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特里.劳茨:中国的美国研究赤字

中国面临令人担忧的与美国的思想贸易不平衡问题。和传统智慧相反,中国对美国的了解远不如美国对中国的了解。多数对美国感兴趣的中国学生或者学者要么集中在英语语言文学上要么集中在中美外交历史和政策研究上。很少有机会在美国进行现场研究,关于美国国内政治的学术研究按照北京大学美国研究专家的说法是“少得可怜”。

相反,美国人在中国各地,甚至包括像西藏和新疆等敏感地区进行了人文科学、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的现场调查、口头历史和档案研究。自从30年前,中国向西方开放以来,美国人已经获得了对传统中国和当代中国的几乎每个方面的相当详细深刻的了解。一个中国教授告诉我“正如美国学者到湖南和广西进行研究一样,中国人也应该更多了解亚利桑那州和俄亥俄州以便熟悉‘真正的’美国。”

去年,我为福特基金会北京办公室在中国进行调查以便评估中国的美国研究现状,并为中美专家提供增加相互交流和互动的建议。自1989年以来,福特基金会一直是为中国的美国研究提供经济支持的少数私人基金会之一,但是它的资助在最近一些年也在下降。

我的调查显示中国学者和政策分析家越来越愿意也更有能力超越中国过去的美国研究中占主导地位的狭隘途径。一个观察家说“我们需要研究美国的经济、社会、历史和文化,而不仅仅是奥巴马昨天说了什么。”他和其他很多人都迫切希望调查那些帮助解释美国的行为和外交政策决定的文化的、伦理的、宗教的因素。正如一个美国教授说的,“中国把美国的多样性等同于混乱,没有意识到它正是美国的力量所在。”

回顾自己的历史和价值观,中国人往往倾向于把集体利益凌驾于个人权利之上。当奥巴马总统去年秋天准备第一次访华时,中国外交部一名发言人说总统应该赞赏中国反对西藏独立的立场,因为他是黑人总统,应该理解林肯所说的“保护国家统一和领土完整的神圣职责”。多数美国人认为这种比较牵强附会。

中国对美国生活方式的了解相对弱小不应该令人吃惊。严肃的美国研究仍然很年轻,中国缺乏必要的资源以考察像语言、商业、法律、外交等现实的紧迫议题之外的东西。包括种族和民族在内的问题一直遭到忽略。

无论公立还是私立的美国研究机构都无法充分地满足中国对美国深入了解的要求。原因如下:第一,美国人对自己的文化持想当然的态度,假定美国的利益和价值是众所周知的,很容易获得的。第二,在美国的美国研究是兼收并蓄的跨学科领域,不一定赶上中国研究学科。第三,存在一个广泛的认识,即美国政府负责向世界解释美国。但因为资源有限、安全顾虑和专注穆斯林世界等问题,人们普遍认为美国的公共外交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主要的障碍有:美国基金会、思想库、大学为中国研究和中美关系的研究提供的支持比对美国研究提供的支持多得多。许多具有美国研究背景的有才华的中国学生被招募进入美国的中国研究机构工作,在那里他们具有明显的比较优势。过去很多年,中国的富布莱特项目已经从历史和文学转向法律、商业、外交政策和通讯传播等领域。虽然有两国间的个人交换项目等机会,很少有机构合作项目是专门针对中国的美国研究的。

尽管存在所有这些问题,还是存在中国人和美国人一起工作的真正机会。在中国学者愿意超越现状的时刻,美国的许多美国研究学者对美国历史、政治、经济和文化具有了全球视野。他们越来越清晰地认识到美国之外的研究和国际视野指导的重要性。因此,这是一个让美国人加强中国的美国研究同时提高国内的美国研究的国际化程度的绝佳机会。

下面是一些改善现状的建议:

增加中国人参加美国专业协会会议和美国人参加中国会议的机会。

通过网站、会议和培训项目等扩大美国信息网络覆盖面。美国中国教育托拉斯和国务院教育文化事务局提供了很好的模式。

为中国学者在国际刊物上发表文章提供奖励,比如在线杂志《国际美国研究杂志》。

支持中国欠发达地区的中国研究生和年轻学者攻读学位。中国、香港和美国大学可以组织暑期研究班。

扩大专门研究美国社会的学生交换项目的机会。这些交换留学生的项目应该着眼于长期的机构合作。

资助诸如移民、危机管理、贫困、气候变化、宗教、中国的美国研究等话题的中美研究项目。

为中国政府官员、外交官、记者、学者、政策分析家了解美国创造更多的途径。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和亚洲基金会可以扩大现有的项目。

把美国基金会和中国顾问组织起来成为一个财团用来评估和帮助处理中国的美国研究的优先课题。在国际关系研究和法律研究方面的早期努力可以提供潜在的模式。

建立中国美国顾问团或顾问委员会,由两国政府提供经济资助,但是独立运作,旨在找到差距,培养长期的努力推动中国的美国研究以及美国的中国研究的开展。

中国现在通过60家孔子学院在全美国表达它的软实力,提供讲授中文和中国文化的资源。但是美国在中国没有类似的机构,部分因为中国当局的反对。相反,美国主要通过电影、体育以及公司广告来传播其核心价值观。非常说明问题的是,一个中国官员最近在看了电影《阿凡达》后,充满热情地告诉美国同行“这是真正的美国天才”。

中国对美国有一个清晰的、客观的、细腻的认识显然符合美国的利益。在纠正两国思想贸易不平衡方面,美国的大学、慈善机构、基金会应该发挥积极的作用。持续支持中国的美国研究或许不能终结怀疑和猜忌,但是它确实有潜力克服前进道路上的障碍。

译自:China’s Deficit in American Studies By Terry Lautz

作者简介:
特里·劳茨(Terry Lautz)大学雪城大学(Syracuse University)访问学者,亨利鲁斯基金会(Henry Luce Foundation)前副总裁和亚洲项目主任。

http://chronicle.com/article/Chinas-Deficit-in-American/123884/

(吴万伟译/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