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何频:中国军人夸大危机 牵制胡锦涛

f091021501
资料图片:著名华人出版人、美国明镜出版社及《明镜月刊》、《外参》总裁何频先生。(摄影:黄频/中欧社)

中国这次经济高速增长正碰上西方经济陷入衰落周期中,这使一些国人觉得失去了学习的理由,在这种气氛中,军人们的强硬言行容易得到掌声而不是质疑。如果不能加以牵制,军队肯定会成为中国和平发展和转型难以清除的阻力和破坏力。

太子党多数或可用铁血支持中共政权,平民出身的将官则多数具有投机倾向。如果,未来最高层的分歧必须要用军队来作最后的裁决,军队的角色却要比1989年难以预测得多。因为,1989年还有一个邓小平。现在,军队会听命于谁?

“百年盛世”出骄兵

几乎没有人认为中国会恢愎军政权,也很少人相信中国军人会有能力和冲动单独发起一场兵变,从中共建政以来的历史看,军队只是权力斗争中被使用的工具。然而,越来越多的信息显示,中国军人们似乎不太甘于只在黑箱中独舞。

长年以来,由于“军事保密”变得天经地义,外界对于解放军的真实情况所知甚少。如果说中共绝对的权力造成了绝对不会被清除的腐败,那么在绝对的黑箱中,埋伏的是一支绝对难以预知的武装力量。

中国共产党还是一个非常没有安全感的政权,暴力夺取政权的成功,使自已六十年也摆脱不掉暴力恐惧症,仍然靠暴力维系政权,妨碍了它向执政党进化。其中一个最不文明的标志就是,由党领导军队,使解放军在中国只是一种“党理工具”而不是法理存在。也就是说,这支由人民供养的军队,人民是没有权力了解和掌握的。

从完全被操控的宣传机器中,解放军被塑造成救灾英雄。从某种程度上,解放军救灾行为是值得敬佩的。但是以一个现代国家的标准,这既暴露国家缺乏专业救灾力量,也是在滥用军队,常常不顾安全后果将军人们推向危险境地。

军队真正的力量当然应该表现在国防上。从大阅兵、军事演习、军费开支上,的确有理由相信解放军是国际上近年扩张最迅猛的军队。而且,其偏重提升杀手锏武器的方略,可以掩饰军队整体力量的不足,用有限的尖端兵器显示了足够的威慑力。

问题的要害并不在这里,国土争端是一个过去了的传说,中国国土没有面临被侵略的危险。人们真正需要了解的是,这支军队到底掌握在谁手中?在未来中国更危险的转型过程中,军队将会一个什么样的军队?

从有限的信息中,例如从复员军人的上访、现役将领和转业军官被公开的贪腐案件(近一年来至少有三个被抓的省部级贪官原是高级军官)、将官们的提升、都市消费场所的军车,人们也可以察觉到军队的腐败基因和程度并不亚于地方。只是,军队比地方更缺少监督力量,贪腐有更持久的生命力。即使军队偶尔揭发出一些案件,也被军队自身消音了。

作为一支生存在现代社会,而且努力追求现代化的军队,却是一党之私,注定了其充满冲突、迷乱的心智。所谓党绝对领导军队,还得取决于谁是党的领袖。如果党权和军权合一,尚不是问题。然而,当年赵紫阳贵为中共总书记,却被掌握军权的元老们赶下台;如今胡锦涛贵为中共总书记,名义上还是军委主席,但是一个向胡主席暗送秋波的上将仕途反而受阻,因为实质掌管军务的人,多数还是江泽民的旧将。胡锦涛不致于被赶下台,因为他不像赵紫阳一样将着眼于中国的未来,他做的只是希望能在和谐声中全身而退。

可是,军队的指挥权、派系却变得更加多面性和诡秘。军队晋升制度的封闭性,使太子党毫无障碍地掌握了要害部门,一些平民出身的将官则一边掩饰自已的野心,一边靠吹牛、拍马、见风使舵甚至贿赂谋取了更高的权位,太子党多数或可用铁血支持中共政权,平民出身的将官则多数具有投机倾向。如果,未来最高层的分歧必须要用军队来作最后的裁决,军队的角色却要比1989年难以预测得多。因为,1989年还有一个邓小平。现在,军队会听命于谁?没有证明。

可以看见的是,军队现在的表现欲明显难以克制,不但在外交上,而且在内政上。它在外交上不只是扮演文官政府外交部的后盾,而是直接跳到外交舞台上指手划脚。军委副主席堂而皇之地接见美国前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布热津斯基;断然拒绝美国国防部长的访问;似乎没有经过任何文官政府的程序,迅速安排一场又一场非常态的军事演习,来和美韩军演进行较劲。

一反以前幕僚们只在军营里秘密报告的传统,现在一个又一个现役将校在大讲堂、在大众媒体上高谈阔论。他们大谈中国军事崛起论,夸大中国的国防危机,迎合甚至催化炙热的民族主义情绪,使文官政府也不得不被这种力量、情绪所牵制。

中国一直在努力塑造和平崛起形象,但军人们的强硬言行无疑给中国威胁论者提供了充足的证据,似乎围堵中国真的有了必要性。而如果围堵中国真的成型,军人们便会变得更出格。

中国这次经济高速增长正碰上西方经济陷入衰落周期中,这使一些国人觉得失去了学习的理由,口气日益骄狂不可一世。在他们的想象中,一个奥运会是“万国朝圣”,一个世博会是“百年盛世”——在这种气氛中,军人们的强硬言行容易得到掌声而不是质疑。

如果不能加以牵制,军队肯定会成为中国和平发展和转型难以清除的阻力和破坏力。中共靠枪杆子夺得天下,那么最终会不会因为对枪杆子失去控制而失去天下?

(《明镜月刊》第7期)

评论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