罗亚平,辽宁抚顺市国土资源局顺城分局局长,网上冠以辽宁“三最”的女贪官。

至于罗亚平到底有多“厉害”,知情人给记者讲了这样一个故事:

2005年5月,时任抚顺市国土资源局顺城分局局长的罗亚平去顺城区政府开会,参加会议的都是区政府的首脑人物和各个局的一把手,不知道会中哪件事刺激到了罗亚平,会议结束后她直接走到了区政府大院内,冲着办公大楼大声地嚷道:“是我弄来的钱给你们开支的,你们都是我养活的,没有我来赚钱,你们只能去喝西北风。”而这个时候散会的各位领导刚好走到办公楼的正门口,他们当中很多人的级别都要比罗亚平高。

在中国传统的官场文化里,敢和上级领导这么说话的官员微乎其微,更何况罗亚平是冲着一群领导大声喊话,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罗亚平除了嚣张跋扈的个性外,可见也确有足够的“资本”。

昔日局长夫人

罗亚平,1960年12月出生在抚顺郊区,家庭背景一般,他的父亲只是当时镇上一名普通的干部。1979年,罗亚平在完成高中学业后没有考上大学,直接进入抚顺市郊区政府(现顺城区政府)城建局团委做通讯员,主要工作就是写写宣传稿件。对于那个时代的罗亚平,城建局团委的同事并没有留下深刻的印象,“刚参加工作,显得很普通,每天就是上班下班,没有多余的话。”

也正是在这段时间里,罗亚平开始了自己的第一段婚姻,不过这段婚姻只维持了5年,1984年她便离婚了,留下的只有一个两岁大的女儿。

1987年,罗亚平调往顺城区国土部门,从事土地审批工作,由此正式进入国土系统。也就是在这里,她开始了自己的第二段婚姻。

她的第二任老公正是1988年至1992年间先后担任了顺城区国土局和人事局局长的王思(化名),罗亚平和王思于1992年结婚,也正是在这一年,王思离职步入商海。

于是,罗亚平的局长夫人还没当够一年便“下岗”了,不过此时的她已经从一个普通科员一跃成为科级干部。老公王思虽然离职,但在当地的人脉依然存在,无论是谁都会对这位前局长夫人敬让三分,这也为她日后的仕途高升打好了扎实的铺垫。

特殊的顺城区

再来认识一下她所任职的顺城区。

抚顺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北方工业城市,它有“煤都”之称,是上世纪东北工业基地最重要的能源输出地。这个城市甚至有些奇怪,城市的经济命脉被当地几个大型企业所把持,这几个企业可不是普通的民营企业,都属于中央或辽宁省直属的国有企业,因为级别的原因,其经济话语权甚至比地方政府强。

抚顺因煤而声名鹊起,半个城市的土地资源自然被矿业集团所占用,除此之外,石油厂、特殊钢厂、电厂和铝厂的规模也很大,进一步压缩了城市的空间,想在原来的市区中动用某块土地,就必须跟这些“强势”单位打交道,但是成功的几率往往不高。

土地问题自然成为抚顺市政府最头疼的问题。当大规模的城市改造在市区由于种种原因而寸步难行时,市政府便将目光投向了拥有广大发展空间的郊区——顺城区。

顺城区,与抚顺最拥挤不堪的新抚区仅有一河之隔,位于浑河北岸。这个城区相对宽阔,除了数量不多的低矮建筑,其余的便是村落和广袤的田地,属于典型的城乡结合部。这里无疑成了抚顺最具潜力的发展空间,在抚顺的城市规划中,顺城区被作为重点发展区域,就连抚顺市政府办公大楼的新址都选在了顺城区,并于1997年正式迁入。

随着市政府办公大楼的迁入,顺城区的大规模开发也在1997年前后正式拉开了序幕。每一块土地的开发都需要国土局的规划和审批,罗亚平也就此登上了展现自己的舞台,在这个舞台上,罗亚平发挥得淋漓尽致。

“硬碰硬”,一贯的风格

上世纪90年代末,顺城区作为抚顺重点发展区域,房地产和商业用地的开发是重点项目,而此时的罗亚平已经担任顺城区发展规划局(后来改为发展改革局)副局长,兼任区土地经营中心的主任。在哪块区域开发什么项目,罗拥有绝对的话语权。正是因为这项权力,让众多的机关单位、企事业单位和开发商都围着她团团转,罗成为顺城区开发初期最炙手可热的实权人物。

