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文革中贺龙女儿贺捷生揭批贺龙的大字报

p100708103
资料图片:贺龙的女儿贺捷生少将(左3)及其丈夫武警总政委李振军将军(左1)。

同志们!战友们!现在我们把反党、篡军、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贺龙揪出来了,真是大快人心!我要坚决与三反分子贺龙划清界线,坚决站在党和毛主席一边,彻底清算贺龙的罪行,誓死保卫党中央,誓死保卫毛主席。

一、我是怎样受迫害的:我生於长征前十八天,出生之后就随红军长征到延安,寄养农民家。当时贺龙在军阀部队里所结拜的兄弟,国民党旅长秦光远、团长瞿玉屏,抱着升官发财目的来到贺部,但军委不同意贺龙将这两匪安插在贺部,并指示贺龙,如秦、瞿两人愿意参加革命,必须先到抗大改造,再由学校统一分配工作。贺龙对这一指示不满,对两匪说:“你们俩回去吧,现在共产党里,我无权安排你们的工作。”“我四十多岁了,仅有一女,托你们抚养了。”於是,将我交与秦、瞿两匪带到白区“教养”。此虽区区一例,便看出贺龙反动的本质:(甲)贺龙认为白区比解放区保险;(乙)封建的结义兄弟比共产党可靠。

我到白区后先住在秦匪家,秦死后又到瞿家侍候全家大小,直到解放初期,我的亲生母亲经过重重困难才将我找回去。可恨贺龙这个混蛋将我强行要去,他扬言说:“她是贺子贺孙,应回贺家。”到贺家后,后母薛明(贺龙现妻)对我倍加歧视,贺、薛两人限制我与亲生母亲通信,迫得我曾跳井自杀,未遂,我曾想上告,贺龙气势汹汹对我说:“你要告我吗?我在公安部挂号了,我在总理那里挂号了,我也在毛主席那里挂号了,我是中央政治局委员,我是副总理,我是元帅,你这个小孩、小党员,告不倒我的,让你姨与你妈都告去我,她们也告不倒,要告的话,我就对她不客气。”以此威胁我。直到这场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后,我才离开贺龙,回到了亲娘的身旁。毛主席就是我的救命恩人,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我在心底里呼出“毛主席万岁!万万岁!”

二、恶毒攻击毛泽东思想,疯狂反对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我和三反分子贺龙接触的十几年中,从未见过他学习毛主席著作,经常见到他手不离卷,形影不离,赞口不绝的是那些《七剑十三侠》、《说唐》、《小五义》、《佘赛花》、《济公传》、《西游记》等神怪小说。贺龙把黑书《燕山夜话》视为珠宝、奉若神明,将它摆在书厨里供欣赏,而把革命历史小说随意放在筐旁边不理。

更可恨的是贺龙不仅自己不学习毛主席著作,而且还阻挠我们学,有一次他问我:“你在学什么?”我说:“在学习毛主席著作。”他不满地说:“你在宣传部工作,不能犯错误太多,特别是《论共产党员修养》,你这个小党员要好好看,研究研究,你就是政治嗅觉不灵,干不了什么大事,一定要向《论共产党员的修养》请教。”

一九六六年我去大连养病前,贺龙又问我带些什么东西,我说:“我带了毛选四卷和主席语录,准备读一读。”贺即强调说:“你应带《论共产党员修养》,你这个小党员应好好学习刘主席著作,不学怎能行呢?”言下之意叫我不要学毛主席的著作。贺龙反对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的野心不是昭然若揭了吗?

有一次贺龙对我说:“你的毛病就是吃不了亏,脾气不好,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嘛!”这一语道破了贺龙篡党篡军的野心,贺龙就是一贯反对毛主席,一直等待时机,妄图变天。

一贯反对和敌视毛主席著作的三反分子贺龙,突然在一九六六年二月指示薛明与何家为(贺龙办公室副主任)起草了一个贺办学习毛主席著作的指示,里面是有鬼的!一是贺龙知道文化大革命将要在全国开展,贺龙作贼心虚,怕露出其一贯反对毛主席的马脚,急忙打起了这面红旗;二是贺龙对军委表扬林彪同志办毛主席著作很不服气,贺龙就不满地说过:“我就不相信他们能学得那么好?我们也要搞个样子!”以此反对林副主席,与林彪同志唱对台戏,更甚的是贺龙对贺办的学习指示说:“学习毛主席著作要反对教条主义。”把毛主席著作诬蔑为教条主义,其心何等险恶!贺龙就是打着学习毛主席著作的招牌来反对毛泽东思想。

