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开发悟空故里?为权力吹喇叭的专家是无耻的

山西娄烦斥地7000亩开发“孙大圣故里”,引发争议。孙大圣的“户籍”问题是凭空炒作还是其来有自?(6月21日《深圳商报》)

中国古典小说,没有比《西游记》更神魔更玄幻了,就是历史人物唐三藏,也被小说家吴承恩演绎得面目全非,至于他的三个徒弟,似兽又人,神通广大,比唐僧还要虚拟无稽。既然是小说家言,更兼神话臆造的人物,现代人考证孙悟空是何方人士,自然是画蛇添足的闹剧。

近日,两位山西学者与一位中国《西游记》文化研究委员会的教授认为,一是山西娄烦在唐宋时为皇家“御马监”,史上号称“楼烦骏马甲天下”,与古典小说《西游记》中孙悟空当过的“弼马温”相吻合;二是娄烦县存有《西游记》寺钟、碑石和花果山上始建于唐代猴王庙等文物实体;三是娄烦也有花果山,而且还有大圣堂、道人沟、潘家庄蟠桃园等《西游记》地名村庄;最雷人的是,这里的居民大多数都姓孙。仿佛,这些姓孙的居民就是孙猴子的后代。

这就是数位专家学者考证20年得出的结论。别的不说,单论孙姓居民这一条,谁会承认自己是猴子的后代。孙悟空被如来佛封为斗战胜佛,“孙佛爷”纵然修得人形,但也不是花和尚,又何来一批孙姓子孙在娄烦繁衍生息?

其实说这些都是反智的废话,但既然学者们如此反智,也只有以其矛攻其盾了。

学术中人,以专业视野研究小说《西游记》当然是可以的。关于孙悟空的原型,有人说源自古羌族猴图腾,有人说源自藏传密教,有人说孙猴子是“福建人”、“山西人”、“甘肃人”,还有人根据鲁迅《中国小说史略》,认为孙悟空的老家在河南省的桐柏县,但目前被广泛认同的一种观点是,孙大圣是江苏连云港人。只要这些学术研究能够自圆其说,没有人认为这些研究雷人,也不会有人嘲笑学者们的无病呻吟。

但是,山西娄烦的做法却和学术研究毫不兼容。此地把神话中的孙猴子定位为真实的“故乡人”,目的为的是开发“花果山孙大圣故里风景区”。学者20年的考证,只不过是拉来骗人兼唬人的手段而已。显然,这是又一桩争夺名人故里的东施效颦,其目的还是为了发挥那点可怜的旅游经济。讽刺的是,相比李白、赵云、屈原这些历史真实人物的故里争夺战,孙悟空故里之争显然更为等而下之,至多和西门庆故里之争有得一比。如果说经典名著乃至小说中的虚拟人物,都在权力的运作下而变成功利发展的道具,而且以文化开发的名义。这样的名著是被物欲污染的,如此的文化是庸俗的,这样的权力是愚昧的,而为权力吹喇叭的专家是无耻的。

当孙悟空被拂去艺术化的神魔属性,而异化为经济场中的现实标的。不仅名著的文学性被浮躁的铜臭所熏染,也更加暴露了现代人没有文化的虚伪矫饰。唯利是图的各色力量,连孙悟空都不放过,也太没有创意了。

(江苏自由撰稿人李梅/新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