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张春贤主政新疆寻求援建“输血”:收拾屋子迎客

p100806101
5月4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张春贤(右一)与乌鲁木齐市民交谈。

履新百日,在中央治疆新战略布局下,张春贤的新疆方略已徐徐展开。

自4月24日,被中央正式任命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以来,细数张春贤的工作足迹,可以清晰地发现,他注重“对半分”:一半时间在调研、座谈,另一半时间在会见来访的中央部委、援建省市的官员或企业高层。

在此前的解读中,媒体普遍忽视了张“会见来客”的工作。然而,越来越多的人已经意识到,张春贤已经成为了新疆的首席外宣员,其看似简单的例行动作,却蕴藏着其治疆方略的重要组成部分:寻求援建“输血”与新疆自身“造血”的最佳结合点。

张的上述举动被外界形象地解读为“收拾屋子迎客”,在内外兼修中彰显出效率、务实与开放之风。

张春贤入疆做了什么,给新疆带来了哪些变化?在张春贤入疆100天之际,早报将目光再次聚焦新疆,以及她的“班长”——张春贤。

与多数履新的省(自治区)委书记一样,张春贤上任伊始就展开了持续的调研与座谈。其间,张的清新、务实之风令人印象深刻。

座谈会亲定内容和会风

张春贤在工作间隙,经常叫上身边的几个人“去街上走走”。

张春贤入主新疆召开的第一次座谈会,是在4月29日。此刻距其正式履职(4月26日)只过了3天。

4月29日下午,张春贤与新疆的全国劳模和先进工作者举行了座谈。与会的多人告诉早报记者,这次座谈不足2小时,张与大家合了影,然后丢掉工作人员事先准备好的讲话稿,脱稿讲话,用唠家常的方式讲述了他前几次来新疆的往事。

张春贤表现得自然、朴实,在场的60余名劳模与先进工作者送上了长时间的掌声。见此场景,有人建议张书记“再讲几句”,张微笑着说“谈完了,不讲了”,然后与大家握手告别。

不过,在即将离开时,张春贤又折返,高声向大家补了一句:“你们是从基层来的,基层的真实情况,对我们决策非常重要!”话毕,转身离去。

数名知情人证实,张上述重视基层信息的务实风格,在此后的系列调研、座谈会中,屡有体现。两名知情人说,为开好这些座谈会,张亲自对会议内容、会风提出了明确要求。就此,已有官方消息印证。例如,张特别要求:发言要开门见山、突出重点、直奔主题、不讲虚话。

“这种务实的会风,让当地官员耳目一新。”新疆媒体圈的两名同行告诉早报记者说。

一个统计是,9天的时间里,张春贤共主持召开了10个不同范围、不同层次的座谈会。而查阅百日来的《新疆日报》记载:张奔忙着听汇报、调研,抑或深入民间查看民情,他的足迹已经遍布新疆南北。

在媒体报道中,张书记亲自主持召开了自治区处级干部座谈会,这一举动在业内罕见。此外,张在调研中频频深入底层,其亲民作风,让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厅长李建新印象深刻:“(张春贤)到群众的家里,跟他们交谈,甚至爬到老城区土建筑的楼顶上,亲自去看……”

张书记还喜欢微服私访,走进大街小巷察看社情,了解民意,倾听民声。据一位接近张春贤的人士向早报记者透露,张在工作间隙,经常叫上身边的几个人“去街上走走”,“这是他在湖南的一贯作风”。

人们还在热议,张向新疆人送出的礼包:在张的力主下,被关停了近一年的互联网恢复正常;把城镇未参保集体企业退休人员纳入基本养老保障,仅此一项,惠及了30万人。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校经济和社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姬肃林认为,凡此种种,使张春贤“群众第一、民生优先、基层重要”的亲民形象开始彰显。

“施政报告”提前两月出笼

“张书记说,按照他的工作习惯,刚到一个地方三个月内一般不出招,这次调研和出招同步,原因有两个。”

张春贤在新疆调研刚满1个月就宣讲了“施政报告”, 此次“出招”速度比其以往履新提前了2个月。

新疆电视台新闻节目的一位摄像师至今仍感后悔,他没能抓拍好张春贤要做新疆各族人民的“儿子娃娃”的动情时刻。

这一幕是张春贤第一次出席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扩大会,讲话接近尾声时发生的。他当时推开讲稿,面对台下700多位参会代表说:“我想和大家说几句心里话。”