可并不是所有的人都买罗亚平的账,尤其是那些因为开发而失去赖以生存的土地的农民,尤其是这些农民没有得到比较合理的补偿时。

拆迁对中国任何一个开发商来说都是最头疼的问题,几乎所有的开发商都想用最低的金额来补偿拆迁户,而拆迁户则想拿到最理想的补偿款,在巨大的利益分歧面前,双方僵持不下。但是城市要发展,就必须打破这种僵局,此时,就轮到罗亚平出场了。

面对态度强硬的拆迁户,开发商的劝说毫无效果,罗亚平手下的工作人员也是无计可施。东北的农村地区民风相对彪悍,每户人家又有着众多的亲戚,不是每一个开发商都敢对他们来硬的,可是自小生长在郊区的罗亚平则表现得比这些拆迁户更加强硬,“她真的会拿着工具去拆房子”。

曾经在拆迁现场的人回忆着罗亚平的疯狂举止,“对于那些怎么说都没用的拆迁户,罗亚平气得是满脸通红,用手指着对方的脑袋破口大骂,什么脏话都说出来了。”

由于拆迁的事情,当地众多的拆迁户都知道罗亚平是管理土地的领导。见到她的到来,他们原以为可以压一压这个女领导,提高补偿的金额,可是没想到罗亚平比自己还彪悍,顿时傻了眼,最后在没有增加一分钱补偿的情况下,这些拆迁户还是主动地搬走了。

“没有多少领导会不顾身份,站在街头和普通百姓吵架,可是罗亚平会,这点你不得不”服”她。”抚顺的一位官员这样评价工作中的罗亚平。

“硬碰硬”是罗亚平一贯的风格,这种强悍的作风虽然不能摆在台面上讲,但的确非常有效,也正是这种有效,让罗亚平得到了领导更多的赏识,甚至很多人认为她这是有魄力的表现,以后单位凡是遇到很难摆平的事,总由罗亚平出面解决。

把上下级都拖下水

罗亚平虽然触犯过官场规则,但并不代表她完全不遵守规则。

在官场打拼十多年,她深知面上出色的业绩远远不够,更多的还是靠内里功夫,向上靠拢是罗亚平的为官原则。

罗亚平将目光投向了江润黎,一个和自己一样的女领导。

2001年至2006年,江润黎相继担任抚顺市国土规划局局长、国土资源局局长、市政府副秘书长等职务。

作为自己的上级直属领导,又同样身为女性,罗亚平很快就和江润黎走得很近,也熟知江喜欢奢华的特点,正是抓住这个致命的软肋,江润黎被罗亚平扯进了泥沼。

“江润黎是被罗亚平”咬”出来的,她们两个被纪委控制起来的时间相隔很短。”抚顺市检察院的一名检察官向记者透露。

辽宁省办案人员在搜查江润黎的家庭财产时也的确证实了她生活奢华的特点:48块劳力士等名牌手表、253个LV等手提包、1246套高级名牌服饰和600多件金银首饰。罗亚平仔细揣摩过江润黎的心思,她并没有直接送这些奢华的物品,而是在沈阳卓展购物中心一次性购买了20万元的购物卡,奉送给了江润黎。

2009年,沈阳市中级法院以犯受贿罪、滥用职权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一审判处江润黎无期徒刑。

除了江润黎,罗亚平还牵连上了顺城区原区长张家春,至于他们之间的关系则可以从两件事情上看出一些端倪。

第一件是罗亚平被双规后,有关部门第一时间搜查了她的办公室,竟然发现了张家春的私人印鉴和顺城区人民政府公章;第二件是张家春在罗亚平事发后,配合纪委调查后被获准回家,罗亚平的老公王思在第一时间内就宴请了他,为其压惊。

