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鄢烈山:提防“斗争哲学”卷土重来

据《重庆日报》等媒体报道,8月4日,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与来自清华、复旦等全国109所高校的学生会、研究生会主席座谈,回答了打黑除恶等问题。看这些报道内容,我耳畔响起一首流行歌曲:“酒干倘卖无,多么熟悉的声音,陪我多少年风和雨……”

看薄书记与“学生会的小朋友”们的合影,虽然没有红宝书、红袖箍、红旗飘飘,不同于当年检阅红卫兵的场景,倒像是泰国的红衫军,但无论如何从视觉效果上看仿佛当年的“红海洋”。更重要的是薄书记说:“毛主席也讲:‘与人奋斗,其乐无穷!’这就是革命者的人生观和对幸福的理解。”这些话语我太熟悉了!我的青少年时代就是在这种话语训谕中度过的。我熟知毛泽东的斗争哲学,从“文革”前的“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到“文革”初的“革命无罪,造反有理”、 “文革”中的“抓革命,促生产”、“斗私批修”,“文革”后期的“八亿人口,不斗行吗?”的“浪漫”逻辑。正是这种斗争哲学斗乱了中国,中**史称“文革”为浩劫;也正是抛弃了“以阶级斗争为纲”,转而“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才有了今天中国的经济繁荣、社会安定呀。

我是赞成“打黑除恶”的,也赞成薄书记说的打黑除恶连带那么多利益集团,肯定会有矛盾。但是,他说,“讲到‘打黑除恶’,老百姓感到大快人心,但也有人不舒服,不光是黑恶势力本身,还有与他们相关的那些人——腐败分子和‘保护伞’,因此会有不同的舆论和反应。 ”这种阶级斗争时代的敌我两分法,叫我们这些质疑过重庆打黑除恶手段和过程的人很不舒服。道理很简单,党委、政府、司法机关做好事也是需要舆论监督的,目标正义不等于程序正义,也不能排除有人弄权枉法嘛。难道凡有人发出质疑之声,与重庆当局“有不同的舆论和反应”,就是与黑恶势力相关的“腐败分子和‘保护伞’”?搞“斗争哲学”的年代,这种“上纲上线”、“打棍子”、“扣帽子”的手法,的确有压倒对方的气势,但这种战法在今天应该不灵了吧?

突然想到正闹得沸沸扬扬“郭三俗”事件,不正是“斗争哲学”在当今又搅得一地鸡毛的典型案例吗?

先是“武斗”。郭德纲弟子李鹤彪殴打登门采访的北京电视台摄像记者。然后,是“文斗”,郭德纲出言不逊,央视不点名批郭德纲“三俗”,郭德纲反唇相讥,“人那么大的TV,放着那么多拆人房子抢人地的大事不批评,连自己个一把火烧掉多少亿的事都顾不上批评,专门来批评我,我要不多俗几个项目,对得起人家的批评吗?一俗肯定不够啊,三俗那都只是个起步价!……”

今日之“武斗”可以在法治框架中解决,据悉打人者已被刑拘。“文斗”没关系,相声演员斗嘴还可让大家一乐,有理无理公道自在人心。可是,接下来,事情不在法治轨道上运行了:“郭德纲似乎要遭遇到全面封杀。先是在北京台的节目被撤下……在上周末,北京城内各大音像制品销售点也撤下了关于郭德纲的光碟……”北京电视台中止与他的合作很正常,“全面封杀”如果真有那就是公然侵犯公民的政治权利了,与斗争哲学盛行的年代搞的“大批判”何异?

据《南方日报》8月9日报道,女演员郝蕾、诗人赵丽华等人力挺郭德纲。出版商路金波称:“我今天支持郭德纲,因为明天那个倒霉蛋可能是我。当然,也可能是你。”这就叫“兔死狐悲,物伤其类。”

网络作家今何在认为:“记者再讨厌也不该打。正如郭德纲再三俗也不该封……如果斗争双方奉行的是同一种理念,看谁不爽就灭掉谁,无需审判。那么不论谁当权,都不可能有宽容的社会。”我严重支持今何在的看法:同胞们,警惕“斗争哲学”卷土重来呀!

(作者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