在5月26日的这场类似于施政报告的讲话中,张还回忆起40年前他参军入伍,他曾抱有“战死疆场马革裹尸,报效祖国”的青年豪情。经过40年历练后,他更深刻懂得了只有“人民富裕、祖国强盛”,才是真正的“铜墙铁壁”,才是最好地报效祖国。

在两个小时的讲话中,张充分肯定新疆已经取得的巨大成绩,也毫不避讳地承认新疆面临人均GDP和人均收入排名下滑的问题。他还承认“7·5”事件给民族团结带来了挑战,“民族之间感情的弥合、恢复往日的兄弟感情,需要实事求是地正视,积极认真地弥合,共同努力去促进。”

张春贤在“施政报告”中为实现新疆跨越式发展和长治久安的宏伟目标提出了一系列措施。他的工作思路,第一就是加速经济跨越式发展,第二是切实改善民生。

早报记者阅读了这份长达43页的“施政报告”,其总的战略方向是:稳疆兴疆,富民固边。报告中强调,要走符合新疆实际的发展路子。

一个量化的目标是,到2015年,新疆人均地区生产总值要达到全国平均水平,城乡居民收入和人均基本公共服务能力要到达西部地区平均水平。

张提到,根据统计部门分析,按照全国9%的GDP年均增幅及人口等因素来预测,以2008年为基数,到2015年自治区人均GDP年均增速要达到10.5%,才能达到全国平均水平的目标;城镇人均可支配收入必须保持年均17.1%的增幅,才能达到西部地区平均水平。

6月初,张春贤邀请了新疆各研究机构、院校的10余位专家参与座谈。在座谈会上,他首先表达了歉意,说“(施政纲领)形成得有些早,如果大家对报告不太满意的话,也请大家理解。”

姖肃林回忆:“张书记对我们说,按照他的工作习惯,刚到一个地方三个月内一般不出招,这次调研和出招同步,原因有两个:一个是马上要贯彻中央新疆工作座谈会的精神;二是有些民生问题必须解决,迫在眉睫。”姖肃林说,张春贤希望在座的专家能就新疆建设提出建设性的意见。

当年张春贤主政湖南之初,在公共场合姿态低调,曾声称不搞“新官上任三把火”。在一系列调研后,张给这个农业大省开出的药方是:“一化三基”(即加速推进新型工业化,加强基础设施、基础产业、基础工作)。在张主政期间,湖南进入了发展的快车道。

布局吸金频接千亿大单

“这么大的资金力度,是从未有过的。”仅中石油3000亿元的投入,就几乎是前30年中石油在新疆投入总和。

姬肃林惊讶于新疆的吸金能力与速度:“新疆频接大单,中石油投下了3000亿元,国开行丢下了2000亿元贷款,农行也许诺了2000亿元……”

“这么大的资金力度,是以前没有过的。”姬肃林说。他举例:中石油未来3000亿元的投入,几乎等于前30年中石油在新疆投入的总和。

查阅资料,这些动辄千亿元的大单,投放新疆的缘由均被统一描述为:贯彻落实中央部署,支持新疆跨越式发展与长治久安。但细心人发现,如此惊人的吸金能力与速度,也是与张春贤的积极争取与细心工作分不开的。

张春贤入主新疆的第一件事,就是在引资。4月28日下午,张春贤入主新疆才两天,就与湖北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罗清泉率领的湖北省代表团举行座谈,共同商议并研究部署湖北省对口支援新疆工作。

张入疆后甚至不放弃任何一个能为新疆争取更多资金、项目与政策的机会。其间,他不惜缺席一些自治区会议,力邀一些金融机构与国内外大企业早日来疆洽谈。

张指出,实现新疆跨越式发展必须有金融提供坚实的保障。为了铸造这一金融保障,他将积极主动争取的努力展现得淋漓尽致。

张春贤最早与银行接触的时间在5月14日。这天下午,张春贤在乌鲁木齐会见了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姜建清一行。一个月后(6月8日),他又与国家开发银行董事长陈元等领导举行座谈。