三、广结党羽、阴谋政变:一九五九年贺龙到天津大比武,当时是彭真、罗瑞卿同去的。贺、彭二人同住在水上俱乐部,贺龙住楼上,彭住楼下。一次中饭时,罗、贺、彭三人大谈比武,罗得意地说:“我们军事上就是过得硬,就是突出政治。”声落,三人发出了使人肉麻的大笑。贺、彭、罗以为阴谋得逞,大功告成,天下即将到手,得意忘形,可惜这班混蛋错估了形势,高兴得太早了!饭后,彭真向罗瑞卿说:“你回北京了吗?”罗答:“我要留下给部队讲一讲话。”说完,转向贺龙说:“你还有什么指示?”贺别有用心地说:“毛主席对大比武也很支持嘛!”贺龙就是罗瑞卿的后台,其竟敢冒天下之大不韪,造谣攻击中国人民心中最红最红的红太阳毛主席,其心多么恶毒!

罗瑞卿与贺龙的关系极为密切,罗常到贺龙家,有时罗把电影带来贺家放,一起看电影,谈笑风生,感情之深不难理解,罗对贺的讲话都是逐一纪录,驾乎毛主席和林副主席之上。

贺贼与吴晗来往也很密,贺常与吴一起打麻将、打桥牌、钓鱼,吹吹拍拍。吴晗写的书送给贺龙,并在书上恭恭整整地写上“敬爱的贺元帅、总理、同志,请指示。”贺对此当然非常欣赏。其意很明显,就是让吴晗这班黑文人通过文艺作品为其阴谋篡党篡军作舆论的准备。

文化革命期间贺龙对贺鹏飞(贺子)等人说过:“刘少奇的检讨是被迫的,毛主席错了!”这是明目张胆的拉开阵势的猖狂进攻,挑动贺鹏飞一伙,反对毛主席、反对党中央。贺鹏飞喜欢打篮球,贺龙就语气双关地对贺鹏飞说:“我是你们的领队,你妈是你们的政治指导员。”由此可见贺鹏飞这一伙在清华园干的坏事后台是谁不是清楚了吗?贺龙苦心孤诣地培养和支持贺鹏飞一伙,就是把自己的后代培养成像自己一样的资产阶级接班人。解放前我们的灾难还记忆犹新,贺龙妄图变天,我们一万个不准!

四、腐化堕落任意挥霍人民血汗:贺龙是一个大土匪,生活上充满了资产阶级腐化的臭味。平时只要贺龙起床电铃一响,贺家工作人员就为他一人忙碌,公务员赶忙进屋给他穿衣服、穿袜子、穿鞋;医务人员前来量血压;炊事员立即做美味的早餐,其每餐要保持一定热量,为此特让北京医院营养科的人来贺龙处精密计算食物所含热量。

贺龙每天至少有两、三次散步活动,常要老婆、秘书、护士、警卫人员陪同,因怕冬天院内散步冷,花了国家数千元,将原来的走廊披上了大玻璃,专供散步之用。夏天因大院太小,有时到体育馆去散步,由於那里人多吵闹,贺龙就将体育馆的人全部轰出来。

这个挥霍无度的贺龙还喜玩猴子,给猴子吃香蕉、桔子。一次从东北带回一只价值几千元的警犬,狗病了还请医生看、吃药、打青霉素,甚至还住医院,狗吃的饭比人还好,顿顿有肉有鱼,堂堂副总理、政治局委员,竟对猴子和狗如此关怀备至,这跟西方“自由”世界的大资本家整天无所事事,玩猫、玩狗没有什么区别。

贺龙这个土匪头子,干尽了坏事,对人民犯下了滔天罪行,像这样的一个腐烂透顶的修正主义分子,我们非把他打倒不可!毛主席教导我们:“敌人是不会自行消灭的,无论是中国的反动派或是美帝国主义在中国的侵略势力都不会自行退出历史舞台。”三反分子贺龙虽被揪出来,伹贼心不死,贺龙的走狗还通电话对我的母亲进行威胁、恐吓。我们要发扬痛打落水狗的精神,穷追猛打,坚决把贺龙斗倒!斗臭!

(青岛大中学红代会《红卫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