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youkezi & Darwin:文革是血色的但绝无烂漫

p100626101

对于毛泽东,无论如何,罪责难逃!要彻底否定文革,必须彻底毛泽东。对于毛泽东,即使死了,也要判刑,只有这样,才能给历史一个交代,使那些毛泽东的追随者懂得,那是一个危险的人物,他的言论具有强烈的煽动性,是大动乱的精神毒品。

对于毛泽东,必须把他批倒批臭,把他跟希特勒、东条英机归于同类,是人类的异类。

youkezi:

这篇文章本身就是想绕过去,没有一点“对文革的反思”,仅有一点点一个小孩子在文革的见闻。基本上属于正确的废话。

我同意有话要说网友的意见。其实作者的很多文章都属于这种类型。你要评论之,有时候真的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你要不评论吧,又总觉得咽下了什么你本不想吃的东西。

文章对文革的描述多是“大院子”(不知是部队的还是什么特殊机构的)保护下的那种孩童般的个人的零散感觉。比如,她认为文革到1969年就结束了。但史实是还有七年。其中不知经历了多少次惊心动魄的所谓路线斗争,也不知有多少国人在此期间被迫害得家破人亡。可见,作者似乎总是想通过回避与忘却一些关键问题来向读者传达她对文革及毛的那种“新的理解”。可按照她在文中的说法,这种“新的理解”似乎是在说毛的斗争精神已在中国人身上附体了,你想甩都甩不掉。但这里说的毛神附体的人又似乎并不包括她自己,而是指所有那些要彻底批判和清算文革的人,包括所有跟帖不同意她的意见的人。

我还认为,一个人如果其潜意识中深埋着一些痛苦和悲伤却始终不愿意勇敢面对和承认的话,那结果就只能是自己与自己过不去。这也叫自我困扰。

文革是血色的,但绝无烂漫。人有烂漫的童年,但那是幼稚的。

Darwin:

钱文对文革的描述透彻,评价不力。但从题目来看,对文革还是持否定态度,对老毛似乎仍然持肯定态度。

钱文提出的问题“各位可以换位思考一下,处在那个时期的自己,会怎样做?”这个问题很好,每一个人处在文革时期,必然不知所措,要么成为打手,要么被打手打倒。很难象今天这样头脑清醒,正如侵华日军打到了南京,参与不参与大屠杀?南京大屠杀中,士兵的罪责如何评价?很难说。但是,对于战争的发动者,无论如何要承担责任。

因此,对于毛泽东,无论如何,罪责难逃!要彻底否定文革,必须彻底毛泽东。对于毛泽东,即使死了,也要判刑,只有这样,才能给历史一个交代,使那些毛泽东的追随者懂得,那是一个危险的人物,他的言论具有强烈的煽动性,是大动乱的精神毒品。

对于毛泽东,必须把他批倒批臭,把他跟希特勒、东条英机归于同类,是人类的异类。

(读者留言/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

评论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