事后,张家春因为罗亚平的事件而引咎辞职。

除了打通上级领导的关系外,罗亚平还笼络了部分下属,组成了利益联盟,共同“发财”。

管飞就是其中的一个心腹,跟随罗多年。在罗亚平正式担任抚顺市国土资源局顺城分局局长后,就立刻提拔了管飞担任了土地经营中心主任。另外在审批股股长和报账员两个关键的位置上,罗都安排了自己可信的人员,这两人是于萍和蒲关辉。

据检察机关指控,管飞、于萍和蒲关辉三人在罗亚平的授意下,从土地经营中心骗取动迁补偿款300余万元,并非法获取90平米的商品房三套。

罗亚平精心编织了一个网,和她职务犯罪密切相关的所有人都被她网罗其中,在这个网里的人不可能置身事外,理想的局面就是一荣俱荣,悲惨的结局就是一损俱“损”。

疯狂敛财术

成就罗亚平仕途的是国土局,可是罗亚平用心“经营”的却是顺城区土地经营中心。之所以选择这里,罗亚平有着她自己的考虑。

土地经营中心是土地交易的办事机构,隶属国土资源局垂直领导,受国土资源局委托,承办辖区内的土地交易工作,它没有国家的财政拨款,是国土资源局下属的自主经营、自负盈亏、独立核算的事业单位。其最主要职能是负责辖区内土地使用权转让、出租、抵押等交易条件的初审、交易鉴证、税费测算及代收,通俗来讲,开发商和动迁户若要发生土地交易,就必须在土地经营中心办理相关手续,而且因交易产生的资金流动也必须通过该中心。

开发商为了征用土地便到土地经营中心预存资金,而土地经营中心与开发商签订协议,按照单独建账、专款专用、多退少补的原则,支付给每一个开发商所对应的动迁户,最为关键的是这些数额庞大的资金并没有被列入国家财政系统,无人监管。

而罗亚平最看重的便是“无人监管”,一旦开发商将资金缴纳到土地经营中心后,这笔钱的流向在很大程度上都由自己说了算。

不过,滑稽的是罗亚平在土地经营中心盘算的第一笔钱居然是自己老公王思的钱。

最滑稽的一笔钱:肥水不留外人田

据检察机关指控,在抚顺市拔萃私立学校城东幼儿园征用前甸朝鲜族镇二道村土地的过程中,罗亚平于2004年七八月份,将该幼儿园投资人王思向抚顺市顺城区土地经营中心缴纳的征地款380万元人民币据为己有。

这块土地上的动迁户的确收到了每亩9万元的动迁补偿款,但是这笔动迁补偿款并不是出自王思向土地经营中心缴纳的380万,而是城东开发处提供的资金,后经查实,罗亚平处心积虑与城东开发处协商,城东开发处同意替代土地经营中心支付这笔补偿款后,她便偷梁换柱将王思缴纳的380万装进了自己的腰包。

仅仅5年的时间,城东拔萃幼儿园已经成为抚顺市最大的私立幼儿园,虽然幼儿园的管理者是王思的儿媳妇,但是仍然与罗亚平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最大额的一笔钱:800万征地款

罗亚平私吞的最大的一笔征地款数额高达800万,是2007年3月抚顺市顺城区前甸红光园区开发建设办公室金吉英缴纳给土地经营中心的。

利用掌管黄金地段土地征用和审批权的职务便利,截留、私吞征地款只是罗亚平敛财的其中一种手段而已,这种手段她用得并不是太多,她70%以上的非法收入都来源于动迁补偿。

最惯用的手段:骗取动迁补偿款

据记者了解,办案人员在搜查罗亚平的办公室时,发现了很多他人的身份证和户口本。这些证件都是罗亚平通过土地经营中心,以办理手续需要身份证明材料为由,直接从当事人手中骗取的,最终成为罗亚平的作案工具。

罗亚平采取假补偿的方式,利用手中这些身份证直接从土地经营中心骗取动迁补偿款,而实际上身份证的主人毫不知情。除了以个人的名义外,罗亚平居然还利用集体的名义骗取动迁补偿款,2005年4月她便以前甸镇二道村汉族六组的名义,直接骗取了50余万的补偿款。

从2005年3月开始,罗亚平单单利用假补偿的方式,冒用12个人的名义便从土地经营中心共骗取补偿款1000余万元。

有了他人的身份证,除了可以冒用他人名义骗取动迁补偿款外,还可以私自卖掉补偿给动迁人的门市房。对于那些配合城市规划,早已完成动迁的人,罗亚平并没有及时交付用来补偿的门市房,而是在未经房主授权的情况下私自出售这些房屋。

