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古梵:让人警惕的假设

馨月评论:古梵先生最近把一些朋友的问题集中起来,用自己的独特思路做了回答,一些观点很尖锐,但是又让人觉醒。在征求古梵先生的意见后,我把古梵先生写给朋友的回信转发在这里,供大家探讨。不论是探讨政治问题还是经济问题,我都希望是多角度的,古梵先生的观点总能给我们带来一些启迪,这很重要。下面是古梵先生给朋友们的回信,不必要的部分我略有删节,为了方便发表,

我给这封回信起了标题《让人警惕的假设》。

让人警惕的假设

大家问了我很多问题,有些问题仍需斟酌,还有一些有关联性的问题,我就把它们和谐起来综合性地谈一谈,大家在我的回复中各取所需吧,如有意见我们再商榷。

先把大家的问题归结起来整理出一组:

1、证券市场为什么难涨?

2、商品期货市场为什么犹如抢劫?

3、房地产价格为什么难跌?

4、央行官员为什么谈要放宽通胀目标?

5、通胀上升央行会不会加息?

6、中国为什么坚持购买大量美债?

7、利益集团的代言人当下为何猖獗?

这几个问题初看起来是散的,但在我眼里却是形散而神不散的,这些问题其实都指向了一个圆点,而要想探究到这个核心确实需要些勇气,所以悟空打妖精的时候是有风险的,一面是穷凶极恶的妖精,一面是唐僧的紧箍咒,自己要有所承担才能揭示真相,因此佛家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所以地狱里就有了地藏王菩萨为佛子们做榜样,无怨无悔地为众生服务,表现了佛家敢于承担的精神。地藏王菩萨还体现出了感天动地的孝义精神,而对于祖国母亲来说,说说心里话也是我们对母亲的一种孝顺方式吧,所以我们笔谈的基础也是基于对母亲的一种热爱。

问题摆出来后就走进了逻辑关系,踏进了一条次序通道,在这个看似杂乱的问题组中,我们应先找到一个逻辑基点,窥到了门径就可以拾阶而上,然后登高泰山,一览众山之小。我首先给这组题先假设一个前提,然后围绕这个前提延伸探讨。假定性的思维方式是研究问题的方法之一,研究问题有时要敢于大胆地假设和严谨地论证,如果在假设的前提下能把上述这组问题贯穿性的一一解答,就说明这个假设的前提基本是正确的。

这个假定性前提就是:权利和资本正将中国引向全盘西化,利益集团已经成为全盘西化的中坚势力,银行体系渐为利益集团所控制,而且这个利益集团与西方势力紧密勾结,试图借助西方势力彻底谋取对中国政治的掌控。带着这个假设,我们下面来探讨这几个问题。

1、中国的证券市场为什么难涨?

国内的上市银行绝大部分都引进了境外战略投资者,外资借中国改革之机很顺利地楔入到了中国的金融核心。由于外资占有相当的权益,他们就会为国内银行业的改革划定路线、出谋划策,其中当然包括鼓励中国采用量化宽松货币政策,这个政策的好处就在于可以促进经济中短期的快速繁荣,短期越繁荣,银行的利润就越高,外资股权获得的利益就越大,使他们在中国短期就攫取了巨额利润,而且还为美国等金融攻击中国埋下伏笔,必要时可以用泡沫经济破灭洗劫中国。

央行坚持采用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大量放贷到市场中,银行体系风险一定很高,所以我前期说过,银行要想防止金融风险就会不断的再融资或推出金融衍生品,将风险转嫁给市场,目前证券市场大量的银行融资行为验证了我的判断。

银行大量放贷,资本金不足,一旦股市拉高,将激起投资者热情,大量的储蓄就会流到股市中来,那么银行的流动资金就会捉襟见肘,为了保证银行的资金不被股市吸走,股市只能是软弱无力的,看明白这个问题,你就看清了中国股市中长期的一种结构性问题。

所以钱从银行里流出来,银行就会大规模融资,羊毛出在羊身上,左右都在剪老百姓的羊毛。资金左面从银行里流出去,右面就从股市中融回来,而居民储蓄和股市融资又有很大的区别,前者是银行要承担储户的风险,后者是大众要承担银行的风险,表面看起来这是资金的一出一进,但是这个进出过程却是一个转嫁风险的过程。银行业在这个资本游戏中可谓如鱼得水,利益集团的权益处处扩大化,外部资本跟着获得巨大利益,但是老百姓的利益呢?

