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大跃进中郭沫若妙笔生花 满纸荒唐言

p100621211

1958在”大跃进”运动中,大炼钢铁劳民伤财、大搞公社分光吃净、全国吹牛撒谎掩盖严酷实情,导致巨大灾难,神州一片啼饥号寒,从1959年到1961年在所谓“三年自然灾害”中,整个民族在死亡边缘挣扎,全国“非正常死亡”四千万人,直接经济损失1200亿元。可在郭沫若眼里却是云蒸霞蔚,人间天堂。下面,且看郭氏在这三年是怎样妙笔生花的。

1959年2月4日,郭沫若作《春暖花开》诗,调子明快,歌唱春天:“在社会主义的东风中,又看到春暖花开,敌人一天天的在烂下去,我们在好起来。一九五九年一定要胜过一九五八年呵,胜利的东风一定要逐步地吹遍全世界!一九五九年的春天应该是十倍的春天,今年我们要迎接到祖国建设 的十周年。请看呵,每一个人都在十倍地鼓足干劲,每行每业都希望能够有献礼火箭上天。”“我们要使工业和农业的指标超额完成,我们要使科学和文艺尽可能放出卫星。六亿五千万人民在党的领导下要保证:一九五九年要作出更大的更快的跃进!”(《长春集》)郭继续吹牛鼓气,“十倍地鼓足干劲”,要 人们“有献礼火箭上天”“放出卫星”,1959年要有“更大的更快的跃进”。他要人民保证,自问自答:“办得到吗?我们肯定地回答:一定办得到!”他颂扬:“党的关心更和春风一样十倍地温暖呵,它叫人们要能够保证到睡好觉,吃饱饭”。残酷现实粉碎了他的谎言。大饥馑 浓重阴影笼罩着中国大地。郭却在歌颂大跃进的干劲、1959年继续放卫星。这年9月,大饥馑遍及全国。郭歌颂“大广场”“大会堂”“博物馆”“民族宫”“军事馆”“北京站”等所谓“十大建筑”,诗中飘着“满苑松风天地香”,诗中响着“山呼万岁廿垓声”(意思是六亿五千万人各呼三声万岁),“谁云跃进 非真实?轮奂首先看北京!”(见9月14日作《十年建国增徽识》)这首诗,对彭德怀等人在庐山上对毛泽东的批评作出表态,反驳彭对“大跃进”运动的批评。9月15日,郭参加毛主持的文化界关于反右倾、鼓干劲、坚持总路线座谈会(见16日《人民日报》);19日作七律《三呼万岁》三首(30日《人民日报》),歌颂“总路线万岁”“大跃进万岁”“人民公社万岁”。颂“总路线”:“万岁高呼三举 手,两番跃进再加鞭。崖崖狂犬吠红日,……鸾凤颂碧天。灿烂百花齐放蕊,十年建设胜千年”;颂“大跃进”:“万千公社翻禾浪,大小高炉涌铁泉。化尽昆仑巅上雪,要将戈壁变良田”;颂“人民公社”:“一大二公岂可忘?创新宇宙控玄黄。按劳分配权三级,乐业欢虞颂万章”(《诗词选》)。他依然歌舞升平、高呼万岁,痛骂为人民”鼓与呼”的人”狂犬吠红日”。在此全国大饥馑之时,他高喊“跃进再加鞭”,“百花齐放蕊”,“万千公社翻禾浪”,“一大二公”。9月21日,作《庆祝建国十周年》:“破浪乘风齐跃进,排山倒海敢争先”(《诗词选》)。9月25日,作《读好书》:“人间成乐园,生产水平高;务使生活资,按需不按劳”(《东风集》),在此大灾难之年,还在美化“乐园”图景。10月24日,写《歌颂群英大会》,为全国先进工作者大会将开幕而“献出衷心的歌颂”:“向亲爱的党和毛主席捧献出心肝”“骀宕的东风把九天四海一律吹遍,请看呵,百花齐放的盛况真是空前!”“国内和国外尽管有一些吠尧桀犬,它们的狂吠只表现了它们的可怜。帝国主义已是日薄西山,气息奄奄,右倾保守的霜雪怎敌得大火燎原?”“谁要否认大跃进,那是它瞎了两眼,太阳,不因盲人不见,而非灿烂在天!”(《东风集》)对苦难现实的美化。

