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英国华裔女医生在阿富汗从事人道救援遭枪杀

p100810106

英国一名有华裔血统的女医生,放弃高薪厚职和舒适生活,前往阿富汗从事人道救援工作,临近婚期,仍冒险运送医疗物资往该国治安不靖的东北部,不幸与另外9名同僚遭行刑式枪杀。回教民兵塔利班承认责任,指他们是「美国间谍和基督教传教士」,所以一举杀死。但阿富汗警方仅称是草莽贼匪所为。

36岁的胡卡伦(Karen Woo),全名音译为胡素英(Su Ying Woo),是外科医生,她跟包括牙科及眼科医生在内的6名美国人、1名德国人,以及两名阿富汗通译员,3日前被发现在巴达赫尚省(Badakhshan)兴都库什山脉一处丛林,伏尸于3辆佈满弹痕的四驱车旁,随身护照与财物不翼而飞。死者中部分是西方基督教慈善组织「国际援助使团」(IAM)志愿者,都是应兴都库什山脉南部努里斯坦(Nuristan)一个社区邀请,运送医疗物资往当地海拔逾4000米、人口约5万的偏远村落。

国际援助使团总监称,他们拜访了区内多条村落,医治了约400名患者。卡伦负责给妇孺问诊。惟上周四他们回程途中失去了联络。同队一名阿富汗通译员之后报称,10名大汉持AK-47步枪,要他们排成一行后逐一行刑式处决,只有他靠跪下念诵《可兰经》又高喊「我是穆斯林,不要杀死我」,始能虎口馀生。

巴达赫尚省警察总长说,卡伦等人出发前,「我们曾警告他们切勿接近(没有美军保护的)努里斯坦的森林,可是他们说自己是医生,无人会害他们」。卡伦的喀布尔朋友亦曾以她快要结婚游说,但明知此行凶险的卡伦答道﹕「假如我有命回来再说。」

卡伦出发前在网上写了一封信,道﹕「长途跋涉不容易,这需要3周,徒步兼驮马,没有车辆可进入山区。远行讲求极大的身心意志,不会没有风险,但我始终认为,提供医疗协助是最基本和重要的,帮助那些最有需要的人,为此努力是值得的。」

卡伦在喀布尔工作的未婚夫史密斯(Paddy Smith)虽担心不已,惟最终接受卡伦的决定。「卡伦是勇敢面对生活的人。她去了阿富汗一个最危险的地方,只为了帮助人。她是这样的姑娘,她专业又突出。」他去年11月因为帮卡伦在机上把行李卸下而相识,1个月后相恋,原订昨日飞返伦敦准备两周后的婚礼,然后重返喀布尔共组家庭。

卡伦是中英溷血儿,卡伦父亲是华人,母亲是英国人,有两名兄弟。两年前她还是英国最大医疗保险机构保柏(Bupa)的副总监,年薪数百万港元。2008年一次到喀布尔访友之旅,燃起了她对阿富汗人的怜悯心,于是她去年10月毅然辞去高职,改到喀布尔成立慈善组织「阿富汗桥樑」(Bridge Afghanistan),专为协助阿富汗的贫民妇孺等,从事筹款、争取医疗和社区服务计划所需物资。今年3月,她筹组把英国医院的剩馀物资,运往她在阿富汗一间女子监狱开设的诊所,当时她自言是「全力以赴在战地生活的人」。

卡伦中学毕业后,曾循现代舞蹈家和演员之路发展,22岁才决定学医。她在英国医院任外科医生5年后,又曾在南非、澳洲、巴布亚新畿内亚、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共和国的医院服务。朋友称她「非常聪明,具才能,但也很随和又娇嗲」。其表姊说﹕「她抛弃一切只为了助人。杀死她就似杀害数以千计的人,因为她从事的,就是挽救数以千计人的生命。」

胡卡伦无宗教信仰,亦无特别政治主张。她一直有把在阿富汗的工作点滴和感想,上载于她所孕育的慈善组织「阿富汗桥樑」网站及其个人网志,表达人道关怀,却从不谈论什麽个人牺牲。

作为精神科护士和电视工程师的女儿,卡伦不仅关心阿富汗人民的身心健康,也想藉纪录片向世人介绍当地的善恶好丑。2009年,她在网志上道﹕「身为一个医生,我造访喀布尔期间所见的事,使我渴望述说夹杂善恶的人间故事。通过窥探生与死,失去与伤残,反映了冲突对个人和社区的各个后果面貌。」

她在个人网志「卡伦医生的阿富汗保健探索」(explorerkitteninafghanistan.blogspot.com)称,阿富汗跟英国截然不同,这地方虽缺乏粮食、空间和金钱,但却「愿意分享一切」。

胡卡伦常谈及工作,曾描述工作忙到「这一分钟把手肘深插肠脏做修复手术,下一分钟就坐在国际安全援助部队的军车后座(外出工作)」,惟却甘之如饴。

当地绑架、爆炸频生,她虽不讳言感觉恐惧,但愿以幽默自持﹕「(这儿)黑色幽默盛行,是减少忧虑、保持冷静和继续下去的良好法子」。

胡卡伦于7月20日发表了人生最后的一些文章。当时她正�手努里斯坦山区村落替病人服务之行。「在这种荒僻地区生活的人几乎没有医疗保健,所以我们希望可大大改变他们的生活。」

(明报)