2、商品期货市场为什么犹如抢劫?

商品期货市场应是投资者可以规避风险的市场,百姓本可以借此规避通胀或通缩的风险,但是中国的商品期货市场为什么犹如抢劫呢?从这几年橡胶、钢材、大豆、豆油、白糖和棉花等期货的恶性操控过程中,我想大家应该看得很清楚了,商品期货市场现在已经沦为利益集团打劫投资者和出卖国家利益的场所,正因为认清了这个问题,三年前我与大家交流时曾说过,未来国内大宗商品会轮流出问题,而且会扩大化、严重化,现在来看果然如此,今年又轮到棉花、小麦等出问题。

用今年的棉花举个例子。一些朋友问我:是不是在9月棉花上涨到17000多点时做空是投资策略的重大错误?我回答说你们根本没有失误,错误在于没有看清尚方宝剑就是想冤杀投资者。当棉花期货已经暴涨到历史最高点的时候,国储屡屡放风甚至高调宣布要抛棉花储备调节市场价格,投资者们信以为真,但是在做空9月棉花期货后,发现一切都变了味道,9月棉花期货再次飙升 1000多点,而国家却迟迟没有抛储,由于交割日期的临近,做空的投资者只能在保证金不断增加的情况下被迫割肉出局。而对投资者展开逼仓行动其实就是那个利益集团,他们用公权力在后台配合炒家,并用国储来愚弄和操控市场,所以投资者是被尚方宝剑砍杀的无辜者,这和投资策略没有什么关系,因为你们面对的就是环环相扣的骗局。

当一次次这样的实例无情地摆在大家面前时,足以让每个人清醒。如果我们的国家时至今日还不能去正视这个假市场给我们带来的巨大危害,中国的粮食危机、中国商品定价权危机、中国的资源能源危机、中国的需求危机等都会纷至沓来。监管与利益集团的一体化让中国资本市场布满了毒雾,所以我们发现中国资本市场中不论是证券市场还是商品期货市场都被利益集团掌控在手中了。

如果公权力都在配合一种骗局并可以在期货市场中扫荡广大投资者,商品期货市场就成为利益集团为所欲为的狩猎场,所以现在的期货市场是谎言的集散地,利益集团可以随意操控媒体,并让谎言成为事实,所谓的供求关系只是他们游戏中的砝码,多与空都是为了满足利益集团的贪婪并戕害投资者的工具而已。

商品期货市场目前已经成为国内利益集团与外部资本相勾结的卖场,这里不仅仅出卖的是投资者和企业的利益,更多地是在出卖国家的利益。内敛投资者的财富、外卖国家商品定价权等都充分体现了内外部资本的勾结与趋同性,他们完全抛开国家和人民的利益,彻底以资本图利为目的,所以我们在研究内外盘期货价格运动中看到了太多的巧合,并且这些巧合过多地屈从了外部利益,这直接或间接地证明了我的假设前提。

3、房地产价格为什么跌不下来?

