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明镜记者手记:败将归来

6月24日临近中午时分,一架涂有Air Europe Post字样的飞机降落在戴高乐机场不远的勒布尔热军用机场,周围气氛显得诡秘莫测,只有几辆军警的防暴汽车停在机坪附近。虽然有内线、有财力的媒体记者早在清晨七点半就来到这里,可是根本无法获得准确的信息,机场的保安人员一律打马虎眼,弄得记者无所适从!这个机场曾被废弃,只为军方使用。这两年也为一些廉价航空公司借用,虽然不算大,机坪前的空地也有1000米的长度,记者都希望找一个合适的位置等待飞机降落,可以抢几个镜头,却总也不能如愿。一家财大人多的电视台干脆兵分两路:一批人在航空航天博物馆附近守住,另一批人带着器材在另一头傻等。

读者可能有所不知,在一个新闻相对开放的法兰西,加上富有传统的狗仔队,电视记者很少有拍不到的镜头,6月24日确实让法国记者感到力不从心,一切都在国家机器的严密封锁下,没有办法施展。

这是一件难以完成的采访,他的题目就是:败将归来——在世界杯出尽洋相、连败三场的法国队从南非回国。尽管媒体都知道法国队搭乘飞机离开的时间,也都知道法国总统萨科齐要在第一时间接见亨利,听取他的看法。一切似乎都在日程表上,一切似乎都会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败将归来,将会有如何的见面礼?法国队的出丑令民众怒不可遏,会不会有人到机场迎接这支装满羞辱的队伍呢?在中午时分,勒布尔热机场还是有20多名记者,还有80多个普通民众等在航空航天博物馆朝向机场的空地上,大家的心情颇为复杂,也有人担心将有意外发生。

其实,什么意外都没有发生,因为军警控制了一切,当局做足了准备,法国足球队完完全全在封闭状态下踏上祖国的土地,连神通广大的狗仔队都感到无奈。

11点52分,黄色的Air Europe Post专机徐徐降落,几个找到最佳位置的记者高兴地表示,这次总算可以拍摄到运动员下机的镜头,可以交差了!一些直播的电视台也一再重复:我们马上就可以看见21名队员的身影了——-已经被开除出队的阿内尔卡早已去了伦敦、马鲁达也在南非离队单独前往英国,大家都在等待,看看这批为法兰西创造笑话的足球队员将如何面对国人!

有好位置的记者慢慢着急了,飞机的起落架早已靠在机身,却总没有动静。飞机舷梯刚好挡住视线,挡住所有摄像机,什么都看不见。有人还在盘算,领取行李的时间太长了!突然,有记者看见,一辆黑色豪华轿车从一旁驶出,军警的两辆摩托尾随跟上。很可能是亨利进轿车,后面是总统府的军警保护。果不其然,BMT电视台的摩托车一直跟着后面,只能看见驾驶座上的司机,后面则是茶色车窗,根本看不请亨利。

就在记者注意到亨利离去的时候,两辆巴士慢慢启动,车窗也是涂上深色,无法看清里面的乘客。这两辆巴士也是在警方的严密保护下,驶向附近的军事基地。然后,球员们乘坐豪华轿车匆匆离去,两旁的村民向记者埋怨:他们输了球,现在根本不理我们,就这样走了!

据悉,在南非惹了麻烦的蒂贝利在勒布尔热机场直接换私人小飞机,飞往慕尼黑,到他服务的慕尼黑拜仁队报到,大家连他的影子都没有看到。另有两人也从该机场换乘飞机回里昂。

等在机场三四个小时的记者算是远远看到专机降落,聊胜于无!

只有BFM电视台派出的摩托车和摄像汽车跟在亨利乘坐的总统府专车后面,跟着这位曾经为法国参加四次世界杯的国际球星,从巴黎北郊一路朝向总统府:当汽车经过法兰西体育场的时候,亨利一定感慨万千:12年前,亨利和他的球友在这里一起夺得了第16届世界杯冠军,当时获得整个法国的欢呼,总统希拉克亲自设宴庆功,当年的国庆节招待会上,法国足球队是第一位的贵宾!而此时此刻,他前往爱丽舍宫,会遭到萨科齐总统如何的训斥?真是:此一时彼一时,败将永远没有解释的理由!

一路上依然交通堵塞,可是总统府的专车可以有特权,两边的车辆只好停下让路,他们可能不会知道,车上的贵宾竟然是令法兰西蒙羞的足球队员!

萨科齐接见亨利并没有列入总统的日程,据说,他推迟了前往加拿大出席G20会议的时间,也不顾法国铁路公司和教员的罢工与示威。工会人士已经公开表示:萨科齐不应该接见亨利,他应当解决法国的社会问题,接见亨利解决不了法兰西的任何问题!

亨利这次没有获得从大门进入总统府的荣誉,而是悄悄地从便门进去;同时,法国总统府表示,这是一次私下会见,根本不接受任何记者采访。

看来,喜爱体育的萨科齐总统要好好收拾这支足球队了:他在周三的内阁会议上,专门把总理、卫生兼体育部长和负责体育的国务秘书叫到一起,要狠狠整一下法国足球界!这次大败的足球队不能获得任何经济好处,原定的500万欧元奖金取消!要好好总结教训,到今年10月召开足球协会大会,决定新的方针政策。

法国队未能进入16强,令一些法国电视台广告收入大减,光是私营的TF1就损失1000万欧元。

1998年世界杯为法国队立下汗马功劳的洛朗·布朗早已受命担任世界杯之后的法国队教练,为2016年的欧洲杯做准备。

任何事情都会过去,新的一页会盖过历史。

人们可能很快就会忘记这支被不断嘲笑,也内讧不断的法国队。

然而,败将归来,居然没有留下一张照片!实在是一种遗憾。

(明镜特约记者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