两次会见后,工商银行慷慨解囊千亿元,而陈元就当场表态,国开行“举全行之力做好援疆工作”,“十二五”末在新疆新增贷款总额比目前翻一番,达到2000亿元以上。

进入7月,张春贤干脆力邀金融机构集体赴疆。在他的提议下,中国银监会党委书记、主席刘明康牵头召集了四大国有商业银行、三大政策性银行、11家股份制银行和一批城市商业银行负责人赴疆举行座谈。这一次“战果”更丰,公开消息显示,仅农行就计划在10年间安排2000亿元贷款进疆。

引资的同时,张还注重争取更多的政策。例如,他在会见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一行时,明确希望人行进一步加大对新疆金融信贷的支持力度,大力推动新疆开展跨境贸易和投资人民币结算试点;在会见外交部部长杨洁篪一行时,他希望外交部创造更多、更好的条件和环境促进新疆进一步扩大开放,支持新疆各界人士与周边国家保持密切联系。

张还注重寻求境内外的大企业的投资。12日下午,张会见了全国政协委员、香港溢达集团董事长杨敏德,希望溢达集团广为宣传开放、发展的新疆,积极引进有经验、有实力,熟悉新疆棉产业情况和国际国内市场的企业来新疆投资发展。

新疆的“输血”与“造血”

“民族团结不是一个概念,而是要在人们的工作和生活中去体现、去促进。”

7月初,张春贤微服私访乌鲁木齐二道桥大巴扎时,维吾尔族商人阿不都维力(音)诉说:“一年来生意不如往年,商户们几乎都没赚到钱,今年5月份生意开始恢复,但顾客还是少。”

阿不都维力经营的干果店约15平方米,每年租金17万余元。张春贤说:“困难肯定是有的,但张书记说大家一起努力,生意会好起来的。”

在召开非公经济座谈会之前,张带领各省驻疆企业商会会长、各省市驻疆办事处负责人到大巴扎购物。据接近张春贤的人士说,这些会长们均购买了上万块钱的商品。

旅游部门也迅速行动起来。7月7日,自治区旅游局制定了一项奖励政策,每带一名游客,给旅行社及导游各奖励10元。据大巴扎统计,当日下午就有18个旅游团队,总计300多名游客来到了大巴扎。

7月3日,张春贤和23家“土生土长”的民营企业家进行座谈。

以上种种,显示了张大力支持非公有制经济和中小企业发展的决心。在张的“施政报告”中,写明:“加快培育战略性新兴产业、大力支持非公有制经济和中小企业发展,对非公制企业一视同仁,放宽市场准入。”

数据显示:石油化工“一业独大”是新疆工业经济的特色,对全区工业增加值的贡献率高达60%,但对地方财政收入的贡献率是20%。因此,无论是从财税还是就业角度,自治区急需发展壮大非公经济。

张春贤说:“在市场经济下,新型工业化要靠两条腿走路,其中一条就是发展以民营经济为主体的中小企业。”

除了打造“两条腿走路”。张还关心新疆“输血”与“造血”的关系。 在引资过程中,他曾希望央企在援疆过程中,要进一步帮助增强新疆各方面的“造血”功能,着力培育受援地的自我发展能力。

张对人才的渴求与重视,超乎了常人的想象。这早在履新刚满一月就显露端倪:5月25日,全国人才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张在新疆分会场参加了会议。当时,他表示要抓紧编制《新疆中长期人才发展规划纲要》。

第二天(5月26日),在宣读“施政报告”时,张提到了一组数据:近20年来新疆人才流失达20多万人,其中高级教师、学术带头人、技术创新骨干、中青年专业技术人才达10多万人。

6月17日,张春贤更是在《人民日报》发表了一篇“求才”文章,明确提出了其人才战略:多措并举“育”、海纳百川“引”、不拘一格“用”、营造环境“励”的“四字诀”。

分析人士认为:张春贤吹响了人才发展的“集结号”,开动了人才工作“动车组”。诚然,新疆发展还面临着包括经济发展滞后、经济结构不合理、区域发展不平衡、生态脆弱、基础设施建设滞后、人才严重匮乏、民族团结面临新的挑战和不稳定因素等七个方面的影响。

这些都时刻考验着张春贤的政治智慧,媒体亦用“前路多艰”来形容张的未来路。

张春贤欣赏一句话:“民族团结不是一个概念,而是要在人们的工作和生活中去体现、去促进。”

至少,张春贤已用行动证明了一点:他想着新疆的现在,也在考虑着新疆的长远未来。

(东方早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