华裔医生遭阿富汗塔利班袭击遇害 父母赞其英雄

倘若没有8月6日的那场劫难,华裔女医生吴凯伦(Karen Woo)就会在10来天后,随未婚夫从阿富汗返回英国举行婚礼。

她在博客中写道:“也许,我现在不该为婚纱担心,但哪个女孩不会呢?”遇害前,吴凯伦定做了一身的阿富汗传统新娘礼服。

一司机背诵经文保命

今年7月下旬,由多国人员组成的医疗队前往阿富汗东北部努里斯坦省(Nuristan),为该国偏远地区的居民提供医疗救助。

启程前,吴凯伦在博客中已预料到此次旅程的非同一般:

“这段长途跋涉不会轻松,需要三个星期,其间很多路程必须步行或骑马,因为车辆都无法在崎岖的山路上行驶。”

“完成这段旅程,需要很多物质和精神上的意志,也会遇到风险,然而我相信医疗救助服务是最重要的事。为了帮助那些最需要帮助的人,所有的付出是值得的。”

在阿富汗北部完成救助工作后,医疗队一行人启程返回首都喀布尔。选择路线时,他们有意避开武装分子出没的地带,但意外还是出现了。

8月6日早上,在巴达赫尚省和努里斯坦省交界处,一群持枪蒙面匪徒拦截了医疗队的车辆。

武装分子逼迫所有人下车,对其一一搜身,将所有财物洗劫一空。随后,武装分子命令他们靠着汽车排成一排,随之执行“行刑式枪决”。

“国际援助救济会(IAM)”负责组织此次救助活动。据其介绍,遇害的人中包括6名美国人、一名德国人、一名英国人、两名阿富汗翻译;8名外籍死者为5名男性和3名女性。

只有一名阿富汗司机由于反复背诵《古兰经》经文,证明自己是真正的穆斯林,才得以逃生。

吴凯伦父亲来自香港

8月8日,吴凯伦的家人发表声明称,为“英雄”女儿感到骄傲,并希望这能激励更多人献出爱心,而非延续仇恨。

现年36岁的吴凯伦出生在伦敦北部小镇史蒂夫纳奇,父亲来自中国香港,母亲是地道的英国人,职业为精神科医生。

高中毕业后,她先后当过现代舞舞者、T型台模特,甚至还在马戏团表演过走钢丝。

如此经历符合吴凯伦对自己的描述:“我心里有一个冒险家,我爱心跳加速的感觉。”

冒险之外,吴凯伦更多受到母亲的影响,最终走上学医之路。

22岁那年,她考上医科大学。毕业后,酷爱旅游的吴凯伦选择旅游式行医。她先后前往澳大利亚、巴布亚新几内亚、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的医院工作,而工作之余,吴凯伦恰恰可以四处观光。

回到英国后,吴凯伦进入伦敦圣玛利医院,做了5年的外科医生。此后,她被伦敦一家私人医院聘用,月薪超过6位数。

业余时间,吴凯伦同朋友一起组织美术摄影展览,为慈善组织筹集善款。

吴凯伦“虽害怕但镇定”

两年前,一次偶然的阿富汗之行让吴凯伦产生了放弃6位数月薪的想法。

回到伦敦,辞去工作,吴凯伦加入慈善机构“偏远医疗国际”。该机构专门为贫困国家的偏远地区提供医疗服务。

再次回到喀布尔时,她一边行医,一边拍摄纪录片,让更多人了解这个千疮百孔的国度。

2009年3月,吴凯伦发起了一个名为“阿富汗桥梁”的慈善活动,目的是提高普通阿富汗普通民众的生活水平。

面对阿富汗的艰苦条件,吴凯伦一度自嘲说,自己已“完全破产,还要深陷战场”。

在博客中,她坦言自己并非不害怕,然而“到处都是黑色幽默,这能让我们控制恐惧的情绪,保持镇定,继续工作。”

熟悉她的朋友说,吴凯伦已完全爱上这个国家,她觉得自己在做有意义的事。

两人阿富汗相识相爱

吴凯伦离不开阿富汗,而他的未婚夫马克·史密斯更离不开她。身为英国退伍军人的史密斯在阿富汗担任安全顾问。

去年10月,正是在阿富汗,两人相识。

那一天,史密斯替吴凯伦拿行李,随后,二人交换手机号码,接着很快陷入爱河。他们原定8月20日回到伦敦举行一场简单的婚礼仪式。

回忆起遇害的未婚妻,史密斯说:“我最怀念她对生活的热爱,任何见过她的人都会发自内心的微笑。”

8月7日,吴凯伦的遗体被直升机运回喀布尔。

8月8日晚,吴凯伦的父母发布声明,悼念“英雄”女儿。

声明说,虽然吴凯伦英年早逝,一生却丰富多彩,富有意义。“她立志于尽自己所能带来改变,她是一个真英雄。即便面对恐惧,她也从不退缩。”

回顾女儿短暂的一生,父母充满了骄傲:“凯伦,你兼具智慧和美丽,充满活力,心地单纯。你的一生丰富多彩,舞蹈家、模特、杂技演员、医生、人道援助工作者,不论你做什么,都充满激情。”

英国一家报纸刊发评论称,如果不是发生惨剧,像吴凯伦这样的援助人员常常被忽视。“我们为这样一位生命的消逝哭泣,我们希望她的家人和未婚夫能获得些许宽慰。”

(新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