2007年6月,罗亚平便将本应补偿给刘玉珍和洪来英的,位于顺城区碧海馨居小区5、6、7、8号,面积为924.42平方米的门市房卖掉。其所得的卖房款277余万元人民币,除去支付给刘玉珍的107万元外,其余的170余万元便据为己有。

利用假补偿和侵占他人的补偿房的手段,身为国土局长的罗亚平2007年便拥有多达22套的房产。这些房产都在抚顺市区,遍布华南花园、格林书香苑和银河湾等高档社区,光是房屋市值就接近上千万元,其中豪华装修和昂贵家电还未算在其内。

事发举报

强悍的罗亚平坚信自己不会出事,原因是和自己绑在一起的还有很多人,而正是这种“大意”差点让她付出生命的代价。

罗亚平最不放在眼中的就是动迁户,这些人无权无势,只有表面上装得很强硬而已,但是罗亚平比他们还要强硬。她无所顾忌地侵害这些人的利益,因为她觉得这些人根本对抗不了自己。

然而,正是她的所为激发了矛盾。前甸镇的一对村民夫妇,曾经因为动迁费的问题和镇上的干部闹得不可开交,最后还是强硬的罗亚平强行摆平了这件事。当这对夫妇再次找到罗亚平的时候,他们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一言不合后,便拔刀刺向了罗亚平,这事就发生在她的办公室。

这一刀刺穿了罗亚平的胃,还划破了她的肝脏,躺在病床上休养半年多才恢复过来。

除了动迁户外,被罗亚平侵害利益最多的还有开发商。

罗亚平利用假补偿骗取的动迁补偿款都是开发商预存到土地经营中心的资金。对于这件事,开发商自然是心知肚明,他们之所以没有追究罗亚平的责任,完全是因为有求于她——希望能争夺到顺城区黄金地段的土地使用权。

但是罗亚平不可能满足每一个开发商的要求,这里有个简单的例子。

2005年4月,罗亚平将原属于抚顺市比客食品工业有限公司的动迁补偿款115余万元据为己有,为了安抚该公司总经理孟继铁的不满,她便用已征收的位于马金村的8901平方米土地安置给比客食品工业有限公司,但是孟继铁并不同意,罗亚平随后便将这块土地以100万元的价格出让给抚顺市凯迪泡沫有限公司经理刘爱明。

开发商们没有像动迁户一样采用暴力手段去伤害罗亚平。他们采取了另一种手段将罗亚平置之死地——举报。

从2005年开始,关于罗亚平在征收和使用土地过程中的腐败情节就被不断地送到省市各级纪委和检察机关,上级监管部门也开始注意起了罗亚平。

早被反贪局“盯”上

从2005年开始,抚顺官场“地震”不断,市委书记和市长相继落马,也由此牵扯出很多局里的一把手。此时,罗亚平开始警觉起来。

也就在这一年,罗亚平和王思离婚,之所以决定离婚,有人分析她可能是在考虑后路。

罗亚平离婚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便与一个加拿大籍华人结婚,希望借此可以移民加拿大,躲避法律的制裁,让她想不到的是,自己早在2006年就被抚顺市检察院盯上了。

抚顺市检察院办案人员告诉记者,2006年初,辽宁省检察院便向抚顺市检察院反贪局移交了举报罗亚平的材料。于是抚顺市反贪局便展开了初查,正当反贪局掌握了相当多的证据,准备派人控制罗亚平时,却传来了罗亚平被刺伤的消息。在得知罗亚平伤重的消息后,反贪局领导决定等到罗亚平康复后再侦办此案。

一年后,就在抚顺市反贪局准备重新侦办罗亚平案件时,辽宁省纪委同时对罗亚平展开了调查。

抚顺市反贪局原本估计罗亚平涉案金额不过几百万,辽宁省纪委也没有预料到在层层上报后,罗亚平的案件竟然惊动了中央领导。

1.45亿VS6000万

作为一个科级干部的区国土局局长,罗亚平在职务犯罪领域创造了一个新的历史纪录。关于这个纪录还有两个版本,一个民间版,一个官方版。

民间的传闻用这样的片段描述了罗亚平的涉案金额:

