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武汉性工作维权人士叶海燕被“旅游”

p100804104

女权活动人士叶海燕仍被“旅游”

致力于维护中国性工作者权益的中国民间女权工作室负责人、著名女权活动人士叶海燕今天仍被警方强制在湖北武汉附近的某一个山庄“旅游”,她的QQ签名上显示为“不说了。”她与她的伙伴们准备在8月3日举办“中国第二届性工作者节”,本来今天这个对于她和她的团队来说,都是一个特别的日子,她们希望用她们的行动和对社会和性工作的认识表达她们的倡议和见解。但是,却被武汉警方带到武汉附近的一个山庄“旅游”。流氓燕说:“我很安全,在一很安静的山庄休息。安排我来学习,很有创意。”

叶海燕表示“我放弃。一不做NGO,因为一个不独立的NGO,没有存在的价值。二不做妓权领袖,因为我不是生活在尊重弱者话语权的国家。”

此前的8月1日,叶海燕被“喝茶”,武汉市公安局洪山分局及桌刀泉派出所要求她取消“中国第二届性工作者节”。民警带她到社区参观,然后在外面谈话,吃饭。对此,她不得不表示:“我会放弃到街头签名,放弃第二届性工作者节的活动。不想给自己,给阿SIR添麻烦。但我不会放弃做一个有良知,有正义感的人。以后我也许会继续做健康宣传,也许我会放弃。善良,有各种各样的表达方式。这没有办法禁止。我相信,其他的人也是一样。”

今年的7月24日,中国民间女权工作室向政府提出强烈诉求:性工作也是一种工作,要求性工作合法化,娼嫖皆无罪!并在网上征集签名,参见签名地址:http://www.hongchen2006.com/?viewnews-22318。

7月29日,为了迎接8月3日第二届性工作者日,中国民间女权工作室的志愿者,打着红雨伞,来到武汉市最繁华的江汉路步行街,在街头举办倡议性工作合法化的行为艺术。这是大陆的性工作者关怀机构第一次走上街头,向政府提出性产业合法化的倡议,义工们在街头打出“性工作合法化,娼嫖皆无罪”的标语。

((袁平/参与))

性工作维权人士叶海燕被捕

一名性工作维权人士日前遭中国警方逮捕。”中国民间女权工作室”的一名成员周二(8月3日)对法新社表示,上周在武汉组织要求性工作合法化行动的维护女性权益人士叶海燕昨天被警察带走。

在此次行动中,参加者们在武汉市内征集要求性工作合法化的签名。这名成员也参加了相关行动。行动者们指出,妓女在提供服务时应有一个卫生的和公平的环境。

武汉市警方拒绝对法新社的相关询问置评。

虽然受到官方禁止,但性服务在中国十分普遍。

在过去数星期,有关当局对卖淫业采取了强制措施。据《中国日报》报道,警方在26个城市进行了扫黄行动,其中,仅在广东东莞就有约1200人被逮捕。

在东莞被捕妓女的照片公布后,中国警方对妓女的强硬行动也在国外引起关注。照片上,妓女们赤足、带着手铐,腰间穿上绳子,在大街上被集体示众。(法新社)

民间性工作者维权人士叶海燕被警方限制自由

网名“流氓燕”的武汉性工作者、“中国民间女权工作室”和“红尘网”的创办人叶海燕8月2日10点46分在推特上写道“我去旅游”。一位推友马上跟推问叶海燕是否“被旅游”? 叶海燕4小时后回推说:“我很安全,在一很安静的山庄休息。安排我来学习,很有创意……郁闷,不能上网,只能上推。”

中国民间女权工作室负责人叶海燕被警察带到武汉附近一个山庄强制旅游,疑她所主张的维护性工作者合法权益与中国近期扫黄严打相撞所致。

8月2日报道,叶海燕被限制自由消息报道后,她的手机2日晚已在自称是义工的手里,这位义工表示,叶海燕去开会了,她最后一次见到叶海燕已是前天,也就是7月31号,问及叶海燕是否被公安强制旅游时,她表示不知情。

叶海燕的家人透露,便衣警察是2日将叶海燕带走的。北京民间妇女问题研究人士武嵘嵘女士透露,叶海燕是一位30多岁的单身母亲,带着一个5,6岁的女儿生活。据武嵘嵘女士分析,警方带走叶海燕可能跟最近的严打有关。

“她是一个敢做、敢为的人。她有一种信仰,她就有一种行动。我个人觉得今年这个严打抓得很紧,所以你本来在那个风口浪尖上,你去开展工作,我很钦佩她的工作,但是我觉得如果有太多人像她这样牺牲掉的话,其实是蛮可惜的。因为其实在这种严打的气氛下面很多工作都开展不了。应该过段时间会好一点”。

今年7月24号,叶海燕主持的中国民间女权工作室发表声明,要求中国允许性工作合法化,并在网上征集支持的签名。7月29号,中国民间女权工作室的义工在武汉街头举办倡议性工作合法化的行为艺术,并打出“性工作合法化,娼嫖皆无罪”的标语。武嵘嵘女士说,估计中国有上千万的性工作者。

“当这种需求在世的时候就会有很多的社会工作者提供这样的服务。今年以来中国内地严打的问题特别严重。所以很多新闻工作者因为严打都受到了各种程度的伤害。不管是从物质上、精神上都有。大陆对性工作者它是一个边缘群体。他所处的身分不合法,身分不合法导致他表达诉求方面存在着很多很多的禁忌,比如说当她被抢劫或者被暴力行为等等以后,她是不敢报警的”。

维权网报道说,7月31号,中国民间女权工作室的志愿者在武汉街头征集支持性工作合法化的签名时,签名和横幅都被武汉市公安人员收缴。8月1号,武汉市卓刀泉派出所公安人员与叶海燕谈话,要求她取消中国第二届性工作者节的活动。

卓刀泉派出所2日电话已无人接听。中国民间艾滋病防治教育组织爱知行健康教育研究所认为,性工作合法化有助于防止艾滋病的传播。该组织2日发表声明,呼吁武汉警方不要

干扰当地性工作者健康和权益组织的工作。该组织负责人万延海先生说:

“中国的法律卖淫是违法的,但是并没有说主张性工作者的权利是违法的。保护性工作者的权利、保护性工作者的健康、主张卖淫合法化这个活动本身并不违法”。

万延海先生透露,叶海燕是因为认为中国的妇联不能维护性工作者的权利,才于去年自己创办中国性工作者节的,日期定在与三八妇女节相反的8月3号。中国禁止卖淫嫖娼,对这种行为的最重处罚是10天-15天拘留,可以同时处以5,000元人民币以下罚款。

(博讯)

為中國性工作者維權 葉海燕遭便衣警察帶走

中國大陸專門為性工作者維權的活躍人士葉海燕(Ye Haiyan),2日遭到中國便衣警察逮捕。而在幾天之前,葉海燕才公開呼籲,讓娼妓合法化。

葉海燕的妹妹向美聯社表示,葉海燕是在她位於武漢的「中國女權工作室(China Women’s Rights Workshops)」遭到警方帶走。她妹妹引述葉海燕的話指出,她被帶去「研究」兩三天。

大陸的異議人士經常遭到當局拘捕,官方的說詞常常是「帶去研究研究」,或者是「帶去度個假」;而且經常是在「敏感的日子」,被帶去一個「客房」住幾天,避免他們到處走動。

上星期,葉海燕和幾位支持者,在武漢市中心邀請民眾簽署聯名請願信,要求讓娼妓合法化,並且呼籲將8月3日定為「性工作者日」。

(美聯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