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浦志强:我还就是要力挺郭德纲这流氓

p100811101
资料图片:律师浦志强。

看不惯对郭德纲饱以老拳,说了几句反动话。网友为力挺这流氓对我失望,我也就有了澄清的必要。

小题大做大事化小再把小事化了,堪比报菜名儿那类老段子,是个人张开嘴就能说几句,但要说好得要有真功夫。眼下对郭德纲的围剿,在我看就是一段报菜名儿,只是不光厨子的火候儿差,把色香味烩得没品,跑堂儿的也不着调,最终是客人不买单,餐馆儿老板得自掏腰包蚀这把米。

郭德纲是不是流氓,见仁见智,杜月笙还流氓大亨呢,但离开了梅兰芳的孟小冬,偏偏就嫁了他。社会是多元的人是多面的,庙堂外得有江湖,有江湖才有社会,才谈得上和谐,因为江湖就是社会。否则就是病态,纳粹德国、文革中国和金氏北韩,全这副德行。

郭德纲就一艺人,靠的是功夫,他没攒《生死抉择》《建国大业》,雅俗共赏主要是“三俗”,德云社跟主旋律不搭界。艺人吃的是开口饭,上千块一张票没人逼着你买,都是衣食父母掏钱捧他的场,官府可没给他出盘缠——官人能让党买单,他不该背黑锅。姜昆要是有这能耐,你标一万啊?看你们吣那滩东西,甜的发腻没辣子一点儿不开胃,卖十块钱给茶水贴路费,外带抽奖看《孔繁森》和《任长霞》,照样门可罗雀没人搭理你,但你怪得着郭德纲这流氓吗?

师徒反目同行踩乎,哪个行业都这样概莫能外,但凡有人跟着也就有了是非。徐德亮李菁何云伟退社,是人家自己选择,好合好散散不好有衙门伺候着,经官断个明白谁都别撒钱买,也就是了。听相声大家解解闷儿说别的又不合适,想高雅你去维也纳听新年音乐会呀?五十六个民族五十六句话,那儿天天都是好日子,想爱我中华,人家收了钱就肯管你够。

德云社不是精神文明建设基地,郭德纲那帮徒子徒孙,估计没时间学习三个代表,姜昆能立竿见影指定学了,但八成儿急用先学浅尝辄止没法儿联系实际带着问题学,所以无论雅俗,这相声界未必有人真懂啥叫钦定的八荣八耻。但是江湖事江湖了,这是规矩是明晃晃的规则,动不动就引回纥兵解长安之围,姜昆这样学郭子仪,他不厚道。

咱这儿英明领袖辈出,比英雄出得还稀烂。人不管啥样,戴顶绿帽就成了少将,上灶台就敢英明的埋锅造饭,把行头刷成绿色儿,就敢号称三军统帅,恶心人的事儿多了。局子里要是没得矛盾,那高岗彭德怀二月逆流会打倒吗?刘少奇和赵大爷会出局吗?那秀才文胆田家英会自杀吗?那四人帮再祸国殃民用得着粉碎吗?而陈良宇也早该英明地升了官了,陈希同又何苦蹲十好几年?

学界要是没龌龊,赵秉志就不会跟人民大学失和,跑北师大另立山头。郭德纲再操蛋,也就嘴上功夫。但他那是真功夫,那是他真有功夫。他讨好衣食父母,让别人浑身刺挠,是招人不待见,但他把谁家孩子扔井里啦?贪了赃还是卖了法?走私了军火还是拉动了美国内需?抄了王天成段子进政治局出堂会,还是跑西太平洋大学拿仨博士学位回来,再把自己当表演艺术家供着啦?让十几年前的学界名流何新,拿教授德行跟郭德纲比比,一目就能了然。

要认清官府对一个艺人围剿,实质究竟是什么。一个庸俗无比的世道,最俗的人才好专整这套反三俗的烂景儿。流氓当道街上像流氓的人多了,但谁是真流氓谁他妈真流氓,还得拉出来遛遛得骑驴看唱本儿。

我就喜欢郭德纲这股江湖气,我就是要力挺这流氓,哪怕有一天他扛不住,低头认怂了。

浦志强 2010年8月11日 沈阳

(作者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