1960年,哀鸿遍野,死亡剧增。到这年7月,全国已经饿死二千万人。其中,仅河南信阳地区饿死人数高达一百万人。这个地区在全国第一个建立“人民公社”,两年后这个地区饿死人最多,发人深思。在这大灾之年,各地官员不救灾救民,却以阶级斗争为名,大搞各种“斗争大会”,逼农民上交粮食,到农民家里搜刮粮食财物。这大苦难之年,郭歌唱大跃进、人民公社,调门高昂。1月26日,春节前二日,他作《迎春》诗,一派喜气洋洋,春随人意,唱起“千秋庆岁丰”来:“开门迎春节,旭日满堂红。四海颂歌乐, 连年跃进雄。陇头照瑞雪,天下扇东风。公社诚哉好,千秋庆岁丰。”(《东风集》)同日,他又作《〈淮海报〉创刊二十周年题寄》:“上游无上须争取,路线光芒照大千”,歌颂“总路线”(《东风集》)。2月6日作《重庆行十六首》:“民 意乐洋洋”“今日东风遍九垓”。诗有“微闻春闹旱,仍见菜蔬丰”句,“微闻”二字,可见他明知时有大灾,却极力缩小灾情。仍不忘虚造形势:“领袖诗词好,工农气象雄”(《东风集》)。3月22日作《颂延安》:“秧歌舞罢笑盈腮”;作《访杨家岭毛主席所住窑洞》:“ 于今跃进着先鞭”“风卷红旗分外鲜”(《东风集》)。3月24日作《在西安参观工厂》:“东风吹放百花枝,机械高歌跃进诗”(《东风集》)。4月30日 作《五一颂》:“寰宇八方传捷报,周年四季颂东风”“公社欢虞五月红”“路线光辉昭跃进,万条火箭一条龙”(《东风集》)。5月作《六亿神州尽舜尧》,依然吹牛:“我们敢同任何特大的天灾人祸搏斗,我们要使它们在我们的目前低头”“死神、洪水、特大的天灾人祸,在英雄们的眼中应该是根本没有!”(《东风集》)郭说,人人都可成为英雄,条件是“但就要你政治挂帅,首先把你自己忘掉”,“真可以使高山低头,河水让路,宇宙缩小!”6月8日一大早,郭沫若轻松地观鱼去了。其《紫竹院观鱼》道:“晨来紫竹院,拔草饲草鱼”“小鱼问大鱼,其乐复何如?”(《东风集》)他在大灾难时期雅兴如何?“天灾人祸”在他眼中“根本没有”,“敢同任何特大的天灾人祸搏斗”的战斗精神,那是别人的事。何妨他观鱼的闲情逸致?9月6日作《十六字令三首》:“花,歌颂东风遍海涯。春永在,亿载斗芳华”。9月7日作《劈山大渠歌》:“第一条,颂东风,人民公社大而公”,称赞“一大二公”。这年秋天,作《金田新貌》,高歌“领导正确”“乐无边”:“工农联盟基础固,领导正确政权专。殖民锁链已摧毁,封建死灰不复燃。红旗三面舞东风,东风骀宕红旗鲜。神州齐唱《东 方红》,人民亿代乐无边。”(《东风集》)全国六亿五千万人民处于大饥饿大死难哀恸中,郭却写出这种毫无心肝文字。12月9日作《题〈向农村大进军〉》:“跃进歌声漾遐迩,拿云直上九重巅”(《东风集》)中国农村在郭笔下依然一副热火朝天跃进图景。这些诗,是郭在全国一片苦难悲恸中涂抹的虚假欢乐。其中很多收入 《沫若诗词选》,是他1977年7月挑选出来、重新校阅、认为值得留下来的诗。诗中皆是“东风”“跃进”“公社”“路线”“红旗”滥调,不是“秧歌”“捷报”“火箭”,就是“满堂红”“颂歌乐”,没有丝毫民生苦难,没有一点人间烟火,没有一星社会思考,不倦做着泯灭良知、推波助澜的拼字游戏。这大饥馑大沉 痛时期,他没有一首诗透露民族哀伤、长歌当哭之音。在他轻飘飘哼写这些无聊诗句时,中国大地上多少可怜弟兄姐妹和孩子死于大饥馑中。唐代诗人杜甫有“千家今有百家存”“恸哭秋原何处村”句(《白帝》),痛写内乱中人民死亡十分之九、深秋大地一片哀哭之声,竟不辨村墟。诗人郭沫若给人们留下的是些什么呢?

