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中国间谍们的下场:为党捐躯

p100730103
美方抓获的最著名中共间谍,曾潜伏在中央情报局达三十年之久的金无怠(Larry WuTai Chin),在囚室内用塑胶袋包头,用鞋带勒紧,窒息而死。

做中共间谍下场最惨

最近美国抓获十名俄国间谍事件,成为引人注目的国际新闻,因这是冷战结束以来,美国破获人数最多的外国间谍案。

从媒体上看报导,简直像看冷战时代的间谍片,情节大同小异,“假护照、购买死人的身份、隐形墨水书写情报、在熙熙攘攘的地铁楼梯上交换情报。”美国中央情报局的起诉书上就这样描绘。被抓获的十名俄国间谍,四对是假扮夫妇,在美国生活了多年。电影中的间谍“假扮夫妇”可以理解,但在现实中,两个并不相爱的人,居然生活在一个屋檐下,还得像“夫妻”那样过活,那种日子,也许只有那些做间谍的“特殊材料”才能过。

美国反间谍机构,早就发现这些嫌犯,对他们监控已有七年。最近则拿到确凿证据∶去年美国总统奥巴马访俄罗斯时,莫斯科向这些间谍发出指令,要他们收集美国在削减战略武器条约上的立场,对伊朗核计划的态度,以及随同奥巴马出访官员的背景等。

美国文化重视营救战俘

这些间谍的人生命运,像是洗“三温暖”,突然从热池子掉到冷水里,原来是有钱有车甚至有浪漫的现实版007,现在则一下子变成囚犯,按美国法律,间谍罪就可判五年,另外他们的洗钱罪名成立的话,最高面临二十年刑期,等於这辈子完了。

但他们也真是“庆幸”,因是在美国被抓获,美国人要用他们交换被俄方抓获的四名美国间谍。用十个人换四个,这本身像是赔本买卖,但这就是美国,哪怕换一个人,也会这麽干,因为美国文化,非常重视营救战俘,珍惜生命。於是,一场冷战以来最戏剧化的交换间谍场面,在欧洲“上演”∶两架飞机,各自载著对方间谍,降落在维也纳机场,然後十换四。

十名俄国间谍,全是俄国人。而被俄方抓获的四名美国间谍,也都是俄国人,其中三人还是俄国情报系统的上校军官。从这种身份不同也可猜测说,这四个“美国间谍”可能获得的情报质量更高。

但俄国人愿意做这个“买卖”,因为俄国民主了,也看重人的生命和价值。媒体报导说,被交换回的俄国间谍,俄当局提供每月两千美元的生活费,并报销其子女前往莫斯科探亲的费用。这十名俄国人在美关押期间,俄国外交官曾多次前往监狱探望。他们回国後,总理普京还亲去探望,称赞他们为国家作出贡献,共唱民族歌曲。

十四名美俄间谍,各自回到自己服务的国家,获得自由。这种“交换间谍”,可能会让“中国间谍们”羡慕万分,因为在美国,无论多少中国间谍被抓,中共当局从来都不予承认,更不要说像美国,甚至俄国这样,交换间谍,把自己的人要回来。在人类间谍史上,中国间谍的命运,可能是最悲惨的。

中国间谍“实在太厉害”

中国在美国的间谍活动,一点也不比俄国逊色。前年美国《外交政策》杂志刊登文章说,中共情报部门“中国国家安全部”在全球最具实力的六大间谍机构中排名第二。去年美国联邦调查局长穆勒在国会作证时说,中国间谍“实在太厉害”。联邦众议员兰迪-福布斯说,“中国现在已经构成美国最大的间谍威胁”。根据美国司法部向《华盛顿邮报》“谍语”专栏提供的最新备忘录,只是从2008年至今,美国司法部起诉的中国间谍案就有26个,其中44人被判有罪,在美国监狱服刑。

对於美方的说法,中共外交部一向否定,其发言人说,“我们反复重申,所谓偷窃美国军事机密的说法子虚乌有,所有的指责都别有目的。”中共当局一如既往,从来不承认派间谍到美国。当然,对被美方抓获的自己的间谍,也就不闻不问。

例如,美方抓获的最著名中共间谍,是曾潜伏在中央情报局达三十年之久的金无怠(Larry WuTai Chin),他曾把美国很多最高保密等级的档偷拍成微型胶卷,秘密交给北京方面。後来是中共国安部官员俞强声(他哥哥俞正声现任中共上海市委书记)叛逃到西方,才使金被捕。

北京特工杀人灭口

金无怠间谍案在美国轰动一时,因是公开审理。但北京当局始终不承认金是他们的特工。金在等待判决期间还呼吁北京,拿魏京生(当时在押)作筹码交换他出狱。但北京方面不仅没同意,当时的中共外交部发言人李肇星(後做外长)还公开否认跟金有任何关系。根据起诉的罪名,金无怠“将面对最高两次终生监禁和另外八十三年徒刑”,最後金无怠绝望至极,在囚室内用塑胶袋包头,用鞋带勒紧,窒息而死。

在金无怠自杀前,曾任纽约《自由时报》总编的华文记者陈国坤曾去监狱采访过他,这位元来自台湾的记者对我描述过当时金无怠的绝望之情。但对金无怠的自杀,一直有争议,因用塑胶袋套头窒息而死,操作上不易做到。後来金的遗孀周谨予出版《我的丈夫金无怠之死》一书,提出可能是北京特工为灭口而杀掉了金无怠。

从金无怠案至今,美方抓获了很多中共间谍,无论是去年被美方破获的两起“中国间谍”案中的郭台生等三人,还是更早一点的洛杉矶的情色间谍陈文英,更有今年春在波士顿被抓获的经济间谍钟东蕃(窃藏美国航太情报,被判15年)、麦大志(Chi Mak,把美国防技术出口给中国,已判24年)等,中共当局都一如既往,从来都不承认他们是自己的间谍,当然就更无可能,像美俄那样交换间谍,让自己的特工获得自由。所以那些为中共做间谍的人,只有为党国献身这一条选择,要么是望眼欲穿,把美国的牢底坐穿,要么像金无怠那样有胆量自杀。不过今天在美国监狱再能找到塑胶袋套头,可能也难了;而且中共派人来杀人灭口,也更不容易了。所以中共间谍们要死,都会死得“不明不白”。

(曹长青/《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