侦办案件的工作人员得知赃款藏匿的地点后便迅速赶往了大连某家银行,在打开罗亚平的保险柜后,发现了里面有很多张存折,每一张存折上显示的数字几乎都是带着一连串的“0”, 这一连串的“0”让办案人员数得直发晕,经过第一次简单统计,这些款额过亿。

面对这个数字,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在怀疑统计是否出错,最终在经过几轮的核对后,数字定格在“1.45亿”。

所有人都开始惊呼起来:这个女人怎么可以贪得这么多?

不过,对于“1.45亿”这个数字,并未全部得到司法机关从证据角度的认定。

因涉案数额巨大,辽宁省检察院指定沈阳市检察院承办了罗亚平的案件,起诉书中对她的涉案金额有着详细的描述:

被告人罗亚平在担任抚顺市国土资源局顺城分局负责人期间,利用职务之便涉嫌贪污、受贿3000余万人民币,另有2800余万人民币、69万余美元财产不能说明其合法来源,涉案金额共计6000余万元。

一个是1.45亿,一个是6000万, 8500万的差额也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

办案人员向记者道出了其中的缘由,“民间的传闻对罗亚平涉案的金额的确夸大了许多,数额没有1.45亿那么多,但是过亿是肯定的,检察机关之所以没有认定罗亚平涉案金额过亿,是因为其中很大一部分金额被认定在顺城区土地经营中心的单位小金库里。虽然罗亚平是单位领导,但是由于小金库的特殊性质,这笔巨款不能算在她的个人名下。”

早在检察机关侦办该案期间,顺城区土地经营中心的报账员蒲关辉就承认单位的确私设了小金库,还有账目可查,资金流动虽然由蒲关辉来负责操作,但是小金库的真正掌控者还是罗亚平。

无论是1.45亿,还是6千余万元,都超过了震惊中外的“沈阳慕马大案”。罗亚平不仅刷新了辽宁官场贪腐犯罪涉案金额的纪录,而且她的案子甚至被中纪委领导批示为“级别最低、数额最大、手段最恶劣”,也就是后来民间传闻的辽宁“三最”女贪官。

案件尚未宣判

记者在抚顺采访期间,发现罗亚平案件的关注度很高,人们猜测目前罗亚平只“咬”出了两位上级领导,如果被判处死刑,她不知道会不会来个鱼死网破,将更多的“人物”拉下水呢。

2008年3月25日,罗亚平被刑事拘留。2009年1月20日,罗案在沈阳市中级法院第一次开庭审理,后来又陆续三次开庭,罗亚平的辩护律师都换了两任。直到今天,罗亚平的案件仍然没有宣判。

坊间对于至今没有宣判有着诸多猜测,说法最多的是罗亚平受到太大的打击,精神完全崩溃了,法院在这种情况下难以宣判。

罗亚平身处囚室已接近三年,但是在抚顺街头人们还是或多或少会议论起她。

“最无能的贪污犯”的称号从全新的角度抨击着罗亚平,“罗亚平贪的胆子大,可贪的经验差,弄来的房子和钱都不会漂白,全装在了保险柜,纪委一查,想抵赖都不行。”

重庆打黑后,“女文强”便成为罗亚平的标志性称号,“本事大,罪行也大。城东新区的开发罗亚平贡献不少,对于那些开发商,不管是哄也好骗也好,毕竟高楼大厦都已经摆在那儿,但是贪得也多。”

对于外人的评价,罗亚平无从知晓,即使知道了,可能也不会产生任何影响,因为身处囚室的罗亚平还是原来的罗亚平,从来都是按照自己的规则来行事。在法庭上的她对公诉人打断她的讲话表示非常不满,有条不紊地阐述着自己的观点:

“我没有犯罪,用假补偿的方式来拿动迁补偿款的事,那些开发商不仅知道,而且同意。因为这笔钱算是借款,开发商借钱给我做生意,我只是现在没有还而已,而那些指证我犯罪的证人都在污蔑我,他们害怕被我拖下水,就编造了一切谎言。”

(检察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