1961年,全国大饥馑第三年。这是七十岁郭沫若兴致大发、游山玩水的一年。他一路乐陶陶,玩了云南游海南,访了泰山进四川,逛了上海奔广州,一路喜洋洋,颂歌一首接一首,舞文弄墨喜欲狂。1月下旬,到昆明游览名胜古迹,正是“茶花盛开,景物宜人”。他作《昆明杂咏》九首,诗中只见“景物宜人”,不见民生痛苦;依然歌颂“跃进”。如此灾年,忒深苦难,却口不停歌。其《游黑龙潭》:“黑水池中三异木,千年万代颂东风”。其《游安宁温泉》:“劳农今幸成真宰,跃进楼台满院春”当此大难之年,他能唱出“跃进楼台满院春”。其《题翠湖宾馆》:“六年之后我重来,映日茶花次第开。水月风光欣遇旧,翠湖春晓乐登台。豪游踪迹经三海,跃进歌声遍九垓。地上乐园真个有,万方宾 至幸如旧。”(以上均见《东风集》)春光美好,游兴勃勃,又是“跃进歌声遍九垓”,把农民背井离乡、四处逃亡、饿殍遍乡遍野的苦难中国称为“地上乐园”。2月11日作《颂湛江》五首:“苍波红日颂无疆”。3月15日,作《浴从化温泉》:“跃进楼台拥秀峰”,歌颂跃进。临走时颇恋恋:“勾留一日雨中别,寄语云山约再逢”。这是郭的温泉、乐园,却是中国百姓流离逃难的饥困之乡、饿殍之野、泪满人间之地。3月18日作《回京途中》:“湖南桃李甚芬菲,湖北玉兰花正肥。满望农耕春水足,沿途绿化惠风吹。辉煌路线飞金箭,大好河山换锦衣。游罢琼崖来武汉,域中无处不新奇。”歌颂“路线”好、“山河”锦绣,遍地“新奇”,无一丝民生怨苦。为1958年那场给全国人民带来大饥饿、大死 亡、使自然生态严重破坏的“大跃进”辩护。4月25日,作《游览北京植物园》,满纸“牡丹开”“春烂漫”“香韵低回”之类粉泽香态,最后以陈词作结:“跃进上天阶”。5月游泰山,6月16日写《颂党庆》,满纸浮辞滥句“旭日”“东风”“红旗”,粉饰现实:“六亿神州乐,讴歌实践 篇”。9月3日由仰光回昆明,作《昆明七首》,留连一片美景中:“大观楼下低回久,喜见茶花上海棠”“山有美人云里卧,池开明镜月中陈。农田处处翻金浪,民族家家碾玉尘。”山如美人,池如明镜,农田丰沃,又是天 堂:“昆明仿佛是天堂”。不见诗人悲天悯人之叹,却见满纸荒唐言。9月18日作《蜀道奇》,大话满嘴、高呼万岁:“眼前险阻何足道?战略视之如纸虎!”“人人齐唱《东方红》,意气风发心情舒,万岁万岁长欢呼!”10月30日写《游闵行》,满桌美餐佳肴:“蟹饱鱼肥红米熟,日高风定白云绵。谁能不信工程速?跃进红旗在眼前”。满纸肥蟹、肥鱼、大米,大约受到款待,以为天下人都食“肉糜”了。“跃进”不离嘴,“红旗”不离手。好一个“路线”捍卫者。11月13日写《从化温泉》:“远处山山开画卷,浮沉叶叶荡凫舟”。郭氏所到之处,都是良辰美景。12月1日写《流溪河水库观鱼》:“红旗风漫卷,奇迹满神州”。又是“红旗”“奇迹”“神州”,他的词汇已用光。12月22日作《题桂花轩》:“果然风景这边好,如此江山何处来?”(《诗词选》)玩弄文字游戏,粉饰苦难现实。

郭沫若在所谓“三年自然灾害”中,对中国人民的深重苦难,不仅极力逃避,而且极力美化粉饰,一派荒唐言。如果说,迫于当时形势,一个文人不敢怒亦不敢言,只好有所不为,保持沉默态度,那还可以理解。但是,像郭沫若这样丧失良知,极力美化苦难现实。这样的人,只能遭到历史的唾弃。

(李兴濂)