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学习时报:批评也是主旋律

p100707117
资料图片:努力实现和谐社会目标。(中新社)

没有批评的主旋律不仅是残缺的,而且是难以存在的。

主旋律,即一部音乐作品或乐章的旋律主题,或在一部音乐作品或一个乐章行进过程中再现或变奏的主要乐句或音型。用于现实社会,是指符合统治阶级利益的文化宣传作品。改革开放时期的主旋律,既要表彰敢为天下先的改革者,也要批评抱残守缺的落伍者;既要歌颂大公无私的先进分子,也要鞭挞以权谋私的腐败分子。而这种表扬与批评,歌颂与鞭挞,就是改革开放的主旋律。

从否定之否定规律来看,肯定依赖于否定而存在,表扬依赖于批评而发展。对于主旋律而言,表扬大多是伴音,批评往往是主曲。德国作曲家贝多芬在一生中最痛苦的时期,以“我要扼住命运的咽喉,他不能使我完全屈服”的毅力,创作了《命运》这首英雄意志战胜宿命论、光明战胜黑暗的壮丽凯歌。清代小说家曹雪芹,在“满径蓬蒿”,“举家食粥”的艰苦环境下,成就了《红楼梦》的创作。越是优秀的作品,越具有批评乃至批判精神。据此,没有批评的主旋律不仅是残缺的,而且是难以存在的。表扬大多是对达到或超过其期望值的一种肯定,批评往往是对低于或远离其期望值的一种否定。前者可称之为友,后者需拜之为师。

共产党的创始者马克思恩格斯等,不仅以批评者而且以批判者的姿态,走上历史舞台,奠定了科学社会主义的理论基础。马克思被誉为上千年最伟大的思想家,也是共产党人最好的导师。

“我们有批评和自我批评这个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武器。我们能够去掉不良作风,保持优良作风。”毛泽东在七届二中全会报告中这一重要论述,是对中国共产党组织从小到大,区域性政权由弱到强,形势转危为安,战争反败为胜的最好诠释。批评和自我批评既是党的三大优良作风之一,也是中国共产党执掌全国政权前最主要的建党及执政经验。在革命战争年代,以批评见长的《新华日报》,一直风行山城重庆;在新中国建立之初,《人民日报》等努力发扬批评与自我批评这一优良作风,使新生政权得到人民群众的广泛拥护;在改革开放初期,各级党报党刊以解放思想为导向,对残渣泛起的不良风气大胆抨击,在大潮冲击的同时,获取了必要的免疫力。

作为执政党的领导者们,在长期革命建设实践中,对理论联系实际、密切联系群众、批评和自我批评的优良作风有更深的理解,对“报纸最有力量是批评和自我批评”有更深刻的认识。但是,随着执政时间的推移,打天下时密切联系群众的最大优势,开始向脱离群众的最大危险演变;批评与自我批评这一起家的法宝,有人开始担心而束之高阁,有人出于害怕而压制打击。曾几何时,首先在主旋律中不见了批评的踪迹,接着批评被划入负面行列,再后来连自我批评也异化为自我表扬。因为,在有的人看来,批评与自我批评不能再列为三大优良作风之一了。如果一定要列入,必须在前面加上“正确”两字。

于是,只有正确的理论并正确地联系正确的实际,只有正确的密切(而不是错误地或庸俗地密切)联系正确的(而不是错误的或落后的)群众,只有正确的批评和正确的自我批评,才可能算作新时期的三大优良作风!于是,在一些地方,“共产党是不怕批评的”,变成了书记是不准批评的;在一些单位,“有无认真的自我批评”,成了党委书记与班子成员“互相区别的显著的标志之一”。

相应于党内民主中批评与自我批评风气的式微,党内不良风气渐起,聚而成网,汇而成风。对应于主旋律中批评与自我批评的降调或删除,一些掌权者由违纪而违法,由腐化而腐败。没有批评,监督则是无源之水;没有自我批评,自律则成无本之木。

如果说,失败是成功之母,已经成为人之共识;那么,批评作为力量之基,进步之源,成熟之师,则古往今来,概莫能外。回避批评,缺点就会在熟视无睹中变成问题;拒绝批评,问题就会在延时误事中变成难题;压制批评,难题就会在积重难返中变成老大难题!尽管“问题和解决问题的手段同时发生”(马克思语),但如果采用回避、拒绝、压制批评的做法,将永远难以找到解决的手段和方法。敢于批评,证明我们有力量;勇于批评,证明我们在提高;善于批评,证明我们在成熟。沉默是社会公平的强大敌人,批评是社会正义的伟大朋友!

批评是时代的产物,有时却超越时代,因为它面向未来;有时却又反时代,因为它留恋过去。批评是思想的产物,有时升华了思想,因为它有敢讲真话的力量;有时亵渎了思想,因为一碗“红豆汤”让它讲了假话。预设“正确”的批评才是主旋律,批评与自我批评就不能成为党的优良作风。批评如果冠以“正确”这个大前提,“知无不言”就只能是假设,“言无不尽”就只能是摆设;“有则改之”就只能是空想,“无则加勉”就只能是妄想。

批评既是个人更是组织运行正常、肌体健康的表现形态。批评如同治病,组织的运行正常和个人的肌体健康,须臾不可离开。批评还是择优的必然表现形式,没有批评难辨优劣,只有通过批评,才能优胜劣汰,并使择优在求同存异中形成共识。

批评与自我批评优良作风的传承,要靠健全的制度来托底,而不是靠是否正确、是否恰当、是否合适来垫底。党的十七届四中全会之所以第一次提出大兴批评与自我批评之风。是因为真正的批评已很难见到。所谓的批评,通常都是间接的表扬。党报党刊应该是大兴批评与自我批评之风的重要媒介、重要载体。四中全会所倡导的“四个大兴”中,大兴批评与自我批评之风最为重要。

毛泽东说过:“因为我们是为人民服务的,所以,我们如果有缺点,就不怕别人批评指出。不管是什么人,谁向我们指出都行。只要你说的对,我们就改正。你说的办法对人民有好处,我们就照你的办。”据此,批评与自我批评作为党的三大优良作风的地位不能动摇,作为改革开放时代主旋律的重要部分不能丢掉,作为发展党内民主的重要主题词不能减少。只有坚持大兴批评和自我批评之风,才能加强党的制度建设,以坚强党性保证党的作风建设。以解放思想为导向,发扬批评与自我批评的优良作风,就能实现纠偏改错的合法化,上下同欲的合情化,人治转向法治的合理化,以保证改革开放的深入推进。

我们承认,批评是困难的,需要调动你全部勇气;批评是复杂的,需要开启你全部智慧。但是,我们也必须承认,批评也是容易的,只需要你出以公心。

(李永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