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凌沧洲:官府中的确有高人

p100624110
凌沧洲,北京作家,资深媒体人。曾任北京多家报刊的主编或副总编辑等职。

凌沧洲:爆炸声里的中国乱象与困局

八月以来,中国天灾人祸不断:洪水和泥石流夺去大批民众的生命,淄博杀童案再现,民变时有所闻,安全百密一疏。更惊动国人的则是爆炸声,南京化工厂爆炸、长沙税务楼爆炸、伊春鞭炮厂爆炸、北京丰台长辛店乡一家研究所爆炸、新疆阿克苏爆炸……

这些爆炸中,有些是事故爆炸,有些是暴力袭击爆炸,有些爆炸原因还在调查。南京和北京的报纸,创造了一个新词汇:“爆燃”,大概这些宣传操作者觉得“爆燃”一词比“爆炸”更温和、更和谐,总之,不让爆炸震着读者的耳膜、撼动读者的大脑和心扉为好。

这些悲剧性的死亡事件,对观察中国的乱象和困局有着指标性的意义。

西部不宁则中原不安

8月19日新疆阿克苏的一爆,7死14伤,尽管官方媒体透露出的信息有限,但从BBC/RFA等媒体的报道中也能知其一二。

新疆自2009年“7·5”事件以来,局势表面稳定,但阿克苏爆炸在多大程度上激起波澜,尚有待观察。观察人士可以肯定的是:去年公开报道过的大规模增援新疆的特警,一时半会儿可能撤不下来。

运兵养兵都需要经费,新疆维稳的经费在全国维稳经费中比例如何,外人无法知道,但可以从新疆的局势与警力配置揣测出些端倪。

以史为鉴知兴衰,对于有着悠久历史的中华帝国来说,西部从来是战略要地。历代中原王朝之亡,按大陆教科书说法是亡于农民起义,实际原因复杂得多,但基本上亡于内乱加边患。其中直接亡于边患的有宋亡于元、明亡于清。边患与内乱互相交织,循环刺激,边患增加内部费用,内乱刺激边患壮大,最终王朝破局崩溃。

汉唐两朝,表面亡于民众揭竿而起,实际也亡于边患。东汉末年中原王朝持续不断地对西羌的用兵,耗尽了汉政府的财力,加之党锢之祸,对知识分子的集会和群体请愿严酷打压,终至人心离散,民间得以借宗教起事。唐政府无法处理好东北边患,安史之乱既让唐王朝丢失东北防线,河北失控,又让吐蕃与回纥坐大,最终定下衰亡的命运。

当今中国媒体人都知道宗教和民族问题为敏感话题,轻易不碰,而西部此二问题兼而有之。巧合的是,在阿克苏爆炸之前,网上流传的刘亚洲中将的《西部论》,海外多兴奋关注其民主转型十年变局论,实际上刘中将的民主也可能是“特色民主”,尚待推敲,但他对西部地缘战略的重要意义强调,我相信国内汉族主流民众会有相当的认同。

菜刀实名穿越七百年时空

爆炸声是热爱和平的人不愿看到的,刀光血影也是热爱生命的人不愿看到的。

面对维稳和治安的严峻形势,当局不得不推出新手段。《广州日报》8月20日报道:“《广州市人民政府关于加强刀具安全管理的通告(征求意见稿)》,除了管制刀具以外,警方将对管制刀具以外的菜刀、大型水果刀、工艺品刀、锉刀、陶瓷刀等其他危险性刀具实行实名制购买、定点销售制度。记者了解到,上海世博安保也要求买菜刀实名登记。”

网络留言板上对此冷嘲热讽。网友批评此一举措堪比秦王朝的“削锋镝,铸以金人十二”,以及传说中的元政府让十户共用一把菜刀的政策。

当局在暴力、刀光和爆炸声中,能否以此完成维稳大业,本人拭目以待。但菜刀实名,却先把埋藏已久的民族压迫与民族历史伤痛激发出来。我不得不说,官府中的确有高人,他们完成了龚自珍所称“号哭以求天下大乱”的人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我相信:中国有良知、有远见的人们,希望看到中国在和平与秩序中向自由民主转型,而不希望看到中国在爆炸声与刀光、血光中崩溃。

我也确信:唯有对每一个个人的基本人权和自由表达予以尊重,无论他是汉,维,蒙,藏,满,回,苗,羌……才有可能实现长久的和平、秩序与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