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爱枣报:实名上网,匿名当官

p100626104

国企当官“改名制”

曾经的 “航油大王” 陈久霖在出狱一年后复出,以“陈九霖”的名字“转业”到葛洲坝国际公司任副总经理,分管人力资源。

消息传出,网上基本有两项质疑:

其一,《企业国有资产法》第七十三条明确规定:

国有公司的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造成国有资产重大损失,被免职的,自免职之日起五年内不得担任国有公司的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造成国有资产特别 重大损失,终身不得担任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

作为“刑满释放”人员,而且曾经造成了重大国有资产流失,陈久霖的复出可以说是对法律赤果果di无视(画外音:您不知道5.5亿美元的损失不是重大国有资产损失么?)。而这也从另一个角度看出国资委对国企公司治理标准界定的低下。

其二,中航油的“陈久霖” 一下子就变成了葛洲坝的“陈九霖”,广大人民群众想不通。只听说过,“人民上网实名制,官员财产匿名制” 。哪里知道又出来个国企当官“改名制” ?

“陈九霖” 改名当官告诉人们,在中国,不用实名不能上网,却可以当官。(画外音:您不知道派出所可以改名字啊?好吧,请参看本期枣报第7条)

一年半之前,陈久霖刑满释放。刚刚回到国内的陈久霖不复从前打工皇帝时的枭雄霸气,但和4年前一样,他依然认为自己没有错,属于“非战之罪”。

在这短短的四年中,我们发现5.5亿美元的亏损固然在当时是个天文数字。但现在看来根本不算什么。因为,就这4年中,国内企业在和国际资本大鳄的“交流”中还是屡战屡败。中信泰富155港元的汇兑损失;深南电和高盛的对赌协议;国航、东航航油套保变投机等等等等。而这些事件,连具体发生了什么公众都没有知情权。更别提什么问责不问责了。

但中航油事件曝光后,陈久霖成了唯一的责任人,所有的事情都被告知是他一个人做的。

吴晓波这么描述当时的情况:

“所有机构和个人都撇清了和陈久霖的关系,他失去了工作,工作签证随之取消,只能凭借旅游签证停留在新加坡,银行存款被冻结,信用卡被注销。他曾向上级申请给与部分生活费,但没有任何回音”。

于是,有人对陈久霖表示同情。同样,还有人认为陈久霖的经营能力不容置疑。因为在短短7年时间,中航油新加坡公司净资产增加890倍。

但是,陈久霖的成就依然还只是个垄断者的神话。中航油几乎占据了国内航油供应的全部市场,且拥有独家进口权。一直以来,国内航油的价格甚至是新加坡的2.5 倍。而陈久霖则是那个让体制僵化而获利乏术的垄断公司产生效益的人。

于是,这个当年不幸当了替罪羊的 “打工皇帝” 回国后,就走上了四处告状的日子。或者说是,国家要给个名分了。令大家欣慰的是,陈久霖终于在离职5年后,重又谋到了个官位。

在陈久霖被判刑前整整10年,也在新加坡。英国巴林银行驻新加坡首席交易员Nick Leeson 在交易中损失12亿美元,导致了巴林银行倒闭。如今, Nick Leeson 也已经出狱,目前 在爱尔兰的一家小足球俱乐部谋了个财务主管的活计。

天朝威武,思密达。

评论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