在国内通胀快速上升的过程中,投资者本有二条路可以规避风险:一条路是证券市场,一条路是商品期货市场。正常来说通胀起来了,股市一般会上涨,商品期货也会上涨,但是利益集团用公权力和资本把投资者的这两条路都彻底封闭了,首先是用公权力压制股市上涨避免银行储蓄大量外流,其次是商品期货市场中的“鳄鱼资本”让投资者望而怯步,利益集团用权利与资本两杆枪封闭了投资者的出路,但利益集团还是给社会留下了一道避险大门,这道避险大门就是:房地产。所以第三个问题也将揭开了。

银行大力扶持地产业发展,这是一条最快捷的攫取巨额财富之路,同时让大量的房贷群体成为银行业的半辈子甚至是一辈子的房奴,房地产业畸形的发展几乎掏空了大部分人的未来,而银行不仅短期获得巨大的利益,还获得了长期稳定的收入。造就这个事实的就是那个表面看起来还是国有的、垄断的、实质上已经被利益集团私有化了的银行身上。

中国经济的核心是银行业,在利益集团、外部势力共同的作用下,银行和房地产业互相勾结构建了联盟,大肆搜刮社会财富,银行业怎么可能会主动打击房地产业呢? 所以利益集团把投资者其他的回避风险之路都彻底封死后,只为社会大众留下了“光明的买房大道”,并不断告诉你们只有房子才是真正保值的,才可以回避通胀风险,但这条“光明大道”的尽头必定是危险的陷阱。

现在的银行业根本不会顾及什么老百姓的死活,它们几乎完全沦为了利益集团的工具,所以政策要求银行对房地产业收紧信贷,但是这些政策处处漏洞,没有触及到房地产业的核心问题,尤其是没有阻断银行与地产间资金锁链的紧密关系,因此调控政策是空头支票难以变现,迟迟不见效果,房价又怎么可能真回落呢?

前期,馨月和我在探讨中国房地产绑架中国经济问题时,我谈了绑架中国经济的真正罪魁祸首是银行业,如果你们要详细了解,可查阅馨月写的《谁是绑架中国经济的罪魁祸首》这篇文章。

房地产业是美国妄图爆破中国经济的核心点之一,日本有前车之鉴。当中国开始控制房地产价格时,也是美国对华政策最焦灼不安的时期,显然美国对中国的风险防范有些无计可施,不能推高中国的资产泡沫,就找不到中国的经济的重大隐患,就不能通过经济战击垮中国,这让美国坐卧不宁。资本主义国家是要用资本实力来说话的,中国的财富不断增加,他们又对此无可奈何,心中自然充满了惶恐,于是铤而走险,加强了对中国外部的军事骚扰和外交围剿,所以我曾说过美国为了觊觎中国的财富,为了并吞中国的外债是一定会走险棋的,现实也是如此,如今美军的炮舰不就开到了中国的家门口吗?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呢?一是遏制中国的发展;二是引发中国与周边国家的战争,消耗中国;三是激化中美矛盾,寻找借口制裁中国,搞贸易摩擦和贸易平衡;四是寻机消减中国的债务;五是用军事威胁迫使中国作出经济上的妥协。六是借亚洲矛盾将美国全球利益最大化,积极介入目前世界上发展最快的亚洲。而将朝鲜与伊朗问题指向中国,不过是美国的借口而已,即使没有这两个问题,美国依然不会放弃对中国的阻遏。

但是国内偏偏有那么一群人不遗余力地为房地产价格上涨呼喊,尤其有个别人嘴里处处都是数据,试图把假的说成是真的,但是现在的经济数据和行业数据还值得我们去相信吗?至少我心里是大打问号的。一个隐藏了政治目的的代言人,总有一天会露出原形的,“知人知面不知心,画虎画皮难画骨”,虽然中国有那么几只老狐狸在为利益集团代言,但是狐狸毕竟是狐狸,尾巴是藏不住,他们会不断地跳出来,所到之处也必然留下异味,对这些人我们需要坚决批判,不批判这类人不仅会让中国面临经济危机、百姓受苦受难,也会让美国渔翁得利、阴谋得逞。

