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中国青年报:批评是知识分子的天职

p100820104
乔姆斯基。

批判是知识分子的天职。合格的批评者,以及对待批评者的宽容态度,是我们社会当下亟须拥有的资源。

在乔姆斯基看来,保持怀疑和批判的姿态,是知识分子的天职,因为知识分子享有知识的“特权”,并有专业能力对事物进行深刻剖析。在他看来,知识分子永远面临着两种选择:做一个向权威俯首帖耳的御用文人,或做一个独立的批评者。他认为,选择成为一个批评者尽管可能在当下遭遇烦恼,却能使知识分子最终避开历史和道义对他的审判。

8月13日,美国重量级的学者、麻省理工学院教授诺姆・乔姆斯基在北京大学接受名誉博士学位并发表演讲。只有经过仔细鉴别和彼此对照之后,才能弄清这位82岁的老人究竟给我们带来了什么。

作为著名的语言学家、哲学家和政论家,或按他自己喜欢的称呼,作为一名知识分子,乔姆斯基在短暂的中国之行期间,用沙哑低沉的声音表达了对中国当下事务的认识,并延续了批判美国政府的老调。他带来一股旋风,除了知识界的欢呼外,《人民日报》也就此发表报道,称他受欢迎的程度“超过国家元首”。

事实上,只要对这名学者的生平略作了解,我们便不会感到讶异。乔姆斯基以“异见”姿态闻名世界,他对美国政府的批评立场一生不变,曾把美国政府比作“饿狼”或“世界上最大的恐怖组织”。他甚至抨击美国人最珍视的“民主”,认为它是虚伪的。

这些批评,并未给他带来太大麻烦,相反,却为他赢得卓越的声望。他被美国媒体评为当代全球最具影响力的100名公共知识分子之首。不过,这并不意味着我们需要全部赞同乔姆斯基的尖锐抨击,以及他彻底的无政府主义观点。如果说乔姆斯基为我们带来了有益的启示,那也并不在于他的观点本身,而在于这种观点所持的姿态:批评者。

无论我们是否愿意承认,一个无法回避的事实是,合格的批评者,以及对待批评者的宽容态度,是我们社会当下亟须拥有的资源。在目前这个变化急剧、事端丛生的发展阶段,缺少合格的批评者,或者缺少对于批评者的宽容态度,将会带来无穷恶果。

在乔姆斯基看来,保持怀疑和批判的姿态,是知识分子的天职,因为知识分子享有知识的“特权”,并有专业能力对事物进行深刻剖析。在他看来,知识分子永远面临着两种选择:做一个向权威俯首帖耳的御用文人,或做一个独立的批评者。他认为,选择成为一个批评者尽管可能在当下遭遇烦恼,却能使知识分子最终避开历史和道义对他的审判。也许正是基于这种观点,乔姆斯基成了美国政府永远的反对派。即使在中国之行的演讲中,他也会时不时地将话锋转回到大洋彼岸那个“强权政府”上。

中国的知识界乃至整个社会,有必要对这一番我们略有些陌生的言论进行检视,并且从中得到有益的思考。我想,乔姆斯基的中国之行,是促进这种思考的恰当时机。

我们的社会历来缺少对“批评”的集体思考。无论是批评者,还是被批评者,都有必要从乔姆斯基所带来的信息中学到点什么。

对于那些试图以自己的批评来使社会获得或大或小改进的人来说,学习乔姆斯基强硬而坚持的姿态并不困难。通常,他们只需要准备几句犀利的言辞和一副好胆量,就可以变成一个无所不在的反对者。然而他们需要思考的一个问题是:如何使自己的批评变得真诚并获得逻辑的力量,从而使自己的对手也不得不正视这种批评?

而对于被批评者而言,他们应该从乔姆斯基的身上得到更多启示。

乔姆斯基在对美国社会和政府提出千般批评的同时,内心却承认,美国仍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国家。他对美国的批评,与其说是一种敌视,毋宁说是一种认同:一个人肯付出一生来对一个国家的缺点进行批评,也许是他用来表达自己对这个国家热爱的最好方式。古今的历史一再证明:伟大的批评者往往是伟大的爱国者。

一个如同乔姆斯基这样的批评者,对于一个公民社会而言意义重大。他可以帮助警惕或规避可能存在的政策失误,也能抵消因为意见过于趋同而导致的独断和冒进。甚至,这样一个批评者能否存在,本身就是一个社会是否开明的评判标准。

如今,尽管批评声存在于我们社会的诸多领域,但在一些重要领域,尤其是在乔姆斯基所重视的知识分子群体中,批评者的角色却愈发稀缺—-至少,像他本人那样有品质的批评者日益鲜见。

颇有意味的是,乔姆斯基发表演讲的北京大学,曾经因为引领知识分子的独立和批判精神而广受美誉,如今却同样因为日渐失去这种精神而饱受批评。不知道乔姆斯基这次来访,是否能帮这所学校乃至整个中国知识界,拾回一些并不久远的记忆。

(张伟)

评论

  • 帅克 说:

    乔姆斯基是美国的名人,乔姆斯基在中国出名,并不是他那个破理论,而是他敢于跟政府闹别扭。我们可以试想一下,将乔姆斯基放在中国,他的命运会怎么样?他说:“美国本身便是头号恐怖主义国家”, 他又说:“国际关系多少有点像黑社会,如果黑社会老大发现有人没有付保护费,又不能胁迫他,美国对中国恰恰就是这种情况”。
    如果他在中国生活,将他这些话,放在中国背景下,不是被判22年徒刑,就是被处决。理由很简单,刘晓波搞了个08宪章,就被判了11年,乔姆斯基还能咋地?乔姆斯基说:美国不民主。假设不能说他是无知,至少说明他缺乏比较,没有世界眼光,滥用了民主的便利。因此,乔姆斯基在中国人心目中,负面意义甚于积极意义。原因也很简单,他客观上帮了专制国家政府的忙。尽管美国的民主不是完美的,但比专制社会要好。如果美国也是专制社会,那么,人类现在还处于丛林时代。
    乔姆斯基让美国政府恶心,是他自已的事,是他的权利;但他不能在让美国恶心的背景下,极力吹捧专制国家,这就令人怀疑乔姆斯基的动机。他可以批评权力的阴暗,但不能同时又给专制政府吹喇叭,抬轿子。根据人文科学引述的检索,从1980年 到1992年,乔姆斯基的言论被引用次数是全世界所有健在学者中最多的。正因如此,乔姆斯基的罪孽更深重,因为他误导了世界人民。
    与其不能说清事情的真相,还不如不说为好。不然,就是害人不浅。批判,是知识份子的天职,但批判不等于胡说八道。更不因为乔姆斯基是名人,人们可以姑息迁就他。坏孩子是宠出来的!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