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乌有之乡:《国际歌》成为禁歌?

近日有幸,叨陪一个“企业职工教育座谈会”,主持者郑重透露一个“企业职工教育新动向”:某地政府为了建设“和谐社会”,防止劳资关系对立,内部下达一“新纪律”:凡是有劳工、民工参加的企业集会或社会集会,一律不许播放和呤唱《国际歌》,特别严禁传唱《国际歌》歌词,违者以“党纪国法”追究“破坏社会稳定”之罪。这就是说,曾经使“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的“革命圣歌”《国际歌》,今日已碍“稳定压倒一切”,不利于教育劳工、民工等“无产阶级”了。

曾几何时的《国际歌》传教者,今日不得不暗暗禁止《国际歌》!何等沧海桑田,“天翻地覆慨而慷”,千真万确“新时代”。

46年前,我上小学,第一支歌就学《国际歌》;40年前,“文革”开始,年年唱月月唱天天听《国际歌》;近30 年,《国际歌》与日俱远,“惟见长江天际流”;偶而路过音像店听到几句带“红色摇滚”味的《国际歌》,顿觉“国际悲歌歌一曲,狂飙为我从天落”,周身一阵“天下者,我们的天下”之热流。稍一清醒,又恐《国际歌》再成“四面楚歌”,“全国山河一片红”。

尽管对《国际歌》如此又爱又怕,一旦得知《国际歌》成为禁歌,不免“我心惆怅”,“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今天重唱《国际歌》,是否会“破坏社会稳定”?反复重读歌词——《国际歌》的核心就是斗争——“要为真理而斗争!/旧世界打个落花流水”;就是复仇——“最可恨那些毒蛇猛兽/吃尽了我们的血肉”;就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一元论”——“一旦把它们消灭干净/鲜红的太阳照遍全球。”

如此“一元化”思想,的确与今天旨在顺应“全球化”、“多元化”的“和谐社会”背道而驰。 “阶级斗争”时代的《国际歌》,求之不得的是“天下大乱”,要“过七八年再来一次”,将“旧世界打个落花流水”,就是要破坏一切“旧秩序”。一些“文化低,委屈多”,倍受不公正待遇的民工,一些被骗惨死的矿难工人的家属,有可能被《国际歌》激动得失去“理智”。

(黄金座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