控制房地产价格过快上涨无疑是正确的选择,但是国家在房地产政策上对利益集团的步步退让使老百姓看清了一个非常残酷的现实问题,现在的利益集团的势力已经大到国务院都难以控制的地步,利益集团与国家政策的直面叫板,让我们看到了利益集团在权利上的升值与人民权利的贬值,更看清了中国的市场化是“伪市场化”的本质,实质上是搞“全盘西化”。改革到了今天,权利和财富都呈现了全面私有化的进程,在下届政府即将换届之前,有一股全盘西化的力量在强行推进中国改革,并试图让这种改革成为既定的事实,人民的王冠将被摘走,这就是我们今天要面对的真相。

4、央行官员为什么谈要放宽通胀目标?通胀上升央行会不会加息?

问题谈到这里,你们也应该清楚某些官员为什么谈放宽通胀目标了,通胀起来了,居民储蓄的实际利率是负利率,百姓存款是贬值的,又找不到投资渠道,不仅活生生的被量化宽松货币政策盘剥,还会被逼着去买房子,这恐怕是他们要放宽通胀目标的目的之一。另外长期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必然会导致通胀,关于这点我想央行不会不清楚,货币超发后通胀必然难以控制,所以汇率改革后的实际情况发展与央行的论述大多呈现反向走势,他们将面对社会舆论的巨大压力,于是开始给自己寻找理论与舆论上的台阶,但是他们却轻视了群众的智慧。

还有一个目的我是非常怀疑的,本想不谈,但思考再三还是要讲出来,因为我们看待问题是可以抱有怀疑态度的,没有怀疑的态度社会就不会进步,没有怀疑的态度就不会看清真相,把这个怀疑说出来后大家可以留待未来去观察。

通胀起来了,民怨加深了,为控制通胀,市场就会议论加息问题,而在人民币汇改前后,很多经济学者是反对加息的,反对加息是目的是防止中美之间息差加大,防止美元有更大的套利空间,防止人民币过度升值与美元的大幅度贬值,但是央行官员为什么偏偏在国内通胀加剧的时候火上浇油呢?因为他们想借通胀让市场自然响起加息之音。汇改后人民币升值了,再加息的话会进一步促进人民币升值,市场反对声音很大,央行就不敢轻谈加息,因此加息的声音如果能来自市场是他们最大的希望,问题谈到这里我感到有些恐惧了。

假定有个利益集团想出卖国家利益,想让人民币大幅度升值给美国人以交代,而自己又不敢亲自出马来实现这个计划,那么借助通胀来迫使市场认同加息就是他们的一种毒辣策略。市场主动要求加息控制通胀,等于市场行为替利益集团遮掩了出卖国家利益的阴谋,最后形成的既定事实是:市场自动认可外汇储备的大量损失,市场自动认可美元在人民币上套利,理由就是我们要控制通胀。如果市场的结局最后验证了我的判断,先生们、女士们的内心又将做何感想呢?所以当官员都出面鼓吹通胀时,很多问题就变得异常复杂化了。

谋有四种:一是阳谋、二是阴谋、三是阳谋阴用、四是阴谋阳用。“阳谋阴用”是表面光明正大实际处处阴损;“阴谋阳用”虽然手段毒辣却是对付坏人。而现在的管理者恐怕是“阳谋阴用”了,连出卖国家利益这样的事情都可以通过“市场行为”逼着老百姓自动认可,这就是国人的悲剧之处。一面是美国人用“阴阳谋”对付中国,一面是中国内部用“阳谋阴用”对付民众出卖国家利益,中国的路在何方呢?而在国内期货市场中“阳谋阴用”现象处处可见,在中国进口美国转基因粮食问题上处处彰显,面对这些问题我们是不是需要更多的思考呢?

