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中国十大外逃富豪(8) 陈新涉案金额0.4亿

p100707110

陈新:涉案金额0.4亿;在担任工商银行重庆九龙坡支行杨家坪分理处会计职务时, 利用职务之便,大肆挪用公款炒股。2001年1月携款潜逃于境内外,先后辗转于越南、缅甸境内,一共换了29个假身份证。2001年3月落网并被执行死刑。

2001年3月10日下午,携款4000余万元潜逃2个月零8天的贪污 犯罪嫌疑人陈新在成都落网。

35岁的陈新策划携款潜逃,已经准备了一年,直到2001年1月2日开 始实施出逃计划。

陈新在任工商银行重庆九龙坡支行会计的时候,面对一笔笔巨款在眼前在账 面上转来流去时,忘记了银行里“看见的钱不是钱”这个规矩,国家的资产成为 他任意支取的钱包。从2000年2月至2001年1月2日,共有4000多 万元被陈新贪污,拿去炒股挥霍。

陈新说:“我做贼心虚。”

其实,就在陈新潜逃之前的那一刻,银行里并不知道陈新的贪污行为,尽管 有些风言风语,但是没有人警惕。

2001年1月2日,单位领导让陈新整理交接一些账目,是属于正常的业 务。陈新毕竟是贼,事后的陈新坦白说:“我知道事情败露,就再也没有自己的 人生自由了。于是,我开始实施精心准备了一年多的出逃计划。我认为只要离开 重庆这个是非之地,就会平安无事。”

这天,陈新迅速地做着准备。就在此时,他仍然忘不了利用职务的便利,再 次提取了300多万现金,两张共400万元的支票,以备潜逃路上的花销和圆 其潜逃之后的“富翁梦”。

陈新说:“我想象得太完美了!原以为有了钱就有了一切的想法,在我出逃 的惊惶路上被击得粉碎。”

陈新追忆他潜逃时的心理:在没有逃离重庆时,心里就有了一种瓮中之鳖的 感觉。焦急之中,他发现遗漏了一个装有股东票据等“重要证件”的包,于是就 用手机与妻子联系,没人接;与姐姐家联系也没有人接电话。陈新害怕被检察机 关跟踪追击,就不敢再联系了。随即逃至成都。

陈新说:“没有包里的东西,我寸步难行。”出逃两天后,陈新潜回重庆, 委托一个他信得过的美容店老板娘帮他拿到了包。之后,“我连夜赶到广州。又 马不停蹄地前往海口、湛江等地‘考察’,想找一个能立足的栖身之地。”

语言不通,生活环境不习惯,气候不适应,无奈之下的陈新只好放弃在南方 发展的打算,潜回成都。“我在成都过起了昼伏夜出的‘夜猫子’生活。”陈新 说。他只能在晚上上街买些日用品。为出行“方便”,他又买了些身份证备用。

成都距重庆太近,这让陈新感到了危险。于是,在春节人多混乱、“不易出 错”的情况下,陈新选择了去云南方向“考察”。到昆明时,已是除夕之夜。

陈新说:“这一夜,我的心如同浸泡在寒冰之中,没有亲人相伴,没有愉快 的心情,没有合家团圆的奢侈之想,有的只是如何能够逃得过检察机关的追究和 公安机关的搜捕。”

为了“安全”,陈新在大年初一,向更偏远的开远、河口边境逃去。他一心 想找一个无人知道他根底的地方栖身。

陈新逃到了越南,在那里,他没有找到理想的立足之地。他说:“我一辈子 生活在比较顺利的生活环境中,没有吃过苦头。”

2001年2月,破例在瑞丽住了7天的陈新跑到缅甸,用国家的钱赌博, 但是除了输,还是输。

“我知道我迟早会有玩完的一天。但是我有钱,我不甘心。”他再次跑到广 州、深圳炒恒生指数。陈手中握有的几十个身份证和股东证也没有把他救出“苦 海”。

在2个月零8天的潜逃路上,拿着巨额金钱的陈,找不到一处安全的港湾。 “我想过投案自首,但不甘心,使我一次次放弃了投案自首之路。”

“到最后,我的心理、精神完全崩溃了。”陈新说。

2010福布斯全球富豪排名榜揭晓数日,从榜单中我们可以看出,中国上榜富豪人数已经上升到第二位,仅次于美国。现如今,中国有钱人越来越多,大街上与你擦身而过的可能就是富甲一方的人,但是对于那些神秘又难以琢磨的外逃出走富豪来说,你是不是想知道更多呢……

(新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