随着对问题的不断怀疑和推理,加息的问题也就自然出来了,我认为他们是一定会鼓动加息的,大家不妨从央行货币委员会和官员的发言和博文中去寻找蛛丝马迹,再听听市场中那些所谓独立经济学家们的呼声,在这个内外的唱和的声音中我们会证实和看清更多的问题。

你们完全可以否定我的怀疑、推理和判断,因为这是建立在假定性上的分析,甚至可以说我这是“阴谋论”。过去很多人都在揭露美国的各种阴谋,国内一批亲美派和投降派说这些人搞得都是“阴谋论”,如今而当美国的炮舰大摇大摆地开到了中国家门口时,这些昔日批评阴谋论的人不知作何感想?历史用事实证明了是非公论。

5、中国为什么坚持购买大量美债?

如果国内确实存在利益集团的势力与美国势力相勾结,那么中国不断大量购买美债就没有什么意外了,我们的内部存在一股很明显的全盘西化的势力,他们如果想谋取权利就必须与外部势力相勾结,尤其是与美国势力相勾结,将自己的利益绑架在美国的身上,换回美国对他们的扶持,他们制造陷阱引导中国将大量的美元储备购买美债做利益交换,所以中国大量购买美债的背景是不是让我们感到心惊肉跳呢?在国家战略安全、经济安全与投资之间,大量购买美债的选择显得那么不平衡,这不得不让人怀疑。

我的怀疑可能越来越尖锐了,但是我的怀疑还不至于无中生有,当我们用怀疑的眼光看待一些问题时,我们却意外地清醒,你们可以否定我的怀疑,但却驱赶不走我怀疑的眼神在你们心中留下的犀利。

6、利益集团的代言人当下为何猖獗?

当上诉问题一一呈现出来后,我们就清醒地看到为什么利益集团的代言人会疯狂了,这是一个内外势力相勾结的利益集团,他们不仅在国内贪污腐败还在出卖国家利益,这个利益集团背后有权利与资本的支持,势力不断扩大,所以他们可以挟持与买通媒体,畅所欲言,将民众正义的呼声压制下去,他们可以出入各种论坛大言不惭地宣扬他们的论调,贫富的差距此时在话语权上表现的淋漓尽致,人民的声音就和他的口袋一样的苍白和寒酸。当一个社会只有利益集团的话语权而没有普通民众的话语权时,我反问各位:“中国走的还是社会主义道路吗?”

贪污腐败是社会主义造成的吗?权贵阶层是社会主义造成的吗?都不是,但是非社会主义改革造成的一系列矛盾最后都栽赃到了社会主义制度身上,从而引导群众不断去仇视社会主义制度,最后达到利益集团彻底否定社会主义的目的,达到全盘西化的目的。

一切向钱看才是这些矛盾形成的源头,权利与金钱的交换才是形成这些问题的本质,是“权利资本”彻底撕裂了和谐,而不是社会主义制度加深了矛盾,所以改革中全面盘西化的毒才是产生这些矛盾的根本点。

当利益集团的声音充斥了社会的各大媒体而官方又无人义正言辞面对时,当正义之音不能得到弘扬时,我再反问一句:“难道我们不应该警惕出现‘中国的戈尔巴乔夫’吗?”但那些想走全盘西化道路的人恐怕是再次打错了算盘,中国有二种势力是不会允许利益集团这样做的,一是广大人民,二是人民的军队,这两者最终将会让他们看清事实。当利益集团将矛盾最终激化的时候,他们就会看到这两股巨大力量的呈现。

本愿做个读书路上的取经和尚,但面对你们的难题我又没那么从容了,因为要回答这些问题,往往要提起棒子,瞪圆了眼,做了行者,所以说出来的话难免会打击一些论点或冲撞了某路神仙,儒家说“以和为贵”,但这句话用在此时却不妥当,我觉得老子有句话说的比较贴切:“万物负阴抱阳,冲气以为和”,万事万物都有阴阳两面,阴阳之气互相冲激之后,事物才能达到平衡与和谐,所以谈谈自己的观点也是为了构建和谐社会,哪怕有些观点犀利了一些。

(和讯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